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艳客劫 > 第八百三十九章:刺杀夜,初燃味

第八百三十九章:刺杀夜,初燃味

        胡颜躺在脏兮兮的席子上,举起酒坛子,倒酒入喉,让辛辣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充盈满空荡的灵魂。有时候,她也想,不争了、不闹了、不逞强了,就躲在男人的庇护下,好好儿过完这一世。然,敌人那么强大,一步步算计着她,其智近妖,简直能掐会算,誓要将她逼上绝路。

        红莲不死老妖,要得是她的躯壳,想要在她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驱赶她的神识,一举夺舍。

        那赝品,只怕比红莲老妖还有来头。她为何盯着自己不放?非要将自己变成孤家寡人,然后欲行何事?她要得到底是什么?

        胡颜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实在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值得对方如此惦记?许是优点太多,自己看不清吧。

        胡颜这么一想,忍不住乐了。所谓苦中作乐,就是这个意思。

        她大口狂饮,终是将自己灌醉。

        她像一只醉熊,心满意足地打个酒嗝,转过身,抱着酒坛子,唇角含笑,闭上了眼。

        明天,一切都不会太难。

        因为今天,已经很难。

        明天再难,也只是另一个今天。

        习惯后,可以面对。

        她一直高高在上,自以为天下无敌,在祭品丢失后,她便知,飞鸿殿并非固若金汤,有人在夜里伸出黑手,开始与她对弈。她抓黑手,却好像在徒手抓影子,又能得到什么?有谁知道她内心的惶恐不安,生怕自己一步走错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大祭司很厉害吗?呵……  这天地间,有多少真正的高人近乎于仙、强大似魔,她只不过站在了那个最显眼的位置上而已。天家威严,不也逃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宿命。

        人啊……  天呐……  命呀……

        胡颜抱着酒坛子,醉倒在酒楼里,偶尔,还呢喃一句,打声鼾。

        掌柜和店小二不敢靠前,却又怕她将自己喝死在这里。男人喝酒狂放得多,女人喝酒如此不要命的当真少见。万一她喝多了,走出去,被某个不开眼的男人拖进了巷子口……  哎呀……此场面简直不忍直视啊。

        掌柜和店小二正在天马行空之际,七名黑衣人突然出现,杀气冲天,提剑刺向胡颜。

        胡颜直接翻身滚了一圈,躲开锋利的剑尖。她的睫毛颤了颤,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单手支撑着头,晃了晃手中酒坛子,道:“来啦?”那样子,竟好似在等几位老友,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剑拔弩张。

        胡颜这副清醒的模样,实在是太能唬人。

        七位黑衣人知道她的厉害,竟不敢贸然出手,纷纷摆起了架势,小心靠近。

        胡颜拎起酒坛子,又灌入一口酒。

        七位黑衣人见此机会,立刻同时提剑一拥而上。

        “住手!”有人大声一喝。

        七位黑衣人微愣,停下攻击,左右查看,却不见任何人。

        胡颜放下酒坛子,打了个酒嗝,一骨碌做起身。

        七位黑衣人吓得后退半步。

        胡颜再次举起酒坛子,凑到嘴边。

        七位黑衣人回看一眼,不再耽搁,一起袭向胡颜。

        “住手!”又有粗哑的声音响起。

        七位黑衣人立刻停下攻击,上下查看。若这周围当真有隐藏的高手,对他们十分不利。

        胡颜放下酒坛子,傻乎乎地笑了笑,含糊不清地问:“你们……你们找什么呢?是德行掉了,还是良心没了,或者……  呵呵……  媳妇和谁跑喽?”

        七位黑衣人不答,却露出防备、紧张之色。

        胡颜第三次拎起酒坛子,这回却没有凑到嘴边。她用那双璀璨异常的眼睛,看了看七位黑衣人,嘴一张,喝道:“住手!”

        那声音,竟与先前两次喊“住手”的声音一模一样!

        七位黑衣人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他们恼羞成怒、心头火起,再次出手,毫不留情。

        就在这时,一声龙吟响起,入人耳膜,钻人心肺,令胡颜的酒劲儿清醒了三分。

        花青染手持“三界”,逼退七人。他一弯腰,拉起胡颜,将她藏于身后  ,喝问黑衣人:“什么人?!”

