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劝谏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劝谏

        看着李二陛下目露凶光的盯着自己,大抵自己若是吐露出一丝半毫惦记着皇帝内帑的意向就会扑上来掐死自己,房俊极度无语……

        至于的么?

        你是皇帝啊,难道不应该胸怀天下大公无私么?

        境界高一点儿啊陛下!

        “兵部虽然资金捉禁见肘,不过微臣自有方法筹钱,多谢陛下关心。或许微臣能力有限,但是对于货殖一道,想来陛下应当对微臣有些信心才对。”

        即便有些瞧不上李二陛下的小家子气,但房俊还是觉得应当让这位至尊放心,没人惦记他那点儿私房钱……

        再说了,若是没有我又是玻璃又是商号的给你赚钱,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内帑?

        以前您的内帑穷成啥样,自己难道没点逼树?

        李二陛下面色有些窘迫,暗暗咬了咬牙。这小子虽然说的好听,可是言语之间那种淡淡的讽刺,他又如何听不出来?

        不过正如房俊所言,内帑之所以如此富裕,还不是因为房俊又是“敬献”玻璃烧制之法,又是一手组织了“东大唐商号”?万一房俊当真“居功要挟”的念头让他出钱资助铸造局,他还真就没脸拒绝……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羞赧,被一个小辈鄙视了,脸面终归难堪,便解释道“非是朕吝啬……实在是自从朕登基之初被颉利那个老贼一番讹诈,害得库府皆空手无余粮,这些年朕当真是拮据窘迫到了极点……许多心中之设想限于无钱而只能搁置,现在手中宽裕,自然难免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你能够体谅朕的难处,遇到难题自行解决而非是央求朕相助,这很好,朕心甚慰。”

        房俊眼角跳了跳“呵呵……”

        这位皇帝胸襟之广阔千古罕有,同样,脸皮之坚厚亦是举世无双……

        一番话说得声情并茂,可是细细品之,其中之含义却也浅显易懂——这些年日子过得穷,诸多应当享受的奢华都未曾享受得到,现在有钱了,当然要好吃的好玩的统统享受一番……

        按理说李二陛下的心态没毛病。

        大唐立国之初最艰难的时候都熬过去了,现在国力蒸蒸日上大军纵横四海,身为皇帝,自然应当享受一些与皇帝身份相符的“高规格待遇”,否则打生打死杀兄弑弟的只为了争夺一份天下至尊的权势?

        亏不亏呀……

        不能说李二陛下没志气,只能说绝对的权势会将一个人的意志腐化。

        房俊所鄙视的也不是李二陛下希望享受,他只是有些感慨人类的惰性——以前穷的时候能够励精图治胸怀磊落,现在有点钱就惦记着如何奢靡享受了?

        果然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啊……

        李二陛下看了看房俊一本正经的神情,总觉得这小子心里头鄙视自己,他是个有追求的皇帝,所以有些心虚,便转换话题道“刚刚内侍说,有学子围聚于兵部门口闹事?”

        房俊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非是如此,只不过是京中赶考的学子因微臣的那一张字幅心生感慨,褒贬时政谴责那些压榨工匠的官吏罢了。”

        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万一对那些学子动了真怒,可没人能知道会做出何等凌厉的惩罚……

        李二陛下瞥了房俊一眼,有些恼火道“何必护着他们?读了几本经史子集,就卖弄学识指点江山,自以为天下事非黑即白非正既邪,半点阅历也无,若是纵容这等学子整日叫嚣,只会将朝堂风气弄得乱七八糟。”

        房俊可不这么认为,直视着李二陛下的目光,肃容道“陛下此言差矣!不过是一些身无官职的学子而已,如何就能搅乱朝堂风气了?陛下您太高看了他们。当日后这些学子能够科举入仕,身入官场,自然会磨平了今日之戾气。况且依微臣只见,有点戾气也未尝不是好事,朝堂若是如同一个池塘,陛下认为是一潭死水还一些,还是时常搅动一番的好呢?吾大唐现如今固然称雄四海,却绝不可固步自封,而是要继续保持征服天下之动力,灭了突厥,尚有西域三十六国;平了高句丽,尚有倭国……唯有时刻保持进取心,方能将眼下这股锐意进取之气势维持下去,而不是睥睨四海,站在功劳簿上吃老本!”

