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寒雾外响起的声音

第一百一十二章寒雾外响起的声音

        明珠升空的那瞬间,白早看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黑影,只是对方速度太快,用神识无法算清数量。



        今年被选为道战地点的这片雪原是当年人族对抗兽潮的古战场,不知道被人族强者清理过多少遍,按道理来说不会有什么特别强大的雪国怪物。



        她本以为真正的危险会是在进入那道黑色山脉之后,谁能想到雪地深处竟然藏着这么多雪足兽。



        而且这些雪足兽的层阶都很高,刚才向她发起进攻的那只雪足兽竟然只有三足,轻松一跃数十丈,快若闪电。



        这种层阶的雪足兽虽然还是没有智慧,但战斗本能已经极为强大可怕——那只三足雪足兽从地底来到场间,向她发起进攻的时机极好,正是她让悬铃宗弟子去支援同伴,准备布阵防御的转换时刻。



        最后她用法宝击杀了那只雪足兽,但也付出了受伤的代价。



        还有两名同伴在最开始便受了伤。



        清亮的铃声在夜色里不停响起,帮助伤者护住道心,同时不停示警何处地底有雪足兽攻来。



        那名悬铃宗女弟子盘膝坐在雪地上,紧闭双眼,刚吃的那颗丹药的药力已经消耗殆尽,不知真元还能撑多久。



        依循着铃声的指引,一道青色的剑光倏然而去,倏然而回。



        看着那道剑光,白早的眼里生出欣赏的神色,青山的剑果然了得。



        幺松杉看了眼回到身前的飞剑,确认剑身没有被雪足兽的血液腐蚀,稍微放心了些,望向白早问道:“怎么样?”



        他真的很佩服这个看上去柔弱无比的白衣少女。



        不愧是中州派的掌门明珠,领袖气度与指挥能力都极强,随身法宝灵阶极高,居然布置阵法的本事也如此高明。



        夜空里的那颗明珠,不是仅仅为了照明用,更是一个阵枢,被白早用神识激发,形成了一道极为坚固的屏障。



        这道屏障挡住了夜色里绝大部分的雪足兽,那些从地底钻出来的雪足兽则由他与那位悬铃宗的师姐配合击杀。



        只是悬铃宗的师姐真元消耗太快,白早又受了伤,不知道还能维持这道阵法多长时间。



        白早看着很柔弱,眼神却很平静自信。



        度过开始被雪足兽群突袭的危险时刻,她有信心带着所有同伴支撑到天明。



        到时候就算寒号鸟没有发现他们这里的情况,相信也会有别的援兵,就算什么都没有,问题也应该不会太大。



        就在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四周变得更加寒冷。



        先前她便注意到,峡谷里刮来了一阵极寒的风,火堆都险些熄灭。



        雪原确实极为严寒,但如此低温依然是极罕见的事情。



        一片浓雾不知何时从峡谷里涌了出来,笼罩了他们所在的这片雪原。



        这雾气比刚才的风更加寒冷,里面仿佛凝着无数冰晶,即便他们是修行者,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感到针刺般的疼痛。



        火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高度。



        白早神情凝重,说道:“可能快撑不住了。”



        这片雾气不知是何物形成,极寒极浓,就连神识在其间都会被凝滞。



        白早的神识与夜空里的那颗明珠相连,感受的最为清楚。



        没有神识所系,阵法自然会渐渐消散。



        幺松杉微微挑眉,走到白早的身前,青剑随之而动。



        悬铃宗女弟子睁开眼睛,与另外两名受伤的修行者互相搀扶来到白早两侧,唤出最后的护身法器,



        雾气越来越浓,火堆越来越淡,直至最后熄灭。



        那颗明珠也越来越暗,直至再也无法看见。



        夜雾遮住所有,摩擦声再次响起,更加密集,而且离他们近了很多。



        这片雾会散吗?



        白早想着这个问题。



        道战当然是极为凶险的试炼,不到最关键的时刻,师长们肯定不会出手,但战斗时瞬息万变,真要出事,便是化神境的长辈也可能来不及出手。往年里类似的情形发生过很多次,所以每次梅会道战都会有不少参赛者死去。



        更何况今天这场寒雾来得太过突然,太过诡异,太过可怕,她在以往的记载里从来没有看见过。



        如果是师兄在这里,他会怎么做?



        黑暗里,她的手落在腰间,握住了两块冰凉的事物。



        这里有五个人,数量不够。



        她在心里默默想着,松开了手。



        就在她松开手的那一刻,夜色里传来一道声音。



        在这样险恶的局面里,那道声音依然是那样的平静,毫无情绪起伏,甚至显得有些冷漠,却自然令人信服。



        “收铃。”



        那位悬铃宗女弟子下意识里召回了清音铃。



        夜色里响起破空声。



        一个重物落在雪地上,溅起很多雪屑,落在幺松杉的脸上。



        但与浓雾里的寒意相比,这些雪屑竟让他感觉有些暖和。



        那道平静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竖盾。”



        幺松杉隐约能够看到就在身前两丈处,一道约摸两人高的黑影竖了起来。



        紧接着便是一道极其沉重的撞击声,然后是一声闷哼。



        那道声音毫无停滞地再次响起。



        “星壶。”



        “点火。”



        “断寒枝。”



        ……



        ……



        火堆重新被点燃,虽然火势有些微弱,依然照亮了附近。



        真元之火在极度寒冷的雾气里,依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火堆前的地面搁着一只幽蓝色的星壶,点点星光从壶嘴里喷出,把众人笼罩在了里面。



        就在星光屏障之外数步之地,一只雪足兽正挣扎着试图站起。



        幺松杉捏起剑诀,青剑破雾而去,贯穿那只雪足兽的头颅,带出一道绿血。



        青剑并未飞回,在寒雾里继续穿行。



        不知为何,带着雾里的寒意,剑光的威力似乎更大了,瞬间再次斩杀了两头雪足兽。



        听到断寒枝这三个字,幺松杉确认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断寒枝,是上德峰雪流剑法的第七式。



        只有青山弟子才知道他入两忘峰之前是上德峰的弟子。



        除了幺松杉,其余三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因为局面转变得太快。



        白早知道来人是谁。



        从那团真火与星壶,她认出对方应该是玄天宗与摘星楼的道友。



        井九的队伍里便有这样两位。



        他呢?



        ……



        ……



        不知道是因为火光还是星壶,还是幺松杉威力陡然增大的雪流剑法,雪足兽们再次退回到夜色之中,不敢靠近。



        寒雾太重,火光无法照亮太远,人们望向四周,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声音。



        那是铁剑破空的声音,是金石裂开的声音,除此之外便是雪足兽难听的惨叫声。



        但夜色里的雪足兽那么多,他能撑得住吗?为何不进入星壶防御的范围,稍事休整?



        听着夜雾里的声音,幺松杉很是担心,几次都想冲出去,想着没有收到命令,强行忍住。



        雾里的声音越来越密,又渐渐变远,直至最后消失无踪。



        幺松杉再也忍不住了,说道:“我要出去看看。”



        白早说道:“他没有说。”



        幺松杉说道:“我担心他。”



        白早说道:“我相信他。”



        ……



        ……



        年轻的修道者们紧张地等待,治疗伤势,交替休息,还要抵抗雾里的寒意,一夜无心说话。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雾终于有了消散的迹象。



        悬铃宗女弟子睁开眼睛,望向高空那抹极淡的晨光,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雾外有脚步声响起。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



        井九从雾里走了出来。



        微弱的火光与晨光同时落在他的脸上。



        白早静静看着他,心想真好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