        七人不答。

        胡颜从花青染身后探出身,咧嘴一笑,道:“卫丞相的畜生们……  哦,是生肖,生肖们。”用手一拍额头,晃了晃脑袋,“我错了,生肖不就是畜生。此话没错。”

        七人被揭穿身份不说,还遭受侮辱,一个个儿怒不可遏,当即不再隐藏,直接提剑便刺。其招式之狠辣,配合之默契,绝非寻常杀手可比。

        花青染武动“三界”,护着胡颜护得密不透风。他无心伤卫丞相的人,于是询问道:“你们动手是何人授意?”

        七人不答,只是猛攻。

        胡颜抡起酒坛子,砸在一位生肖的头上,嘻嘻笑道:“别问了,生肖都是猪狗鼠牛的,哪里会说人话?他们那主子,也是个不懂人语的。没法沟通,真的没沟通啊……  ”

        这话,实在太过恨人。

        七人倒下一人,剩下六人变得越勇猛。

        花青染一柄“三界”虽然厉害,但六位生肖也不是吃闲饭的。两方动起手来,目的不同,狠辣自然不同。生肖们是领了命令刺杀胡颜,而花青染不知其中因由,只想保护胡颜。

        胡颜与花青染背靠着背,又仰头灌了一口酒,将酒水喷到另一位生肖的眼睛里。

        花青染掏出黄符,拍向生肖们。

        在一声声雷鸣中,生肖们身体冒烟,僵在当场。

        花青染不想杀人,收起“三界”,道:“人我带走了,无论是曲南一还是卫丞相要人,只管来花云渡寻贫道。”一回身,接住胡颜软的身体,垂眸一看,这个女人竟然睡着了!

        这是心大,还是太信任他?

        花青染抱起胡颜,飞奔而出。

        胡颜闭着眼,喃喃道:“还没给酒钱。”她是大人物,不能眼睁睁地做那不给钱的小人,唯有闭上眼睛,才能做到小人行径。果然,她是一身正气。

        花青染道:“先欠着吧。”他兜里也没银子,唯有先欠着才是王道。

        花青染想起她送银子给他花的日子,心中竟怅然若失。那种甜美而珍重的感觉,他曾有过,如今却系数不见了。自从他亲手斩断和她的情丝,心中便空了一大块,无论如何,也填不满。他觉得,他什么都不需要,却总会不经意想起她,想起过往。他不想回味与她之间的甜腻与苦涩,怕那些被他用来填补心中空缺的感觉随着过多回味而变得寡淡。很矛盾,却又如影随形。

        花青染抱着胡颜,觉得手指尖的触觉格外柔软,让他的手指变得贪婪,恨不得深陷其中,于之合为一体。

        胡颜身上散出的馨香混合着酒香,如同上等的魅药,不停地往他鼻子里钻。那味道时而浓郁,时而不可寻,勾得他心猿意马。

        他知她没有睡,却不知她为何闭着眼,不看看他?他记得,她是喜欢看他的。

        花青染有心说上两句,却现胡颜出了轻轻的鼻鼾声。那声音,好似一头小熊在撒娇,哼哼得人心头痒、烫。

        今晚,花青染之所以能出现在酒楼里,是因为一个梦。

        原本,花青染已经睡下,却突然惊醒。他梦见胡颜受伤,流淌出那么多的鲜血。那些淡粉色的血将他淹没,令他窒息。他心生不安,于是重新穿好衣袍,抓起“三界”,直奔凡尘后院。正好看见韩拓背着燕凡尘回来。一打听,便知晓胡颜何在。他寻去,恰好看见七位生肖要夺胡颜性命。恩怨情仇那些东西,似乎离他很远,又因胡颜的存在,离他很近。

        卫言亭要杀胡颜,曲南一是不知道,还是默许?前者,花青染可以当此事没有生;后者,他定要与曲南一促膝长谈,且请他帮自己试试各种新符的力量,能否一击将人劈死!

