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血色军刺在线阅读 - 第0077章 狡兔三窟

第0077章 狡兔三窟

        听着身后慌乱的声音,察弈根本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对方已经失了方寸。对于这些察弈只是失望的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制止对方的动作。

        “对…对不起,先生!”重新整理完后,妖艳女人赶紧对着察弈鞠躬致歉着。

        “你回去吧!”察弈再次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先生,这…”

        一听到察弈下了逐客令,妖艳女人直接吓得花容失色,如果要是不脸上的粉擦得太厚的话,估计一张笑脸都已经苍白苍白的。

        察弈抬起左手,制止了对方想要继续央求下去的打算,很是平和的样子说道:“你回去告诉你们老板,根本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有这些手段。说实话,这些手段也太低贱了些。如果要是没有合作的意愿的话,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这些话察弈说的是很平和,但妖艳女人听起来却字字如雷,一下又一下的,重重的敲在自己的心间。可是一想到要是自己不能请到此人过去的话,说不定就见不到明早的太阳了。想到这些,妖艳女人全身有些颤抖起来,央求着对方说道。

        “先生,如果我今天要是不能请你到场的话,不只是我还有的我家人都活不过明早。所以无论如何,还请先生高台贵手,给我一条活路哇。”

        “呵呵…”察弈冷冷的笑了两下后,神色忽然一边,冷冷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只害怕你的老板,那我这个外来户这么好说话,是不是就很好欺负?”

        “不敢!”妖艳女人吓得赶紧说道。

        “哼!不敢就好!”察弈冰冷的声音直穿耳膜,再次吓得妖艳女人低着头一口大气也不敢出,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察弈还是没有继续为难妖艳女人,只是一会儿神色就恢复过来,然后又是平和的说道:“你回去直接给你老板说,如果做事情还这么不小心的话,那咱们以后都不用谈了。”

        听着这番话,妖艳女人吓得都快傻掉了。这事最后结果要真是这样的话,所有的罪责都真的会算在自己身上,这可怎么办?

        自己为什么会被摊上这样的事情啊!难道真的是流年不利,做啥啥不顺?想到这些可能发生的情况,妖艳女人直觉得一阵黑暗朝自己袭来,马上就要被黑暗吞没似的。

        “怎么还需要我请你出去?”听着身后老半天都没有动静,老半天都没有回过头的察弈,转过身来有些不悦的看着对方。

        被察弈催促着的妖艳女人,看着察弈根本就不会同情心泛滥,只得心有不甘的慢慢的走去了屋子。

        看着妖艳女人咚的一声关上门后,又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接着扭头看了看屋子非常简单的摆设,像是有些无奈的身上摇了摇头。

        看完一圈后,察弈走到卧室收拾了一些简单的随身物品,放到大门的门廊处。接着又回到了洗手间,将水龙头全部打了开来,然后又是走到厨房将所有的水龙头打开后,并将所有的地漏给堵上了。

        哗啦啦!

        只听到一阵流水声,不一会儿就灌满了水槽,顺着溢到了地面上。很快的,地面上就积集起了一大摊水。直到等到地面都积起了一层浅浅的水后,察弈才走出去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一个小时后,妖艳女人带着几个人匆忙返回这间屋子。就算开门看见满屋子如水池一般,也丝毫没有在意,直接冲进了房间。直到将几间屋子都找遍了,都没有找到一个人影。

        客厅中,几个人就这样站在水中。其中一人面带怒色,狠狠的盯着妖艳女人。

        “我说你成天能干什么,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不如他妈的去接客算了。”那人咬牙切齿的骂道,那样子就差没有直接把手指戳到脸上了。

        “雄哥,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妖艳女子委屈的哭泣道。当然他绝对是不敢说,是因为自己的高傲,也是因为触碰到了对方忌讳,才会成为这件事情的导火索。

        “你他妈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雄哥狠狠的骂着,扬起手到半空还是忍住停了下来。要不是个女人的话,说不定就已经开始拳打脚踢了。

        收回手的雄哥用力的紧了紧拳头,稍微平复了下自己心中的怒火,再次说道:“你再将见面的情况重新说一遍,要是有半个不对,我他妈的叫人把你给轮了。”

