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决战白日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二百四十八章 死里逃生

        过不片刻,军医便急急忙忙的到了近前,龙腾连忙让他查看郗风的伤势。

        军医连声应诺,当下俯身查看,细看之下,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对龙腾说道:“将军,此人伤势太重,只怕不易救治。”

        龙腾之前与昭续起了争执,他自觉的有仇不能报已经令人窝火,此刻闻言,立时暴怒,将满腹的怒气都冲着面前之人发了出来。但见他伸手抓住那军医的衣襟,大骂道:“什么不易救治?如果不能救人,军中养你们这些废物有什么用?今日你若救活了他,万事皆休!否则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

        那军医被龙腾唬的体似筛糠,当日磕头求饶,保证拼了性命也要救活郗风。

        龙腾见状,这才让他立时动手。

        军医用剪刀剪开了郗风伤口处的衣物,只见他的背上已经染满了血迹,一条狭长的伤口仍旧不停的涌出鲜血,只眨眼间便将军医的军装袖口染成了红色。

        龙腾连忙问道:“怎么样了?”此刻他已经平息了怒气,言辞之中只多了些焦虑,却不再让人觉得可怖。

        军医看了看郗风的伤口,不禁称奇:“若是平常人流了这好多血,只怕早已没了性命。这个人可真有些奇怪!”说着,他便取出金创药,顺着郗风的刀伤撒将下去。但是郗风创口太大,血流如注,药粉登时被冲散了。军医试了几次,只将一瓶药粉全部倒出也是无济于事。

        龙腾心下惶急,干搓着双手急道:“怎么办?怎么办?”

        军医想了想,说道:“将军,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要给他止了血。否则再流下去,就是大罗神仙也非死在当场不可。”

        龙腾怒道:“那就止血啊?你还等什么呢?”

        军医一见龙腾发火,不由得有些恐慌,暗自道:“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摊上了这么个破差事!”思量间又想到龙腾适才的威胁之语,当下一咬牙,说道:“将军,我有个法子。就是……”

        话没说完,就被龙腾骂道:“有法子就快些用,你再啰嗦,先拖出去打上二十军棍。”

        军医果然不再废话,当下让人将郗风抬到了帐篷之中,随后点了四支火把,让四名军士各持一支,分立在四周。接着他又从随身的医疗箱中取出一副银针,在郗风的创口周边找准穴位,连下了一十四针。银针一下,血流顿时缓了。

        龙腾大喜,连忙又让梅世平取来金创药递给军医。军医摆了摆手道:“将军,此人创口太大,若是现在上药,过不一会又要冲开。”说着,他又从医疗箱中取出一根针来,这一次却不是针灸用的银针,而是一根缝衣的钢针。

        军医将那缝衣针在烛火上过了一遍,权作消毒。接着又拿出一轴棉线,这才对龙腾说道:“我现在用针线缝住他的创口,然后在敷上金创药,等到他伤口愈合,到时再将棉线拆了。”

        龙腾一听,想到要在血肉之躯上像缝衣服一般用针线缝住伤口,顿时觉得后背之上如针扎一般不自在。但是眼下郗风生死未卜,若是再拖下去,恐怕必死无疑。当下再无良策,便只好默认了军医的决定。

        军医满以为龙腾会训斥自己一番,因此话一出口便觉心头惴惴不安。此刻一看龙腾默许,他也知道救人如救火,当下手脚麻利的穿针引线,便在郗风的背上扎了第一针。郗风背部的皮肤被针尖一碰,登时微微跳了一下,那一缕棉线从肉中扯出之时,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待到伤口从头到尾缝合,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那军医也不理会袖子上沾满血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随后又取了金创药,在郗风的伤口上严严实实的撒了一层,最后才用软布将伤口包扎起来。

        龙腾见军医满脸的污血,又想到方才自己对他的态度甚是恶劣,当下也觉得满怀歉意,便在其肩头上拍了拍,轻声道:“辛苦你了。”

        军医见龙腾喜怒无常,也不敢多言,只盼着赶紧离开,免得又触了霉头。一句话尚未说出口,却忽听有人说道:“大夫,这就算完了?我多久能恢复过来?”

        龙腾闻言,连忙举目四看,但一想到刚才的声音甚是虚弱,显然是个伤病之人说出来的。他心头一震,连忙看向郗风。果真便是郗风在说话:“龙腾,又是你救了我,谢谢啊。”

        军医确认了是郗风在说话,当下也是心惊不已,连忙问道:“你醒啦?你什么时候醒的?”

