笔趣阁 > 娜迦神族 > 064、位面降临

064、位面降临

        负责角斗场值守的主教埃里森从未想过这一批推荐过来的血脉骑士会在印伽待上那么长时间,整整二十九天!

        确切的说,在塔洛斯的影响下,其他早就准备选择放弃的两位血脉骑士咬牙坚持到现在。

        作为对比,两个月前上一批来到这里的血脉骑士仅仅在角斗场待了十二天。

        人类主教见过太多来到这里进行竞技挑战的血脉骑士了,当最初来到印伽时,他们的心情往往是激动和兴奋的。

        在众多推荐人选中脱颖而出证明了优秀和潜力——这是一份来自财富女神教会的认可,确实值得开心上好几天——出现在视野中的奇迹建筑让喜悦再添一分,这也是他们在印伽最轻松的一个阶段。

        当迎来几次死亡时,那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体验,他们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消沉。

        被敌人,可能是人类,也可能是兽人,拿着长剑、弯刀、战锤,或者干脆就是爪子、利齿,贯穿心脏、砍下头颅、咬破喉管……

        这就难怪曾经有一位主教戏称在角斗场值守相当于免费收集1ooo种死法。

        要命的是,角斗场在生成投影时不但保留感官知觉,甚至还进行放大处理。

        这意味着进入其中的血脉骑士们不但能真真切切地体验到死亡的恐怖,亲眼看到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而且这种恐怖是平常的好几倍!

        砍刀劈开脑壳那一瞬间剧烈的疼痛与黑暗,血族尖牙扎入脖颈动脉的酥麻与绝望……

        双重体验和双重画面的冲击下,血脉骑士的精神和意志不可避免地遭受巨大考验。

        折磨他们的不仅仅是花样死亡,还有每次战斗失败被杀、信心被蹂躏的挫败感。

        在死亡恐惧的支配下,接连不断的挫败感如水银倾泻下来,源源不断地注入他们的意识,逐渐摧毁血脉骑士们由赞扬和战绩构筑而成的自信。

        一旦信心开始崩解,从高处摔下来,巨大的落差和强烈的前后对比让他们受到的打击往往比那些天赋一般的平庸者要沉重得多。

        在接下来的竞技中,他们的表现不能说退步,但至少不会有显著的进步,往往需要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走出阴影,继续向前,继续下一个循环。

        很少能有人顺利进入第三个阶段,在短暂的调整后,他们学会克服死亡带来的恐惧,正视角斗中的不足,将其转化为战斗感悟,以此磨炼意志与血脉,触及进入角斗场进行竞技挑战的真正意义。

        在埃里森看来,塔洛斯现在就处于第三阶段。

        在第一次死亡来临,被一只凶暴熊活生生将尾巴扯断后的第三天,塔洛斯就活蹦乱跳地再次出现在角斗场,尽管结局是换了一种死法,被凶暴熊将整个胸腔都拍得凹陷下去,不过看得出来,那几乎没有影响到娜迦的后续精神状态。

        因为就在当天第三次进行角斗时,娜迦成功用一把弯刀剖开凶暴熊的肚子。

        不仅如此,在他这份从容淡定和越战越勇的士气的影响下,卢克斯和鲁丝两位血脉骑士在短暂的沉寂后慢慢回过神来,一直硬撑到今天。

        当然,两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与之前进入角斗场的血脉骑士相比,光是这份受塔洛斯有意无意间鼓舞表现出来的毅力,就算得上十分出类拔萃了。

        塔洛斯并不知道埃里森会对他做出如此高的评价,当然对方以为的事实也并不全是事实。

        第一,塔洛斯角斗场上遭遇的死亡并不能严格意义上算是第一次体验死亡,莉迪亚的死亡波痕算是半个,让他在昏迷中升华灵魂,点燃魂火。

        第二,第一次【暴食】反扑和王后简的死法给塔洛斯带来的恐惧同样不小,他后面所做得一切都是出于剥离原初欲望的目的。

        第三,为了尽快收集到足够多的神力打开临时印记门,即使面临死亡带来的恐惧与挫败,塔洛斯不得不强迫自己每天晚上来到角斗场饱餐几顿。

        在对着角斗场吸食的过程中,两种截然迥异的体验在娜迦的精神中同时出现。

        一种是死亡体验,凶暴熊用它巨大的熊掌抓住塔洛斯的尾巴,锋利的爪子划开鳞片,插近他的身体,勾住内部肌肉,先是血肉分离,再是连骨骼都被一起撕裂,大出血和断尾剧痛让他的意识混沌模糊,随后是一个越来越大的熊掌……

