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似谋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似谋

        鸣棋嘴角的笑意,再添一丝不屑,“人家可都是先礼后兵的,兄长喝了我的茶,却这样不客气。”他挑眉看着外面急得转来转去的小厮,知道必定是旖贞情况吃紧,可事关十二皇子的机密,不能透露半分。母亲的叛逆,会首当其冲为善修不满。

        为今之计,只能先编出一个说法来骗他走开,或许实在不行……他脑中灵光一现,忽然想到现在的善修最怕见到的是何人这样的想法。哪怕从本质上来讲并不是恐惧,但是只要旖贞有能力,烦得他脑袋疼,作用也是相同的。

        并没有多余时间思考这个方法的可能性。鸣棋马上针对自己的想法冲着善修露出困惑的表情,“如果不是旖贞从旁添乱,今天本来应该能多陪兄长坐上一刻的。”

        善修注视着鸣棋的眼睛,“旖贞已经很正式的告诉我说她跟太子要结成同盟了。我看得出她这一次是认真的事,一定要取得成果的。”

        这对于鸣棋来说是个新消息,但他本来就如同坐在火堆之上,再添一根柴,于他而言也无妨,他对此并不感兴趣的样子也坦露无遗,“你知道,我可不希望他们终成眷属。太子可一直都是我想要一较高下的人啊。而且,我这个人很是专一,想与他争锋的心意从未改变过。”

        善修似乎是觉得好笑,也真的笑了出来,“你也不觉得我们是,对么?”

        从打开的窗中溢进来的风吹动了鸣棋的头发,连他故弄玄虚做出的困惑也好像有了荡漾的飘动感。

        “但兄长明显比太子更有自知之明。本来也在奋力推开旖贞,只不过是有的时候用力过猛。她只是个小孩子,她现在只是被兄长这大大的美好,暂时阻挡了望向远处的目光。而大显如此辽阔,再往前,又会有无数的美好,她会看到的。可是你瞧太子总是这么没有见识的打扰贞儿的长大。”

        善修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刚刚派人给太子送去诱饵了吗?”

        “还有另外一个意思,贞儿被我关了起来,于是,被她侥幸脱逃的的第一后果就是她要用无忧来报复我这个哥哥的好意。而现在场面正处于很是火热的对峙中,她太像我们的母亲了,所以关于胜负,我这哥哥其实并没有确定的把握。”话题说到这里,已然变成全部真实的部分,所以,鸣棋的目光中没有思索,没有犹豫,甚至还有一分迫不及待地邀请着善修前去帮忙的意思也表现得透彻。

        善修点了点头,“这部分很是真诚像是说的真话,但是之前,又为什么躲躲闪闪,放着那么危急的情况不去处理,又拖延着在这里虚于委蛇什么?棋儿要隐藏的又是什么?”

        鸣棋就知道他会这么问,有条不紊地冲着善修发牢骚,“因为不知道这样带上兄长前去,到底是解决问题还是用来添乱的。贞儿对兄长可不是一般的怨气。也许,兄长作为一个帮手出现在她面前时,却只能得到适得而反的效果。那时候我可就真不知道是要感谢兄长好还是怨恨兄长好了。”

        善修颇显无奈的点点头,“天生丽质难自弃,就是这点不好,觊觎的人会很多。到最后,因爱生恨的更多。因为棋儿要比我逊色一点,所以,肯定没有我体会的深刻。”说完,抬起目光来观察鸣棋反应。

        鸣棋脸上的笑意闪闪发光,但是没有一丝惯常出现在这张面孔之上的不屑在在这个时候前来造访,“也许,真的就有那样的时刻存在。”他很是刻意地谦虚着。

        善修忽然变得沉默的坐在那里,衡量着他心上的算计,再开口时已经在厉声的质问,鸣棋感觉到善修已经发现了什么纰漏,当然,这也很有可能原本已经是先入为主的判断。毕竟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相信过彼此。

        此时善修的目光变得越发炯炯,“棋儿虽然不是一个善于嫉妒的人,但对于这种迎面的挑衅多半会忍受不住。而刚刚那个忍受住了的表情,又是棋儿为了换回什么而付出的代价呢?其实,我真正困惑的,是怎么样走入你的圈套,你是要我一道去看贞儿在玩什么把戏,还是不要去呢?不得不说,这个圈套做的太过仓促,让我一时有些把握,不准你的真正意思?要么就是你想以这种方式告诉我,我其实还不够聪明。”

        鸣棋一脸不满的摇摇头,“兄长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的问出这些话,难道是在炫耀自己在我刚刚的表演中找不到有用的东西吗?不过,幸好我早算准了,兄长再不济也是个口直心快的人,要是不懂会问出来的。”说完,站起身来,很潇洒的直接从大厅之中走了出去,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将手伸到空中向后面摆了摆,“我的意思是不要去。不过,这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反正,兄长不会听我的。最后的主意还是兄长自己拿吧。只要记住,我一向是个诡计多端的人就行了。”说完,更快的走向前去。身后很快的跟上去,在一边焦急了多时的小厮。

        各种怀疑和判断,在善修的脑海中闪过。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对这似有似无的阴谋诡计。

        望了一会儿,鸣棋远去的背影。

        善修慢慢的站起身来,语调平静的说,“我的决定是,我会好好去添乱的。”说完,也从大厅中走了出来,步子不紧不慢的跟上鸣棋在前面疾步如飞的身影。

        前面跟在鸣棋身后急急行走的小厮,一直在打量着四周的动静,有一丝慌乱的回过头来时,瞧到善修已经跟上去的身影,用低低的声音跟鸣棋回禀的什么。但鸣棋始终没有正回过头来,再多瞧善修一眼。

        善修凝神想了想,那两个女孩子在玩什么可怕的把戏吗?能让鸣棋心急如焚的事情可从来都不多见。所以,狡黠如鸣棋才会这样不惜让自己见到他阴谋的全部,也要及时赶过去,救那一双。这一次,他并不是事先得到消息前来,而是本来就故事情节丰富的大公主府,天天都有好戏在上演,让人太难错过其中的精彩。那么从前错过的又有多少呢!

        *****

        旖贞对用威胁能让鸣棋的侍卫们后退的方法失去了信心,对峙的情况似乎是陷入了死结,她把目光落在了那领头侍卫佩戴的腰刀上。

  https://www.sbiquge.com/13_13458/92502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