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处置俘虏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处置俘虏

        葛钧其实都看在眼里,他也知道让陈教授叫夏若飞“师叔”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毕竟夏若飞才二十多岁,而陈教授已经一把年纪了,而且也是国内神经外科方面的权威,在医学界也是一号人物了。

        另外,陈教授虽然也是中医世家出身,但毕竟没有传承他们家的医术,而是转而学习了西医,在加上毕竟陈家和葛家只是世交,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师承渊源。

        因此,葛钧想了想,微笑着说道“小陈,就按夏师弟说的办吧!现代社会也没那么多讲究了。”

        实际上这是因为陈教授并非葛家中医传人,否则的话即便他年龄再大、资格再老,葛钧也是绝对不会允许乱了辈分的。

        陈教授心中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好的!好的!”

        虽然不需要叫夏若飞“叔叔”,但夏若飞摇身一变成了葛钧的师弟,在陈教授心中,夏若飞的分量自然也跟以往大不相同了。

        这个小插曲过后,葛钧才和颜悦色地对方莉芸说道“宋夫人,我主要就是在旁边观摩学习一下。有夏师弟在,宋书记肯定能恢复的,这点你无需担心。”

        方莉芸不禁一阵愕然,心说这位国医大师姿态也太低了吧!虽然她知道夏若飞的医术很神奇,但葛钧可是中医界的泰斗人物啊!连他都要向夏若飞观摩学习?

        方莉芸认为这一定是葛钧在自谦,当然和她一样想法的还有陈教授。

        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葛钧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葛钧亲自检查过了宋启明的情况,而且也从陈教授那里了解过宋启明入院时的状态,他自忖就算是他,在面对那种危重伤情的时候,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有效的办法,而夏若飞却成功地稳定住了伤势,而且宋启明体内的生机还越来越旺盛,他知道,光凭这一点,夏若飞的医术就要比他高明。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师兄太谦虚了,要论医术的全面性,我是拍马都赶不上你的,只是在外伤方面我稍微有点儿心得而已。”

        说完,夏若飞又对方莉芸说道“方阿姨,我已经预备了另外一套治疗方案,不过有一味药还需要等两天才能拿到,宋叔叔的情况目前十分平稳,这两天先观察一下情况,两三天之后我再尝试新的治疗方案,我相信他很快就能醒过来的。”

        陈教授在一旁听了之后有些瞠目结舌——在他看来宋启明根本就是靠重症监护室的昂贵设备维持着生命体征,连原始反射都消失了,可以说脑部功能完全丧失,这还叫情况稳定?

        不过他的结论连葛钧都没有认可,再加上现在夏若飞算起来还是他的小师叔,陈教授自然也不敢出言反驳。

        反正在宋启明的治疗上,总部首长都已经发过话了,总院这边并没有多少话语权,所以陈教授干脆就保持了沉默。

        方莉芸听了之后,立刻说道“行,治疗方面的事情,一切都由你做主!”

        夏若飞微笑道“阿姨、宋薇,那暂时先这么安排吧!这两天我就不在这边一直盯着了,你们也适当休息一下。宋叔叔在重症监护室里24小时都有人看护的,我的手机也会一直开机的,有任何情况我都能第一时间赶回来。”

        方莉芸点点头说道“嗯嗯!若飞,你这两天也辛苦了!回家好好休息两天!”

        宋薇在一旁虽然没有说话,但她望向夏若飞的目光中隐隐带着的一丝柔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

        住院大楼下,葛钧陪着夏若飞一起走了出来。

        夏若飞问道“葛师兄,您准备什么时候回京?”

        葛钧笑呵呵地说道“这次出来也好几天了,等你下次给宋书记治疗之后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没什么事,我差不多那个时候回京吧!”

        夏若飞点头说道“等忙完了宋叔叔的事情,我抽时间把《摩云三卷》的内容整理出来,到时候再和师兄你好好交流交流。”

        葛钧连忙说道“这个不着急,这个不着急。”

        夏若飞笑着说道“既然我已经代师父收你为徒了,自然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葛师兄,《摩云三卷》本来就出自葛家,这也算是完璧归赵了,我相信葛洪老祖的中医传承,一定能在您手中发扬光大的。”

        葛钧略微有些动容地说道“谢谢你!夏师弟!”

        因为葛钧还跟朋友约了一起喝茶,于是两人就在住院大楼前告别,夏若飞驾驶着骑士十五世越野车返回了江滨别墅小区。

        他回到家就直接来到了自己的卧室,把门窗都锁紧之后,心念一动取出了灵图画卷,闪身进入了空间之中。

        ……

        灵图空间,山海境。

        一个小型的空间牢笼悬浮在广袤的草地上方。

        牢笼内就是乾贵悠等五人,他们被困在这里已经一两个小时了,可直到现在他们还是处于蒙圈的状态。

        刚才还在那个旧小区的出租屋里,他们只是感觉到精神一阵恍惚,然后眼前的景色就完全变了,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绿草如茵、空气无比清新的地方。

        这种犹如斗转星移一样的体验,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颠覆性的。

        更让他们心中发颤的是,他们居然悬在半空中——小型空间牢笼只是将他们束缚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但却并不会阻碍他们的视线。

        乾贵悠等人发现,脚下明明空空如也,但他们却不会掉下去,就这么悬在十几米的空中。

        经过摸索他们才发现,周围虽然毫无遮挡,可他们的活动范围就只有区区几米见方,再往外就好像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怎么都走不出去。

        几个人面面相觑,如同见了鬼一样。

        这一个多小时里,他们商量了很久,也尝试了许多种办法,但是根本无法脱困。

        乾贵悠等人知道,这一定是那个恶魔一样的年轻人做的——在他们眼中,夏若飞施展的无疑都是恶魔手段,几根针就能将人定住,对视一眼就能让人彻底失去自主,问什么说什么,这一切在他们看来都太匪夷所思了。

        最终,已经饥肠辘辘的他们忍不住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那个年轻人该不会是想要将他们困在这个古怪的地方,然后活活饿死吧?