        面对雄哥的怒火,妖艳女子只得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不过始终担心这笔帐算到自己头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隐瞒的。而且在叙述的时候,更是将察弈说的那番话着重的重复了一番。

        果然听到这段话,雄哥并没有再去纠结其中的细节,而是带着一丝疑问向妖艳女子确认这句话。直到再次得到确认的答案后,雄哥眼神转了一圈,愤怒的表情才慢慢的缓和了下来。

        雄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后,踩着水走到了阳台的位置,掏出一个电话打了出去。电话想了三声以后,对方才接起了电话。

        “说!”一个越显深沉的声音说道。

        “老板,已经确认对方并不在这里,而且整个屋子里都是水。”听到这个声音,雄哥很是恭敬的说着刚刚了解完的情况。

        “好!我知道了,这几天你们都先休息一下,等我电话。”电话中的老板没有过多的话,只是简单的吩咐了一句,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收线回到屋里后,雄哥对着几人挥了挥手让另外的几人先行离开,单独把妖艳女子留了下来。

        “你说吧,这次的事情应该怎么感谢我!”雄哥关上门后,顺势靠在了门框,一脸笑意的看着妖娆女子说道。

        “雄哥,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妖娆女子眼神有些闪烁的说道。

        “哼!别他妈的给我演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德行。就你刚才那点事情,你以为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雄哥嗤笑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妖娆女子极力的掩饰着。

        “CAO!你他妈还要装是么?”雄哥忽然火起,两步跨了上去右手掐着妖娆女子的脖子,直接到顶到了墙壁,恶狠狠的说道,“就你他妈什么德行老子还不清楚,你是不是要我一五一十的告诉老板,你才觉得合适?”

        “你想怎么样?”一听到老板这个字,妖娆女子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哈哈!这样才对嘛!”雄哥说着,右手从脖子绕到妖娆女子的脸庞,然后再顺着脸庞滑下来捏住了下巴,满是笑意的眼中充满了精光。

        面对雄哥这幅神情,妖娆女子咬着嘴唇盯了片刻后,将自己领口的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了。看着对方很是识趣的样子,以及扣子脱落散开的风光,雄哥觉得一股火从下面窜了起来。

        当所有的风光展现在雄哥眼前时,雄哥的欲*火再一次的猛烈抬头,直接狠狠的扑了上去,一点也没有爱惜在其中。

        任由雄哥在自己伸手肆掠的妖娆女人,身体上虽然说不断的传来一阵阵的快感,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而言。有得只是一脸的冷漠,一股冷冷的恨意。

        ……

        在这栋楼房马路的对面,在一栋仍然很是陈旧的楼房里,同样的楼层相反的朝向,有一双眼睛看着刚刚几人冲进房间后停留的一切。当然最后发生墙角后的这一切,肯定是看不到了。

        隐藏在这件屋子里的人,非常的熟悉,正是刚刚从对面屋里出来的察弈。

        躲在窗户后的察弈,看着刚刚带过的屋里闯进一群人后,只是几分钟的时间,一个男人就走到阳台上打了一个很简短的电话。而且非常清晰的看着对方收线不足三十秒,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屏幕上来电归属地显示为上海,看来这个电话应该就是对方那人的BOSS。对于这个电话,察弈没有过多的吃惊,只是没有想到对方能够这么快就打过来。

        “你好!”察弈接起电话,用着英语和对方打着招呼。

        “察先生,听说你来上海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亲自为你接风洗尘啊!”电话中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让人感觉真是一个豪爽之人。当然这声音也很熟悉,就是刚才和雄哥通话的老板。不过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那是丝毫未提,看来也是成了精的一位老狐狸。

        “郭先生的盛情我先表示深深的感谢,同时我相信郭先生也深知我们组织的做事风格,谨慎安全直接有效。所以咱们就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处理好,我不介意我来做东。”察弈接起电话后,话语中没有太多的客套,直接点中要点。

        “哈哈!察先生果然也是爽快人,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电话中的老板哈哈笑道,“察先生,你看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十点我安排一个地方,你看怎么样。”

        “郭先生,上海这个地方是你的地盘,你做事我放心。当然你也可以放心,今晚十点我一定会准时到达。”察弈满口答应着对方的要求。

        挂掉电话后,察弈又是拨出了几个电话,而且每个电话的内容都是重复这一句话:狡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