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站这峰,望那峰

第二十六章站这峰,望那峰

        赵腊月问道:“为什么他会被骗?”



        井九说道:“因为他太多疑。”



        想着师兄会被自己骗到,他唇角微翘,露出笑容,有些得意。



        赵腊月有些意外,因为他很少会有这种情绪。



        当年溪畔承剑、青山试剑,乃至后来的梅会,不管如何风光,他都是那样的淡然不在意。



        赵腊月不知道他想骗那人什么,井九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有什么意义,只是数百年来的习惯,留些底牌。



        这也是他向师兄学的。



        就像他知道青山有鬼,却没想到对方会是方景天——这么多年过去,小四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师父。



        赵腊月问道:“方景天两次想杀你,是怀疑你查到了什么?”



        井九说道:“当初在剑峰左易要杀你,是因为他通过卷帘人知道你在查碧湖峰,方景天不知道我查到了什么,但他知道我在查,这个理由便够了。”



        听到这句话,赵腊月墨眉微挑,没有说话。



        此事牵涉极大,如果她与井九把对方逼急了,对方雷霆一击,如何应对?



        神末峰现在看似风光,实则在青山九峰里最为弱小,境界最高的她也不过刚刚踏入游野境,如何是那些人的对手?



        井九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就像当年他与她看到阴三尸体之后,他担心的那样。



        雪原岁月没有改变他的想法,他还是觉得留在青山里最为安全。



        在这里没有人能做什么。



        问题在于,数年后那两个家伙应该会离开青山一段时间,如果那些隐藏在诸峰里的鬼趁机出手,怎么办?



        生死之前,再如何谨慎也不为过,更何况这里是他的青山,如果在这里出事,未免太荒唐了些。



        他想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站起身来说道:“随我去个地方。”



        赵腊月问道:“哪里?”



        井九说道:“碧湖峰。”



        赵腊月神情微凛。



        景阳飞升之前,碧湖峰有两段雷魂木离奇失踪,她前些年想查这件事情,被井九阻止。



        今日他要带着自己上碧湖峰,难道是准备直接揭开此事的真相?



        ……



        ……



        青山九峰,峰峰不同。



        神末峰最孤,与剑峰有些相似,如指向天穹的石剑。



        碧湖峰则是无比青翠,看着如园林里的假山,茂密的山林像是覆在上面的苔藓,遮住所有山道。



        只有行走其间,才会知道碧湖峰是多么巨大,想要在这里遇到人是很难的事情。



        微寒的云雾飘在青林里,山道前方时隐时现,真的很像通往仙境的道路,仿佛随时可能消失。



        来到某处崖畔,井九望向远方那座山峰,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越来越不喜寒冷。”



        当年在那座峰里的时候,他就不喜欢从井底透出来的幽寒意味,就算沸滚的火锅汤也带不来太多安慰。



        现在经过数年雪原生活,这种感觉越来强烈。



        那座山峰有很多断崖,崖间残着冰雪,高处却是青松连绵,在天地间散发着寒意,哪怕隔得这么远也能感觉到。



        那里是上德峰。



        赵腊月的视线落在那处。



        井九接着说道:“那人以前被关在上德峰底的剑狱里。”



        赵腊月这才知道他为何会停下,想着接下来会听到的故事,便是她也不禁有些肃然。



        “剑狱是青山剑阵的杀门,禁制太强,他用尽无数方法也无法离开。”



        井九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直到某年他想办法弄到一段雷魂木,决然舍弃道身,把神魂转移到一个冥部弟子身上,终于成功地逃了出去。”



        那个时候,青山九峰乃至整个朝天大陆的视线都集中在神末峰顶,确实是最好的时机。



        赵腊月想起云集镇外的那具尸体,沉默不语。



        井九继续说道:“这样当然还是不够稳妥,所以他借着孟师的剑假死而走,斩断了所有线索。”



        赵腊月说道:“看来卷帘人没有说错,孟师果然参与了此事。”



        井九说道:“他可能不知道全部内情,但必然有关,这样上德峰才会查到碧湖峰。”



        赵腊月不解问道:“可是孟师一直在上德峰里冲击游野境。”



        井九说道:“闭关就是被囚。”



        赵腊月懂了,沉默片刻后说道:“前任碧湖峰主雷破云因此被囚,为何后来又逃了出来?”



        井九说道:“自然是被人放出来的。”



        赵腊月说道:“同伙想救他?”



        井九说道:“也可能是灭口,因为上德峰不会杀死他。”



        赵腊月看着远处那座寒冷的山峰,说道:“你查雷魂木是要查逃走的那个人,并不是景阳师叔祖飞升的事?”



        井九说道:“飞升阵法不需要雷魂木。”



        赵腊月收回视线,望向他问道:“那还有一段雷魂木去了哪里?”



        井九说道:“自有用处。”



        赵腊月再次沉默了会,说道:“那我们今天来碧湖峰做什么?”



        井九说道:“这是你想要查的东西,总要让你亲眼看看,顺便带你见个家伙。”



        说完这句话,他抬步继续行走,赵腊月跟在身后。



        山道渐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薄雾骤破,湿意扑面而至,远远能够看到崖前那片道殿。



        赵腊月知道崖后便是那方碧湖。



        “是谁?”



        伴着清冽的剑意,两名弟子显出身形,警惕地望向他们。



        神末峰只有一条通往峰顶的山道,没有弟子看守,只有阵法禁制。



        碧湖峰则不多,至少有十余条山道通往峰顶,禁阵也布置在峰顶崖前,终日有弟子守着。



        井九与赵腊月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两名碧湖峰弟子看到了他们的脸,神情微变,赶紧行礼:“参见峰主,参见井师叔。”



        两名碧湖峰弟子很是吃惊,心想这二位师长为何来了,而且没有驭剑直落峰顶,恭敬相迎,同时准备通传师长。



        “我很久没回来,想到处逛逛,不用通传,也不用理我。”



        井九带着赵腊月继续向前走去。



        不多时,二人来到峰顶,眼前碧湖如海,白鸥飞翔。



        远处有座小岛,隐约可见一座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