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相见

第二百一十八章 相见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难推论的,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合周的谋划。

        天衣无缝也是真的。

        一直在两个世子之间取舍不定,几乎要陷入险境的潘二姑娘因合周之计才得以暂避锋芒。另一方面,又帮无忧解了大公主眼前的烦恼,然后一步步送她来见母亲,让她知道,她没有他只能寸步难行。

        于是,合周借这位潘二姑娘之口问出的问题的答案,她真的是只能三思而后答……

        她抬眸望向室中挂毯上的大大禅字,“这个现在就要做决定,还为时过早,两者皆是!”

        潘二姑娘低下头,并不掩饰地琢磨着她话中的意思,指尖慢慢摩挲在杯沿处,一圈又一圈,“多谢女差据实相告,原本就是很难的选择,可能佛经读得多就会看得透也不一定,女差说呢?”

        无忧想,那是什么?合周能劝动这位二姑娘暂时遁入空门的绝佳说辞。转眼一笑,自己总是棋慢合周一步,答案早已不言而喻。就是刚刚自己说过的话。道理都是统一的,只在于如何运用。

        这位潘家二姑娘虽然这样枯萎身谢礼,悲情入空门,却并不会真的就此成为那一双世子的前尘,反而会让那种更痛的思念横穿王府直抵这十里庵堂。

        这位姑娘是个聪明人,如此一来,不仅会让世子更加疯狂;还会避过潘府大夫人的打击,以及随时有可能被指婚的命运,这是她不得不走的路。如果实在无路可走时,亦可称其为一条好路。

        想明白这一切的无忧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等待合周接下来的安排,那该是让她们母女相见。

        这位潘二姑娘也果然善解人意,向身边的婢子使了个眼色,那婢子走到对面挂禅字的挂毯下面,轻轻说着,“这挂毯是隔壁禅房师太一针一线绣的。”

        这样的话说起来,没头没脑,无忧却认真颌首。只因知道二姑娘是要引出合周的办法来。

        无忧微斜目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边的王府的婢子,举起茶盏掩下面上的震动,原来母亲就住在这面墙壁之后。

        恶人当了,险也冒了,一步步地走到了这个她万分企盼的时刻,却只能眼巴巴望着这面墙壁。她心有不甘。

        她以这样的不甘眼神看向二姑娘时,眼中的疑问得到解答,原来,母亲是听得到这屋中所有的对话。世事真是神奇,十里庵堂是国庵,却有着这样一面并不隔音的墙壁。

        潘二姑娘看了一眼无忧身后的婢子,意思是想将她支出,无忧微不可见的摇头,要想图谋日后的再见,必得要先耐下这一时的痛楚,她坐在这面向挂毯的座位之上,一瞬心思齐整,一瞬又想要发狂,不管不顾先生见了母亲再说。

        直到一切混乱戛然而止,才真正想起机会得来不易。她有太多的话要说给母亲听,她们虽然在劫难中留下命来,却早已给那劫难种下太多打不开的结,无忧怕母亲会陷入那死结中,整日痛苦难耐,如果是那样又与有尖刀横插在心上何异,“对于养育我成人的母亲说抱歉时仍深深感到愧疚。女儿无能解救母亲!”

        潘二姑娘澄澈的目光中映出无忧一双眼睛泪水满溢的模样,无忧向天望狠狠瞪回那泪水,“唯愿母亲能保重身体,看轻世事,忧儿过得很好,又得大公主提携,留在身边,授以技艺。贤儿也得了恩赦!”

        二姑娘一直很配合地保持着忘向无忧的视线,这样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就像是无忧这话是说给她听的,她也在听。之间,有一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点在釉杯沿外,又似乎是听得已经出神。

        下一瞬潘二姑娘忽然出声,“姑娘可真美啊,想来是比先时更美,一身粉衣也是极其搭配女差的气质,个子也有长高哦。”

        无忧神色微顿,不知她这话是从何而起。

        二姑娘当然明白她意思,低头时抖开衣服上带出的折痕,“我与师太乃是忘年之交。”

        无忧一只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二姑娘说自己长高了,一定是母亲跟他比划了自己的个子。她能想象得出母亲那时爱怜的神情。心绪翻涌时险些带出泪来了。

        二姑娘忽然再次抬眼,看了无忧身后的婢子一眼,“我瞧着她嘴唇都干了,怎地没有说话,倒是口干舌燥了。”

        顿了一下,瞧了一眼无忧眼前的杯盏,“这是你们王府的女差,又是这样冰清玉洁大美人儿,你便喝她一口剩茶人也是占了她的便宜。想来,你不会介意。”

        无忧有些诧异地看向二姑娘忽起的一片热诚,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回头再看一眼婢子,将茶递给她,见她接了才道,“还不快谢谢二姑娘人美心善,你我与她素昧平生,也要将我们一双照顾的周全。生生的叫人惭愧。”

        说来,那婢子也确实真的口干舌燥,早上王府的菜出奇的咸,想到一半,赶紧向那位二姑娘与无忧行了礼,很快盏中一半的余茶饮尽。她哪里知道那也在合周的划算之中。

        再转过头时,二姑娘修长莹白手指扶了扶额,看向无忧,“女差是为贵客,可尝尝我们在庵堂中干净利落的素斋。”

        无忧不舍那面墙壁,目光如同镶嵌其中心下正在纠结,是否可久留,身后的婢子又会如何向大公主回禀?这一切,她都不得不小心思量。

        方想到一半,那婢子忽然小声唤着,“女差,女差我肚子痛得厉害!”

        无忧仍盯着那面墙壁,一刹那才反应过来,合周的心思是在这里,歉然向二姑娘道,“无忧惭愧,又要叨扰姑娘!”

        二姑娘轻轻摇头,向身后的尼衣婢子道,“去带那位姐姐如厕吧,不过是人之常行,这也没什么打紧。”

        她们一双刚刚出去,二姑娘又向另一侧的婢子道,“你到外面守着,她有什么不时之需,也好接应一下。”

        待她们统统出去,二姑娘才悠悠起身,“接下来,女差请自便,只是时间不多,女差万要抓紧!”说完也推门走了出去。

        室中只留下无忧一人。

        事情的起承转合,毫无预兆。下一瞬,对面挂毯的墙壁,忽然慢慢移开。身着尼衣的母亲,在那墙壁后面出现,含笑望着无忧,这竟然是真的。

        无忧一下子扑进母亲怀里,又将母亲紧紧抱住,生怕一切只是浮云幻梦!(未完待续。)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7111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