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意妃变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意妃变

        “其实,今天我来这里的目的里面,是不包含皇后的。”收起笑意的意妃,俨然换成了一个人。

        九皇子皱了皱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自不量力的妄想着能用你手中,那点东西跟我做交易吗?”

        “能博皇子一问。本宫真是开心。说到底,我们都应该是一样的人。看在外人眼中,享有及天的荣华富贵,在这万丈红尘之中,吃尽穿绝,只要是在这尘世之中,留恋一日,就再不会有什么可遗憾的地方。但是,在别人看不到的根基部分,却被人紧紧的攥住喉咙。即便能用山珍海味,无数的珍奇珠宝,来暂时让自己忘却被人扼紧喉咙的压迫感,也不能真正的说服自己,就这么枉然一生!那种感觉,没有经历的人,是绝对不会猜测到中的痛苦。”意妃好看的眉目之上,拢起浓郁的痛恨。室中本来烛火昏暗,但是,她的痛恨,就像是开在雪山之上的千年红莲。将一切拉进她的闪耀!

        “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还没有亲密到,能够诉说彼此的痛苦的地步吧!”九皇子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持定!

        “那么,九皇子与鸣棋世子呢?关系就亲密到已经能够携手,共御皇后,这个敌人了吗?”意妃在反问的时候,轻轻挑起眉头的样子,与她之前出现在九皇子面前的所有模样都不同。九皇子是清楚记得的,这女人,每次出现在他面前。都是小心翼翼的跟在皇后身边的。好像那时候,他还感叹过意妃的姿态,简直要卑微过皇后身边的嬷嬷们。但是,果然殷勤过度了。皇后的眼光还真是,当然,身边人的别有用心,其实也很难用目光直接打量出来。要如何选择自己身边的,忠臣良将,也有天命的意味,含在其中,如果是拥有天命之人,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伴随吧。

        “意妃娘娘这么的,忽然好像换了一个人的事,本身就可以称之为一个把柄吧。”

        意妃冷笑,“那九殿下要告到皇后口中吗?殿下说的话,在皇后看来,比之那些忠臣良将的提醒又如何呢!她以我为心腹,犹如手足之自然。殿下去她身边,说我的坏话,即使那些是真话,也好比是衔在她口边的五花肉,劝说皇后吃掉她自己的上下嘴唇,还自以为是的补充,那一双嘴唇,才更加肥美多汁是一样的。皇后无法,也不能吃掉自己的嘴唇,反而会先入为主的怀疑你的用意。然后,顺理成章的,找到所有的证据。”她将身子倾向九皇子,带来好闻的荷花气息,“九殿下是个聪明人。一向只会选对的。”

        “如果娘娘只想一直打哑谜的话。那这块五花肉……”九皇子极慢的挑起目光!

        意妃理了理衣褶,“干什么那么着急呢。精美的菜式,该当一点点铺陈开来才是的。最好的也往往会放在最后面。反正今天有的是时间,我们该先喝一杯酒的。这里虽然是卖茶的,但是在我看来,酒会比那些茶更好喝!”

        “虽然都是些乱事,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但说很闲才是假的……”九皇子从那些藤蔓之上转回的身子,似乎已经能让人瞧出是要做告辞的姿态。

        意妃的声音那么轻飘飘的穿过,四下里的清风,“即使我这人嗓音不轻快,曲调不优美,殿下也该好好听听我要说的那些话,毕竟,有些已经走进九皇子内心里的人,说是根本不能放下的。其实来之前我也很疑惑,那个女子,就算是,再怎么仙姿灼灼不凡于世,也能真的,挽住殿下的脚步吗?但是,看了几出缠绵悱恻的大戏之后……还真是让人嫉妒啊!那些深情款款。那些生死相许……有的人肯定会轻易将他们想的肤浅。”

        一开始,意妃胸有成竹地来到九皇子的面前,摆出一副,一定会强按下他的头去喝水的样子。九皇子不是不惊讶。那小心翼翼的女子,怎么会幡然露出凶牙?但显然也不会太惊吓,这女子自以为握住他的把柄的那个确信。比起他真正玩弄手段的那些人,那些事,还是他故意扔在外面的把柄更多。他故意遗漏那些把柄的原意是要显得自己很虚弱,故意做给他父皇看的。但是保不齐就被这女人当成了宝贝。要在深井之中努力向上爬的人,谁还没有几次错将蜘蛛网当成了救命稻草的经历呢。

        他走到茶桌之前,坦然坐下。推开一边的酒。给自己倒了盏温茶,“不管那是什么,会说的很简短吧!就算我没什么,意妃娘娘出来的时间长了,也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不是说,意妃娘娘你既是皇后娘娘的手足,又是皇后娘娘的嘴唇吗?这两样东西不在家的话,皇后娘娘可是要大事不妙了呀!”

        意妃没动半步的,仍然立在原地。只不过那么扭回头来的样子,明明应该很别扭,却偏偏姿态优美。看着九皇子的一双眼睛之中已经聚集出了乌云压城般的黑暗,唇角的那份笑意,居然还称得上是清澈,“殿下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心爱的女子的姓氏吧?那件事之后,她的姓氏,在这大显帝国,可是称得上轰轰烈烈呢。而且在皇上心中有心轰轰烈烈!太子,亦或是,围绕在周边一直不断寻找的世子,都在这两年中找不到,那家人,最后,余孽的一点点痕迹,除了被赦免的,其他的是果真不存在的么?”

        不着边际的暗示,说到这里。已经豁然开朗。

        九皇子微微闭了闭眼,原本以为意妃即使握到了所谓的把柄,也是另一个女人素喜的,但当她就这样,忽然在姓氏上做起文章的时候。他真正感到了恐惧。静了半晌,良久,凝聚在眉间的风暴才像是慢慢退散开来,“我买这间屋子的时候,并不想花十万两。”

        意妃对于九皇子忽然的自说自话惊异了一下,但很快又确认为正常了,估计到现在,九皇子已经在自己全部的提醒之中,猜到自己要说的人是谁了,也是真正的害怕了。至于提到那十万两的事情,应该是想用那些银子解决问题吧,事情怎么会那么简单呢?“殿下难道就没有一次疑惑过,国师为什么要将那水做的清灵女子完全的与世隔绝,又在所有人都确认并没有可能的那种情况之下,知道那天大的蔡氏密闻?”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15613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