        想到这,乾贵悠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感觉到身子往下一沉。

        原本脚下虽然空无一物,但却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却消失了,他们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从十几米的空中往下直坠。

        乾贵悠等人本能地尖叫了起来。

        碧绿的青草地在他们的视野中迅速放大,虽然下面是草地,但是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就算侥幸不死,恐怕也会筋折骨断的。

        就在他们的脸都快接触到草叶的时候,他们突然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们托住,然后缓缓地落在了地面上。

        乾贵悠等人大口地喘着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各位,欢迎来到灵图空间!刚才免费乘坐跳楼机的感觉如何?”

        乾贵悠一下子抬起了头来,当他看到夏若飞的脸时,忍不住惊叫出声“是你!你是夏……”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果然是做过功课的,不错,我就是夏若飞,同时,我还是……”

        他一边说,一边直接变幻了容貌。

        乾贵悠等五人再次见证了诡异的一幕——在他们的注视下,夏若飞脸上的肌肉和骨骼竟然开始缓缓变动,一会儿工夫,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这个人,恐怕就算是化成灰,乾贵悠等人也不会忘记——正是一个多小时以前,在出租屋里谈笑间就将他们制住的那个年轻人。

        “你……你……”乾贵悠一阵骇然,结结巴巴的都说不出一句整话了。

        他见识到了夏若飞这种神奇的能力,马上就意识到了一件事,忍不住喊道“杀死乾贵都佑的那个人也是你,对不对?”

        夏若飞微笑着再次变幻了容貌,很快他就变成了乾贵都佑眼镜拍下来的那个人的模样。

        “果然……”乾贵悠身子微微颤抖着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替弟弟报仇的希望了。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我必须纠正你一件事,你的弟弟是自己咬破毒囊身亡的,我可没想杀他。比如说你们,虽然一个个都死有余辜,但到现在为止,不都还活得好好的吗?如果乾贵都佑不是愚蠢地选择了自杀,那他现在肯定也跟你们一样了。”

        4号是个华夏人,名叫包桂军,他忍不住问道“夏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一转眼之间就会出现在这里,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要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你们五个现在全都是我的俘虏!”

        包桂军不禁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他已经预感到自己的命运了。

        夏若飞居高临下地对五人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强人所难,所以虽然你们是俘虏,但我还是决定给你们选择的机会。”

        说到这,夏若飞顿了顿,目光从五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才开口说道“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你们可以像乾贵都佑一样,选择为你们的摩德组织殉职,我绝对不会阻拦;如果不想自杀的话,我这边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为我工作,你们可以根据贡献换取生存物资,确保你们可以继续活下去。”

        包桂军小心地问道“夏先生,我们为您工作的话,您应该不太可能放心得下吧……”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我既然敢留下你们的性命,自然就不担心你们背叛。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任由你们逃跑,只要你们能跑出我的势力范围,我可以放你们回去。”

        乾贵悠闻言一下子抬起头来,问道“此言当真?”

        夏若飞耸耸肩说道“你们的性命都掌握在我手中,我有必要骗你们吗?”

        说完,夏若飞把目光落在了包桂军的身上,问道“怎么样?想不想试试运气?”

        包桂军与同伴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说道“既然夏先生这么大方,那我们就先谢谢你了。请问……这个游戏要怎么玩?”

        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没有任何规则,也没有任何时间限制,从现在开始你们就可以跑了,跑得掉就可以获得自由!”

        “一言为定!”包桂军咬牙说道。

        夏若飞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一言为定!”

        包桂军等人小声地商量了几句,夏若飞也不过去凑热闹,直接走到一旁,然后坐在地上,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

        包桂军等人很快就商量出结果了。

        他们刚才困在十几米高的空间囚笼中,也利用制高点观察过周围的情况,所以他们很快就统一了意见——往大海的方向跑。

        因为他们觉得,夏若飞就算是在这一带布下了铁桶阵,但大海那么广袤,只要他们逃进海里,夏若飞想要抓住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们甚至还看到海上靠近陆地的地方,还飘着一艘小型游艇。

        如果能抢到那艘游艇的话,成功出逃的几率又会大几分。

        所以,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迅速朝着大海的方向冲了过去。

        包桂军还不忘朝着夏若飞的方向看了一眼——他总感觉夏若飞像是在猫戏老鼠一样,生怕夏若飞是在逗他们玩,只要他们一开跑,周围就冲出几十上百号人,把他们团团围住。

        包桂军看到夏若飞压根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周围一眼望过去也不像是埋伏了人的样子,这才心一横,跟着乾贵悠他们一起朝海边冲去。

        一路上异乎寻常的顺利,根本没有任何阻拦,夏若飞甚至一直都呆在原地没有动,他们就这么冲到了海边。

        远远望去,那艘小游艇还在海上随着波浪微微起伏。

        乾贵悠喊道“大家加把劲!冲出去我们就自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