        花青染自认为没有动怒,只是在弘扬道法精妙罢了。

        花青染抱着胡颜回到花云渡,未曾细想,竟是直接将人送到了自己的床上。

        胡颜的衣裳被酒水湿透,帖服在她的肌肤上,透出曼妙的体态。胡颜并不丰满,却纤细修长。那两条大长腿,便令人浮想联翩。她因受伤之故,看起来并不年轻,但却有着成熟女子特有的吸引力。

        花青染错开目光,伸手为她脱掉衣裳,然后盖好被子。在这个过程中,他那冰凉的手指总会划过她滚烫的肌肤,触碰到一片柔软和滑腻。他本应清心寡欲,但实际上,他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指尖在热、麻、甚至颤抖,他的某个位置起了变化,变得灼热似铁……

        心里的渴望似乎染了五分残虐,恨不得一口口咬下胡颜的肌肤,将她整个人吞进腹中。所谓混为一体,应当如此。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疯狂、陌生,打得花青染措手不及。

        他知,男子晨起时是个什么样子,但那种感觉平淡得仿佛呼吸。而今,他变成晨起时的样子,却炙热得好似太阳。

        花青染走出房间,站在门口,负手而立。他深吸一口气,遥望着月亮,尽量摒弃杂念。可惜,那些从来不曾想过的画面,竟如同活了般,拼命往他脑袋里钻。它们扭动着、翻滚着、用声音诱惑着他,用动作勾引着他……

        花青染直接去了洗漱间,泡了一会儿冷水,终是感觉好了许多。

        他怀疑,胡颜喝得不是单纯的酒,所以才会挥出那种诱人的味道。

        花青染重新穿戴好,返回屋里,拔出“三界”,割破食指,探入胡颜口中。

        胡颜就像个婴儿,开始自动吸吮他的手指。

        胡颜的唇舌炙热,带着滚烫的温度,似乎要点燃花青染的手指,一路燃烧到他的心里去。

        花青染闭上眼,却闭不上感觉、闭不上心。

        他干脆不再为难自己,直接翻身躺在胡颜身侧,就那么看着她吸吮吞咽自己的鲜血。像个孩子,那么依赖。

        花青染眼见着胡颜的肌肤变得充满光泽,双颊镀上一层迷人的粉红色,双唇变得饱满而柔亮,那一头干枯的银好似上好的锦缎,变得光泽、柔顺。

        花青染的心里突然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好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将原本建在上面的一砖一瓦顶翻,瞬间长成参天大树,充满感动,不可撼动。

        这一刻,他竟觉得胡颜是因为他才变得如此美艳不可方物。他用自己的血,滋养了她。她的身体里,从上至下、由里到外,都流淌着他的血。他的血,与她合二为一,在她的身体上绽放出奇迹。他与她之间,是断了情,却断不了这份血脉相连的滚烫!

        花青染那淡如水的心,在这一刻变得澎湃。

        那种无悲无喜的感觉,被击成碎片。

        他的呼吸变得浓重,一种源于灵魂深处的渴望,勾引了他的灵魂。他将手指从胡颜的口中抽出,探入被子下摸索着。他找到胡颜的手,攥住,送到唇边,轻轻咬破,含入口中,吸吮着。

        胡颜的血有着淡淡的铁锈味道,但更多的却是一种令人痴迷的莲香味儿,令人迷醉。

        胡颜虽然酒醉,但对鲜血的渴望却十分执着。她就像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宝宝,吧嗒吧嗒嘴儿,含糊不清地含着:“还要……  还要……  ”

        花青染再次将自己的手指送入胡颜口中。

        胡颜凭借本能,又开始吸吮。

        两个人互相吸吮着对方的血液,好似灵魂的合一。

        胡颜露出满足的笑,含糊不清地喃喃道:“真好……  ”

        她的软舌滑过花青染的手指尖,留下乱人心智的酥麻。

        花青染那双清冷的眼眸里似乎燃烧起了火。他轻轻搅动手指,用指尖血吸引着胡颜追逐。

        气氛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胡颜含着花青染的手指,用力吸吮了两下,含糊道:“娘亲,阿颜要喝奶奶……  ”

        一句话,让所有旖旎与缱绻,都成了假象。

        花青染闭上眼睛,觉得自己一定是入了魔障。为一个人修行,为一个人入魔,为一个人清醒,为一个人遗世……

        天亮后,花青染醒来,现床上只有他一个人。

        若非指尖上尚留有一道疤痕,昨晚的一切就好似黄粱一梦。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

  https://www.sbiquge.com/17_17963/112322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