        另外一种是吸食到神力,欲望获得满足带来的享受与快乐,浑身轻飘飘的,所有感官都沉浸在无以伦比的愉悦与快感中。

        一种恐怖,一种愉悦,两种极端体验在精神中的轮转交织让其他挫败都变得不值一提。

        第一天的时候,塔洛斯感受到两种极端体验带来的“*****”,苦不堪言,在城堡中休息了整整一天。

        第二天的时候,他开始生出一种类似“大恐怖后有大欢喜”的感悟,进入另一种状态。

        第三天太阳即将升起时,娜迦终于凭借惊人的毅力从恐怖和愉悦中清醒过来,达到磨炼意志的目的。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自然而然,塔洛斯有意识地将每天的食物都变成角斗场上的雾气,每一次进食他都可以积攒倒一道神力光束。

        时间一点点过去,临时印记门上尘世巨蟒的图案逐渐被点亮,闪烁着妖异的黄光。

        当塔洛斯连续吃了三十天蛋糕,再也不觉得雾气美味,魂火炼化又一道光束时,临时印记门终于闪过一阵波痕,彻底变成实质。

        “终于可以开启临时印记门了!”

        一天的休整后,塔洛斯告知埃里森他恐怕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感悟,除非生紧急概况,否则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打扰。

        人类主教欣然应允,还表示会派遣两位一阶血脉骑士守在门口,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他。

        在埃里森看来,塔洛斯似乎即将进行一项非常重要的突破,他惊讶的同时非常乐见其成。

        所有来到角斗场的血脉骑士都是教会的投资对象,他们不奢望这些经过重重筛选的骑士们能投入女神怀抱,但可以保证在他们将来成长后还记得这一份人情,在关键时刻就可以为教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随后,塔洛斯将房门关好,借助足够的魔法水晶和“侦测环境”、“魔法警报”等几个法术卷轴,在房间中布置了三个简单的临时性魔法阵,才闭上眼睛,将精神全部沉浸到魂火中。

        娜迦当然知道在印伽进行位面降临绝对算不上一个好主意,降临过程中是否存在危险、意识会在另外一个位面存在多长时间……

        但他还有什么选择呢?

        在回到伊夫林宫进行位面降临和立刻进行间塔洛斯毅然选择了后者,他总得先探索一次其他位面,积累经验,才能让后续几次位面降临变得顺利。

        何况,万一因为异位面本身存在诸神信仰、降临后没有实力传播属于自己的信仰,他还有足够时间在角斗场通过进食吸收神力进行补救,为第二次位面降临做准备。

        在赛恩斯,他可没有可以吸收到残留神力的机会。

        机会一旦错过,就没有机会了。

        抱着这样的决心,塔洛斯深吸口气,对着临时印记门一点。

        下一个瞬间,临时印记门上的尘世巨蟒图案在一阵怪异的黄光中游动起来。

        轰!

        察觉到石门打开的瞬间,塔洛斯的意识已经处于一片光怪流离的世界中,好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万花筒。

        无数色彩斑斓的流光在他身旁飞快掠过,各种塔洛斯见过的、没有见过的、幻想过的、没有幻想过的奇异画面一一呈现在眼前。

        他的灵魂,也可能是意识,塔洛斯无法定义他现在拥有自我意识的部分究竟是什么,好像正在一根无限狭长和弯曲的管道中快前进。

        并且“他”这个概念本身被不断拉长,有好几个瞬间塔洛斯甚至觉得有好几个他同时存在,冥冥中产生一种奇异的共鸣。

        那种感觉非常奇妙,也非常荒诞,让塔洛斯有些毛骨悚然。

        娜迦有些后悔了,他不应该那么急于进行位面降临的。

        为什么刚才没有想到可以在后续半个月的时间里继续收集神力存储在魂火中一起离开印伽呢,塔洛斯懊恼地想。

        下一个瞬间,无数个闪烁着晶芒的水晶立方体出现在他大概可以称之为视野的东西中,并且径直朝着其中一个撞去。

        “啊——”