        李二陛下悚然一惊,这话说得好,眼界比之朝中绝大部分的官员都要长远啊!

        何止是朝中官员?

        即便是他李二陛下本身不也是对于眼下大唐之局势沾沾自喜?若非尚有一个高句丽挡在他成就“千古一帝”的道路上,需要励精图治去将之征服,恐怕他也心满意足,耽于享乐了……

        房俊的声音又响起“陛下,孟子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大唐现如今之局面得来何等之不易?眼见便能开创一个远迈秦汉空前绝后之煌煌盛世,万万不能因耽于安乐而举步不前!恳请陛下以身作则,率领天下臣民继往开来、锐意进取,打造一个震古铄今之赫赫帝国,流传万世!”

        振聋发聩!

        煌煌盛世,远迈秦汉!

        李二陛下只觉得一股热血自心底涌起,直冲脑际!

        他被天下人骂作杀兄弑弟,就算能够将当世之史书尽皆篡改一番,然则如何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众口?不须说,后世史书之中必然将他贬斥得一无是处!

        而缔造一个远迈秦汉的煌煌盛世,成就他千古一帝的美名,才是为他自己洗白的唯一途径!

        然而眼下是什么状态呢?

        世家门阀争权夺利,各方势力阳奉阴违,就连他自己都松懈下来只等着征服高句丽成就千古一帝的宏图霸业……然而,高句丽就是那么好征服的?

        隋炀帝挟大隋鼎盛之国力,百万大军挥戈东征,原以为铁蹄踏碎高句丽区区弹丸之地指日可待,可是结果如何?

        三次东征,三次大败!

        汉家儿郎尸横遍野、枕藉山河,几十万精锐军卒遗骨辽东,一座座京官触目惊心!

        三次东征,不仅埋葬了隋炀帝横扫天下之勃勃雄心,也埋葬了盛极一时的大隋帝国!

        为何高句丽屡征不克?

        为何大隋盛极而亡?

        无他,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矣……

        房俊的这一席话,不啻于洪钟大吕将沉浸于往昔功绩之中的李二陛下唤醒。

        李二陛下震惊一番,反思了自己的懈怠疏忽,龙颜大悦,夸赞道“甚好,满朝文武尽皆如朕一般耽于安乐不思进取,唯有遗爱你尚能保持初心目光长远,朕没有看错人,很好!”

        遗爱……

        多久没听到人这么称呼自己了?

        房俊只觉得心头一寒,听到这个名字便恶心得不行,没办法,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容易让他联想到历史上的那位绿帽之王……

        夸人就夸人,何必这般腻歪的称呼“遗爱”这个名字呢?

        房俊浑身不得劲儿,忙道“此乃微臣之本分,陛下善于纳谏能够听取臣子逆耳之忠言,这才是千古明君之所为,微臣幸甚,百姓幸甚,大唐幸甚!”

        “呜哈哈……”

        李二陛下心怀大畅,捋须大笑,自得道“若说雄才伟略,朕或许比不得秦始皇;若说文韬武略,朕或许比不得汉武帝;可若是说到敢于纳谏,自三皇五帝而始,朕自问不逊于任何一位帝王!只要是说得对,朕就能采用,哪怕是指着朕的鼻子大骂,朕也照样听得进去,否则你以为换了哪一个帝王能够容忍魏徵这个老货?”

        这还真不是他吹牛,放眼古之帝王,能够如李二陛下这般勇于纳谏的还真就不多,单单是这份心胸气度便足以碾压大多数的皇帝。

        身为至尊,执掌乾坤,还能够虚心承认自己的不足,这不仅仅需要辽阔的心胸,更需要莫大的勇气……

        即便一向将这位“天可汗”当做偶像,可是现在眼看着李二陛下这般嘚瑟,房俊怎么就觉得心底不爽呢?

        既然这位夸赞自己是个忠臣,那么自己就应当干一些忠臣应该干的事儿……

        。

  https://www.sbiquge.com/14_14680/15611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