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一百零九章 混扉梦

第二千一百零九章 混扉梦

        “这些与我无关,就算你说的全都对,我也不想知道那个过去他到底是怎么沦落成了这副模样,既被这个女人爱怜又被她怨怪,最后还身死在她手,而且连死之后也得不到消停,又要在这里受她的酷刑,我只想知道我怎么才能恢复我从前的样子,怎么样才能过这个金家伙,安全无害的逃离!”阿森底自从被迦纳尔提醒身上有伤口之后,就像刚刚又受了一遍伤一样的痛苦不堪。

        “你还是没有弄懂我的意思!”迦纳尔有些着急!

        “我当然弄不懂,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心狠,要弃我于不顾还要找这么理直气壮的理由,完全不需要理由,如果你想逃跑就跑了……”阿森底因为太过用力又痛得嚎叫起来!

        “我的意思是你暂时待在这里,等那个女人回来再一次带回来你身体中的人,那个古怪阿森底的时候,你就试图说服他,或许你不能一下子做到那个,你就试图在那个时候是清醒的听他们说的什么!”迦纳尔用眼神给他打气!

        “听到又能怎么样?那是个失败的灵魂,完全不能挣脱这个女人的束缚!”阿森底简直气急败坏!

        “灵魂当然独自无力,但是如果能够加上你的**,他能挥的抗衡作用就会与众不同!”迦纳尔瞪大他的眼睛,再按一下阿森底的手,表示他说的绝对是他的肺腑之言。

        “有这个功夫想这些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你都没有想想,现在这个镜子还有这个古怪的棺材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吗?”阿森底已经有气无力!

        迦纳尔的音调忽然严肃起来,“其实这里,好像是自然形成的!”

        “怎么可能?这么粗的金链子,怎么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如果不是人类故意打造的话,它们根本不能变成这种形状,也不会自觉的,为那个女人所用!”阿森底挣扎着大喊!

        不知从何处汹涌而来的风灌满迦纳尔的长袍,他目光之中因为挣扎而转动的瞳孔虽然缓慢,但却神情坚定,“金子的淘漉的确不是自然形成的,但是应该是从穹顶上方打通的孔洞中不断滴落的精髓,按照精密的算计,不断的流淌到铁链上,没有通过任何的打造,把它们变成铁链!刚刚有火花喷出的时候可以看到,黄金燃烧时,绿色的光线,只不过那光线并不纯粹,说明还有其他金属杂质,这样一来硬度就会变得极大,比纯金,拥有更大的强度,另外在与法力融合预料在外的法力也会很庞大!”

        “按你这样的说法到底是要花一百年还是二百年!”阿森底嗤之以鼻,“”不想见我就直说,何必找出这么复杂的理由,关键还是如此的不可思议!

        “的确会花上很长的时间,但这样打造的法力金锁链会是全世界上最坚固无比的存在!”迦纳尔再次强调!

        “法力高强的妖怪,它们不会有这样的耐心!那个女人刚刚大家都看到了,她没有耐心到了极限的程度……对了,这才是正题,我们的问题并不在这金子到底是接受还是不结实上面,而是有两个阿森底的说法……”如此宝贵的时间,他们居然还在跑题。巴伦王妃对他们的争执表示厌烦!

        巴伦王子忽然插进话来,“我能感觉得到,有什么东西回来了!”然后迅给迦纳尔使了一个眼色,在最后看了眼阿森底!

        等到那个女人重新回来。在棺顶观察阿森底的时候,阿森底正在心底撕碎刚刚迦纳尔给他的那个眼色。而现在这种迫人时刻是他最不喜欢的孤注一掷!

        他本想开口说点什么,现在这女人,表情里面掺杂了柔美的笑意,而力量的红圈就在她的掌心,飘飘荡荡,她生气的时候反而会对人柔美的笑,阿森底已经现了这一点,他觉得全身上下的血全都涌入了胸中,而那里怒潮狂卷,如果不是四肢被紧紧束缚的话,他会跟她拼命的,但当猛兽成了困兽,他叹了一口气,又把之前,早已经准备好的,精彩缤纷的诅咒,变成无比柔和的声调,“你竟然被那帮人吓走了!我还以为只要有他们在这里,你就永远不敢回来了!”天啊,怎么会生这种事情!阿森底体明显的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但不是自己的声音,也不是自己想说的话,自己可不想揭她的伤疤,自己想夸她来着!看来,这就是迦纳尔所说的,那个古老的阿森底,他是真的存在的,并非是迦纳尔的梦境,也并不是自己以为的,迦纳尔想要唬弄自己的胡扯!

        “不过,”说话的仍然是阿森底,那个女人,没有出声,“现在你这个恶毒女人终于认清事实,想要向我跪地求饶了吗?”古老的阿森底与年轻的阿森的脑海之中,同时闪出同一幅画面,那是不断远离与不断缩小着的赤焰宝塔,无数的风鸣鸟在上面快的盘旋,仿佛马上就要撞到塔尖,却在那一瞬间转换方向,飞到更高的云层里面去,它们很稀少的鸣叫声,划过太阳的光辉!

        女子的声音比之前跟他们讲话的时候要温柔许多,但是,那温柔却像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蛇,在温柔舞摆,没有实际意义,只不过,是它为了吞掉眼前食物而故意收敛的力量,当两个阿森底都沉浸在那荒凉充满离别的氛围之中时,听到女子温柔的否定,“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永永远远都不会是敌人,你也从来不喜欢别人虚伪的求饶!你知道我是仰慕你的,从过去到现在!爱慕你的心就像是毒药,也是解药,我要不断的吞下毒药,才能够继续活着,为了活着就只能继续吞下你的解药!你看它们如此环环相扣,始终让我无处可逃!我为了你一直这样的辛苦……”她仿佛正在心痛的捂住胸口!让一滴古怪猜不出由何物凝结的泪滴在古老阿森底的脸上!

        “直到有一天,憎恨多于仰慕,用宽容的心去想事情是你永远也学不会的东西。但是怎么没有带来你一直引以为傲的骨妖?”古老阿森底嗓音里的沧桑,将他整个不能被看见人眼中的形象烘托得无比高大!哪怕是他只是这样躺着,哪怕人们看不见他的样子,只是听他的声音,都会觉得他的君主气息浓郁到可以笼罩天地!

        娜艾就像一个急切表白,自己并没有偷糖吃的小孩跪到他的身边,“那家伙,丑陋的大家伙在嫉妒我们,他时常说你的坏话!而且你知道……”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202666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