        他的意识无声尖叫着,重重撞击在其中一个水晶立方体上,水晶立方体炸裂开来,无数规则不规则、或大或小的晶体倒映着他现在的模样。

        那是一朵赤红色的火焰,火焰上盘踞着一条看起来非常小,但又无限大的黑蛇。

        恍惚间,魂火撞在一粒尘埃上,尘埃泛起一圈圈涟漪一样的波纹,波纹不断进行自我复制和重叠,变成一个瑰丽的世界,将魂火吞没。

        随后,一切归于黑暗。

        当塔洛斯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现自己正包裹在一团赤红的火焰中,周围是因为沸腾而不断剧烈翻滚的海水。

        不远处,徘徊着一群长着八条触手的三眼章鱼,它们有大有小,大的每一根触手长度都在1o呎左右,小的还没有他一个巴掌大。

        它们大概具备一定的智慧,这从它们看向塔洛斯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

        如果他的判断没有错,那种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情绪应该对应焦急,或者是担忧。

        等等,一群章鱼为什么要用焦急或担忧的目光看着他,是因为他包裹在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中,物伤其类吗?

        下一秒,塔洛斯眼前一黑,他明白这群章鱼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他了。

        因为被赤红色火焰包裹在中央的就是一只章鱼,一只体积庞大到几乎和赛恩斯深海怪物大王乌贼相媲美的巨型章鱼。

        他的每一条触手都比塔洛斯原先身体的尾巴还要长,目测起码在2o呎以上!

        棕褐色的触手上覆盖着浅白带着一丝粉色的吸盘,密密麻麻,此时正在火焰中不断抽搐卷曲。

        意识到这可能是他意识降临到本方位面的载体后,塔洛斯咒骂一声,然而出的却是一连串怪异的叫声。

        熊!

        在魂火的煅烧下,巨型章鱼的每一个吸盘中都喷射出一道道赤红火焰,很快,整只章鱼从内到外都化作赤红火焰,仿佛这才是他的本来模样。

        一道道能量随着巨型章鱼的同化而不住流淌,当巨型章鱼彻底化作火焰后,所有焰光一收,汇聚在一起,逐渐向海面升去。

        轰!

        一声巨响,一团熊熊燃烧的炽热火球冲出海面,大片海水在瞬间被蒸腾为大片雾气在海面上弥漫。

        阳光照射下来,在升腾的雾气中形成一道七彩虹光。

        虹光中,炽热火球不断抽长,形成一个上半身为人类,下半身为巨蛇的轮廓。

        紧接着,塔洛斯终于再次感受到身体的存在,依然是半人半蛇的娜迦,好像刚才那只巨型章鱼只是个幻象,然而跟随火球同样浮到海面上的那群章鱼告诉塔洛斯并不是。

        塔洛斯落在海中,上半身浮出海面,他闭上眼睛,极力感知着魂火,但并没有获得关于这一切的额外信息。

        “奇怪——”塔洛斯将一根手指送入嘴巴,一咬,流出殷红的鲜血,“是血液没错。”

        就在几秒前,这具身体还是一团被魂火同化而成的火焰,现在却变成活生生的娜迦。

        要不是身体中没有流淌着塔洛斯极为熟悉、属于冥古宙沧鲸的血脉力量,塔洛斯都要开始探讨“究竟是他在进行位面降临,还是刚从一个极为真实的梦中清醒过来”这样极为深奥的哲学问题了。

        随后,一阵夹杂着震撼与难以置信的惊呼打断了他。

        “天啊,是神的使者啊,造物主终于降下神使了!”

        塔洛斯转身一看,这才现在他身后不远处就是一处海边峭壁。

        悬崖上建着一座方形回廊式神庙,一群人正在神庙前的广场上进行一场祭典。

        ps:

        1、本章二合一,神庙样式请参考帕特农神庙

        2、明天上刑场,稍晚一些放上架感言QaQ

        3、感谢sushanaa、千尸775和轻松一晴的打赏o(n_n)o

  http://www.sbiquge.com/18_18951/10192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