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赵腊月遇到的第一次暗杀

第九十二章赵腊月遇到的第一次暗杀

        修行者很难被暗杀,因为他们对气机的变化非常敏感。

        赵腊月擅长推演计算,而且剑心通明,自然更擅此道。但走进道观的时候,她没能发现任何问题。不是因为她想着要见到连三月的传人而有些走神,而是因为这座阵法没有任何杀机,淡然至极,与普通的山水融为一体,很难发现。

        能把改变天地气息的阵法与天地再次融为一体,这种手段玄妙而且少见。

        只有那些底蕴极深的玄门正宗才能够做到。

        一声剑鸣,破旧的道观被照的一片火红,就像是暮色提前来林,点燃了山谷间的所有树木。

        弗思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空中穿梭着,在她的身周斩出无数道笔直的线条,竟似仿佛要把空间斩开一般。

        那些繁密至极的线条,构成了一道屏障,把她护在了里面。

        赵腊月清楚敢对自己出手的必然不是普通的修道者,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自信与骄傲不会影响她的判断力。

        她根本没有想过找到敌人然后攻击,第一时间便施出了最强大的剑招自保。

        这不是九死剑诀里的剑招,而是景阳真人根据水月庵的某种道法自创的剑招,据说与某种叫天蚕的异虫有关。

        这是井九教她这招剑法的时候说的。

        “这就是景阳真人留下的弗思剑?果然完美。你的剑法与应对还有决断力也都很完美。”

        如暮色般的红光里走出来一位黑衣人。

        这位黑衣人的气息非常强大,脸上蒙着黑布,而且应该用某种功法改变了面容。

        赵腊月隔着剑网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她对此人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应该在那个宗派里地位不低,因为他背着手,显得很自信,而且高傲。

        黑衣人说道:“不愧是传说里的赵腊月,可惜的是,这般威力的剑招以你现在的境界最多只能支撑数十息时间,而且如此一来,你就没有办法以剑书求援同门,换句话说,你把自己陷进了死局,多活这么一段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赵腊月知道黑衣人说的有道理,同时也是一种诱惑。

        南忘以及青山弟子还在朝歌城,距离此间不过两百余里,以最快速度赶过来,用不了太长时间。

        问题在于,如果她以剑书求援,没有飞剑在侧的她又能支撑多长时间?甚至有可能会被瞬间杀死。

        赵腊月没说话,因为没有意义,拖时间也没有意义。

        她的剑元正在高速地流失。

        暮色渐渐变浓,被笼罩其间的破旧道观生出一种沧桑的美感。

        美景不是美事,因为这说明弗思剑的速度正在渐渐变慢,颜色才会更加鲜艳。

        也正是因为变慢,弗思剑开始生出剑啸,带起剑风。

        破旧的道观墙壁被剑风拂过,簌簌落下灰尘。

        道观里供着的泥像被岁月风雨侵蚀的只剩下半个头颅,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低。

        泥沙落在地面,就像是沙漏,时间向着尽头走去。

        就在泥像的头颅快要被全部磨平之前,赵腊月动了。

        她把右手伸到身前的空中。

        满室暮色骤收,落在她的手间,仿佛变成一轮红日。

        她握住弗思剑,身体带起残影,便向黑衣刺去。

        ——剑不离手,便不用担心被对方的强大功法影响。

        当初在海州城外的海神庙,她就是用这一招杀死了那名不老林的管事。

        黑衣人很冷静,应该是提前便知道她的这一招,轻易至极地避开了数道剑芒,然后一掌拍落下去。

        落下的是掌,飞起的却是双袖。

        可能是忌惮弗思剑的厉害,更可能是不想遗留下线索痕迹,他没有动用法宝。

        即便如此,他也不是赵腊月能够抵抗的。

        黑衣人双袖卷飞而起,有若夜黑里如墨般的浪。

        呼啸的罡风随袖而去,无比凌厉,气息却是那样的磅礴,明显应该是玄门正宗的功法,光明正大至极。

        轰的一声响,赵腊月倒飞而去,重重地撞在道观的墙壁上。

        她的身体随着如雨般的碎砖落在地上,唇角溢出鲜血。

        黑衣人随意翻袖,便破去了她的人剑如一。

        双方之间的境界差距实在太大,凭道心、战意与勇气根本无法弥补。

        但她的神情还是那般漠然,脸上看不到任何惧意,因为这本来就是她早就算明白了的事情。

        就在她撞到墙壁的同时,如石头般被震飞的弗思剑,忽然间像是重新获得了生命力,破屋顶而出!

        嗖!

        弗思剑向天边飞去,很快便消失无踪,只留下一道血色残影。

        这是剑书传讯。

        黑衣人没有理会,因为这也是他早已算到的事情,或者说是他希望发生的事情。

        就算赵腊月比情报里的境界更高,已经突破至无彰上境,能够驭剑的距离也不过数里。

        她如果想以剑书传讯通知朝歌城里的青山同门,便只能动用那种法门,强行与弗思剑断绝联系,任其而去。

        这种做法会让剑主受到反噬而重伤,而且事后若想重新与飞剑建立联系,需要更长时间的养炼,非常不值得。

        青山弟子只有面临极大危险、甚至是明知必死的时刻,才会做出这种选择。

        当然,如果赵腊月今天能活下来,这种代价还是值得的。

        问题在于,当弗思剑远去,她拿什么来抵挡对方的进攻?还是说她已经确定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黑衣人认为是后者。

        他隔空一掌拍向赵腊月。

        空气骤然变形,屋顶落下的光线被折射的乱七八糟。

        一道强大而连绵不断的威势,在道观里不停回荡,如群山般重重叠叠,向着前方碾压而去。

        这道狂暴的力量却没有影响到道观本身,那些破旧的墙上没有出现裂口,连灰尘都没有落下。

        如此精细的控制程度,证明了这位黑衣人可怕的境界还有别的一些事情。

        这种时刻还要刻意进行这种控制,是非常不智的事情。

        所以事情的真相是黑衣人没有刻意控制,一切都是自然而行。

        招式功法里自然蕴着天地自然之道,赵腊月越发确认对方的来历,眼睛越发明亮。

        黑衣人的手掌来到赵腊月身前时变成了一只拳头。

        万重山凝结成了一块石头,可以想象有多么沉重。

        就算是朝歌城的城墙,只怕也要被这一拳打穿。

        青山弟子最不愿意的事情便是被敌人近身,在那种情况下飞剑被迫防守,不能自如杀敌,等于被缚在自己手上。

        黑衣人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赵腊月。

        你连剑都没有,还能怎么办?

        赵腊月举起双手,迎向那个拳头。

        啪的一声轻响。

        她的手里生出无数道剑意。

        那些剑意无比纯净,绝对锋利。

        破旧的道观墙壁与屋顶被尽数切碎,向着地面垮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