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血泪

第二百二十四章 血泪

        董姬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被滚茶烫过的伤口,笑声狞厉,每抽笑一次,又因臂上的痛楚更深地皱起眉来,“可殿下好像是不知,她其实怀了殿下的骨肉。是殿下亲手杀死了自己与她的孩子。”淡淡嗓音透出阴恻恻的寒意,听得人毛骨悚然。

        太子看向董姬已经浸出血泪的眼睛,再到那血红之中一瞬燃起期待,读出她心事。她以为,他听到孩子的事,至少会受到一点点的伤害。那是她所求见的。

        半晌,他仰天长笑,声如鬼魅,“孩子么!我会有很多,也一定会让旖贞来生出长子,这样,大公主才会助我得到天下。若是你们任一,生了皇室长孙,会让一切都变得麻烦。我不喜欢麻烦。还要亲手剔除。”

        董姬目光如刀,划在他脸上,“大公主怎么会帮助殿下,她想的本就是这天下。而殿下的存在,才是她的障碍。”

        太子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摇了摇,“有趣真是有趣,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么?那是自然,我会成为她最后的对手,可是在那之前,我们是要一起去营造权势的人。我终有一日也会杀了她。她也是一般的想法,可聪明如我的姑母,也会留我为她的退路,允我这快婿一点点好处。我,本已是太子,再只多要到一点点好处,就会所向披靡,走上皇座,拥有帝国。”

        董姬的目光一瞬灰败,“死,仿佛变成温暖的衣食。殿下我按您给的想法想呢。”

        太子从她的伤口上抬起手来,厌弃地将上面的脓血抹在她绣了春花的锦衣上,微微偏着头,“啊,对了,这就是传说中生无可恋的样子,我是第一次觉得你很美。美得不可方物。”

        她提起最后一分精气神,“那位郡主呢,不把殿下当回事的郡主,殿下也这样待她么?”

        仿佛是问到了点子上,他正目瞧了她一眼,“就是说呢,我到底如何对待那个比你们有趣,也有用一百倍的旖贞呢。听说,她现在就已经敢想别的男人了。啊,我该想个办法,让他们在一起,然后再棒打鸳鸯,让她只能困在我身边,痛苦一生。但这些又对我与大公主的联手有什么妨碍呢,他们全都不肯相信,我是能动旖贞一根手指头的人。”

        董姬眨了眨眼,忽然长笑起来,那笑声如同一柄利刃划破人的皮肉,直冲到人的心里面去,“可殿下只会拿她没办法,长时间之后再两败俱伤,爱一个人会那样的。”

        太子一声冷笑,抬手就扼住她的脖子,“你以为你自己真的超脱了么,敢对我施以诅咒。”狠狠地将这气息都已经虚弱的董姬摇着,精致的发髻一瞬打开,如流瀑飞溅。

        董姬更加放肆地大笑,“殿下现时就杀了我,天地大典可就行不成了,迎娶那位郡主的时间也要错后,然后得天下的时间错后,打击大公主的时间错后,再然后,所有的时间都会对不上。殿下不会那样做的。”

        太子唇边渐渐勾出一个阴森的冷笑来,眉间也越发恻暗,“你可真算是活得明白了。再是戒备森严的太子府,也有可能会有流匪往窜,劫走了太子侍妾也不一定,当然也会有更多的意外。你放心,我会把你消失的这个意外,做成了吉兆,让你族人,只觉得是一桩喜事,半滴眼泪都掉不下来。就像当初,他们送你入这东宫一样。”手上一松,丝绸一样的黑发滑过他指尖,女子瘦弱的身影跌伏在地上,太子摆了摆手,两厢过来人将她拖了下去。她动也不动就如同一具将死之躯,被他们拖拉着离开。

        太子凝起的目光,静静望向虚无处。

        ***

        无忧将鸣棋给的袍子,又重新裹紧,低头瞧瞧,好像有一点点好看。这也算得上是苦中做乐。

        蝶儿看到无忧这个样子时,吓坏了,赶紧扑上来。问发生了什么。

        看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无忧知道,鸣棋的威胁起了作用。但真正对她有威胁的人却一定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比如眼前的旖贞,来到她面前,看向她高傲地笑,“没错,我是来看女差笑话的,可是女差为什么没有告状,让那个一直想为你做一切的哥哥将这只荷包抢回去。关于你的事,哪怕细到点滴他也愿亲力亲为。看来,我也该用同样的办法用你来威胁他才是。”

        无忧扯下被她变成了围裙的袍子上多余的一块布,用手又擦了一下脸上的烟迹,“见过我这般模样的世子,可能明天就不会再想到我了。”

        大公主偏过头来紧盯住她的眼睛,“你现在这般模样是有几分贻笑大方,可是在哥哥眼里却不见得。你觉得,他现在还看得到你的不好么。天下第一的文无忧,就算是让他去死,他也能用天下第一的方法将你原谅。”

        奇怪的情绪从心底如波浪般退却,又涨起,然后一直像这样翻滚不停,无忧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潮涌,若然是有一分的心动表现,旖贞便会真的那么做,而现在的她只是试探。

        无忧轻轻垂首,“世子对奴婢的关照,全是因奴婢在侍奉大公主殿下。”

        旑贞正在理额前碎发,听到无忧如此回答,“扑”地一声笑了出来,“我是不是今天才认识哥哥啊。除了喜欢又快又好地杀人,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更没有什么耐心与什么周旋来去。是母亲的身边人又如何,服侍母亲的女差多了去了。本以为,到了现时,女差再不会矢口否认,原来还是如此。”然后又冷笑,“我真是看低你了,问你做什么,你又不会害怕,还像这样一直朝我瞪着眼珠子,除了母亲你并不怕我和哥哥。我只需直接让送你入火坑就成了。鸣得那里我会好好去挑拨,诸如让他继续做今天这样的事,直到女差成为我的人。”语毕,踏过落在地上被无忧撕掉的鸣棋的袍子,端庄而去。

        看蝶儿向着旖贞的背影皱眉业已带上满脸愁云,无忧一笑,“这人切慕我,如同向日花切慕太阳。”

        蝶儿急得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了,姑娘竟还在调笑。听刚刚郡主的意思,这是鸣得世子做的么。”

        无忧点了点头,仍然微笑,“比我想的,来得更快了一点儿,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美么?”(未完待续。)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71431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