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五章 陷围

第一千零五章 陷围

        猎狗现的狼味是属于这些狼人的。

        于他们长途跋涉来此捅了这个马蜂窝。

        过于重视花架子的近卫军,往往由可汗贵族的子弟浑水摸鱼进入。所以,他们甫一与这些凶猛顽强的狼人交手,就立刻被狼人尖利的牙齿啃咬的落花流水,四散奔逃。

        可汗驱马,穿梭在这些凶残的狼人中间。往日里他这匹战马最擅长的就是仰头嘶鸣,连在波斯国运来的野狼面前,它也会一样的骄傲嘶鸣,那种俾睨天下的架势,让可汗一度以为自己的坐骑才是真正的兽中之王。可,现在,可汗现,连它也被冲击上的狼人吓破了胆。骑在它身上的可汗已经感觉到了它的颤抖。而且面对他的指令,也不能够很好的令行禁止。他原本要刺出去的那一刀,因为胯下战马的退缩而扑了空,反倒让狼人得到机会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的马腿。

        他也因此马失前蹄,被甩落了战马!“一群废物,真的是一群废物。”觉得浑身疼痛的可汗躺倒在软沙里简直是在歇斯底里的吼叫。

        还好那些被他痛骂废物的近卫,一看到他摔落下马,还记得一瘸一拐的冲过来用身体合成铁桶一样的围墙,严严实实的将他围起来,保护着。

        接下来,用这些近卫们的身体围成的厚厚的城墙一样的堡垒,又一层一层的,被狼人尖利的牙齿狠狠的撕开。

        可汗知道,这样下去是挺不了多久的。他命人用他们特有的长角号吹出哀鸣的声音向着四面八方求救。可他想出这个办法的时候,心底已经变得冰凉,在这荒无人烟的漠北,哀怨的号角声,就算能够招来什么动物,也只能会是他的敌人。要么就是真正的狼群。

        不过,真正让他不安的,却不是这些狼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凶猛攻击以及攻击过后贪婪吮吸人肉的野蛮残忍景象。反而是围在他身边,这些近卫们慢慢溃散的斗志。他很熟悉这些狼人的习性,为了继续保持他们这些食物的新鲜程度,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停止攻击,然后围成一堆,只是看守着他们,留待下一餐时食用。

        而经过刚刚的几次冲锋,他们显然已经就快要吃饱喝足。

        所以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会一直守着他们只是为了保持他们血肉鲜嫩的一双双绿色眼睛。如何在这个当中,拉长存活的时间才是重中之重。可现在依然用身体保护着他的这些人们都已经快要疯了。那种来自狼人巨齿的威胁在啃噬着他们心智的感觉,即使是隔着厚厚的甲衣,可汗也能感觉到。如果能够不计危险的话,这一次真的是对他最好的提醒。他的西突厥已经安逸的太久。每个人都在自掘坟墓。传说之中,拥有天命的可汗会被上天以奇怪的方式提醒以天机。可惜的是,他得到这次提醒之后,不知道还有没有命走回可汗的尊椅革除弊端。

        他扬起手,将还握在手中的刀丢进细软的沙子当中,扬起一股烟尘。然后再看一眼这群毫无办法,只知道守在他身边充当肉盾的近卫领,懊恼的吩咐道,“赶快派出几个人,在这里的四下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便于隐身的地方,狼人的攻击不久就会停下来。我们最起码要有一个隐蔽的地方,坚守待援。”

        已经被吓傻了的近卫领,慌乱的拉起已经垂下来,差不多要遮住他半个脸的铁盔,啊!啊的答应着!但在答应的同时,他心里却不抱任何的希望。甚至想不明白可汗为什么会说这些狼人马上会停止攻击。在他眼里,只看到这些狼人一波接着一波的冲上来,无论他们砍掉多少,又会有加倍的数量向涌向他们。然后倒下去的人很快变成他们的食物。再变成森然的白骨。一想到在场的所有人都会是那样的结局。他觉得他说话的时候,一颗心都要从口腔里飞出来。

        他随便指派了几个人跑出去。那时已经有天光,从遥远的大山后面冒出来。

        那些人像没头的苍蝇一样胡乱闯进茫茫的沙漠之中。有一些甚至胡乱的撞进了狼人的怀里。不过最后还有一小撮带回来了应该说是好消息的回报。就在他们后面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地理位置很好,易守难攻。可以暂时充当他们的隐藏地。

        即使是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也不能给正在恐惧中的他们,带来任何一分真正的振悦,因为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这些狼人不会舍得他们的猎物轻松逃掉。

        “之前宁月阏氏的生塔无人破坏,所以可汗身边诸事顺利。偏偏出现了贼子扰了生塔的安宁,才会陷可汗于如此危险境地。”一直伏在地面上,瑟瑟缩缩的可汗近侍,连头也不敢抬的那么嘀咕着。从前他一直是可汗身边的红人,可汗一直喜欢他说话的声音,欣赏他扮女装唱的小曲儿。但今日里听他说说这些话的时候,却只觉得作呕,可汗于是吩咐那些近卫,抓起沙子来填充他的嘴。让他再不能出声音来!

        可汗到了现在算是真正的看出了汉人学士的聪慧。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八个字中的奥义非凡。不过最令他懊恼的,还不是那个嘴巴里被贴满了沙子,只会嗷嗷怪叫的讨厌近侍,他最该讨厌的人是他自己。这么盲目的来到漠北,竟然忽略了自己的年龄与体力。他早已经过了少年冲动的年龄。他为他自己感到可悲。也在祈求仅有的天意再次垂青于他,帮助他从这危境之中解脱出来。

        然后就像是刚刚那个祈祷力量的降临。

        团团围住他的近卫集体出一声惊叹。也不知是在何时,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影出现在他们后方,就是那些细沙分成两种颜色的交界处。是对于狼人恐惧的太过集中,让他们忘了防守来自身后的危险,不过所幸,这个身影在足够靠近可汗的时候,已经屈伸下拜。

        然后让人能从他凌厉的动作上判断出,他身上的血一定不是他自己的。

        但是可汗透过他的身影在他身后搜寻了一下,是否有同伴一同前来之后,马上由刚刚的欣喜眼神退化成了一个失落眼神。他没有找到一个多余的人影,除了滚滚黄沙还是滚滚黄沙。

        就算这人是自己人,他也是独自一人。在这群狼人面前,即使是最高明的智囊也毫无作用。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10833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