        郗风道:“你扎我第一针时,我便醒了。”

        众人闻言,无不惊讶。军医赞道:“我行医这么多年,像你这样的人还真是头一次见,佩服!缝针之时,我看着都疼,你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真是了不起。”

        龙腾亦是心服,当下蹲着身子,盯着郗风便问他如何落到如此境地。

        郗风勉强笑了笑,说道:“即便你有无数的疑问,难道不可以等我康复之后再发问么?你瞧我现在半死不活的德性,怎么能回答你?”

        龙腾一听,顿时便回想起往日时光。他俩自小一起长大,互相熟悉,从来不好好说话,总爱抬杠。郗风如此一说,反倒是惹起了龙腾的玩性。当下便见龙腾撇嘴骂道:“谁爱管你?你死了才好!我现在有事要做,也管不了你,你要是死不了,自己走吧。”

        郗风深知自己伤重,也不敢再逞强,于是对龙腾说道:“别呀,你好人做到底,若是我出门就死了,岂不是堕了你的威名?”

        龙腾嘿嘿一笑,说道:“哟,这名满天下的郗爷今天也落到来求我的地步啦?这可真稀了奇了!”

        郗风道:“就算是我求你的。你把我送到失乐园去,那里的书商玄昊是白日门掌教清明子大师的挂名弟子。我到那里去养伤,等我伤愈之后,我会亲自到你面前致谢。自此之后,愿效犬马之劳,还你救命之恩。”

        龙腾又借机讽刺道:“你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我还能指望你来帮忙?你只要好好活着,等我有空亲自取你狗命也就是了。”

        还不等郗风搭话,却忽的见沙漠土城方向燃起了一条火红色的光柱,直通天际。其时正是半夜,那火柱出现的刹那,仿佛旭日东升一般,将整个西沙漠映成一片光辉,持久不衰。龙郗二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慌。龙腾犹豫再三,终究问了问郗风:“郗爷,你是不是觉得眼熟?”

        郗风轻叹一声:“怎的能不眼熟?这个梦做了十多年!如今恰恰又是在素有血色传闻的沙漠土城,只怕大祸已经不远了。”说着,他便将自己近日里的经过粗略的讲了一遍。

        龙腾听后,更是气得半死,在郗风面前疾步踱行,复又用手指了指郗风,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之态:“你呀你!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诺玛项链那么重要,多少人想要我都没给,你倒好了,全部丢了?”说着似乎不解气,又骂道,“我要知道这样,真不该吃饱了撑的来救你,让你死了最好!”

        郗风自知有愧,当下也不反驳,任由龙腾数落。

        龙腾说话虽狠,终究不愿任郗风自生自灭,当晚众人便在沙漠之中过了一夜。次日一早,龙腾派遣龙四带着两名亲兵去护送郗风,两名军士做了个担架将郗风抬往失乐园而去。其时天下大乱,沙漠边缘更是被西门庭布满了重兵。龙四恐怕暴露身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一路上翻山越岭,好不凄苦。

        到了第四日,郗风已经可以活动,龙四便在附近村里雇了辆马车给郗风乘坐。

        失乐园曾经是玛法大陆上的圣地,更是武林侠客的乐园。然而在三十年前,以郗不扬为首的三英雄镇压了此地的魔头震天魔神之后,便让这一处人间乐土的文明彻底癫狂。自那以后,游离于野外盲目崇拜震天魔神的异教徒,以及大量的猿猴与巨象便占领了丛林。密林之中的植被在被震天魔神荼毒之后,便也让生活于此的动物发生变化。成群结队的猿猴对过往客商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巨象更是变成了剧毒的怪物,令人谈之色变。如今这些被称为异教徒的魔神怪,猴子与巨象占据着山林,它们不仅起阻挡入侵者作用,而且还作为震天魔神的守望兵。震天魔神通过和这些猴子们的感应来掌控密林中的草草木木。自此,曾经的人间乐土成了一片炼狱,连同名字都被人改成了“失乐园”。

        幸而天可怜见,四人穿越过失乐园的密林,一路上再也没生意外,第五日晚间便到了失乐园内的村庄。依着郗风所指,马车停在了村子西头的一个石屋外面,龙四按照郗风指示,将他抬到石屋里。

        店老板玄昊是个五十多岁左右的汉子,一见郗风伤的如此厉害,当即帮忙照料。

        郗风伤重,也不推辞。待挪到里屋,他才问道:“玄昊师傅,我妹子呢?还在幽美姑娘那里么?”

        不等玄昊回答,就听门外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玄昊大师,这是谁的马车,你家来亲戚了吗?”声音方落,便见一个秀丽少女,推门入内,正是南宫苒。

        但见南宫苒一身粗布衣衫,容貌绝美,手里提着一只竹篮,猛然间她发现了受伤的郗风,一惊之下篮子也跌落在地。

        :。:

  https://www.sbiquge.com/17_17293/19966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