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尸狗

第二十九章尸狗

        (以前写过青山两通天,十破海,后来忘了,总以为破海要多些才方便和人干架,昨天碧湖峰一下出来三个破海,有些不妥,我再琢磨琢磨,另外,我很喜欢尸狗。)

        ……

        ……

        朝天大陆上历史悠久、底蕴深厚的修行宗派,一般都有镇山神兽,比如大泽的白蛇,昆仑的寒号鸟都非常著名,便是底蕴稍差些的西海剑派也有海影如山的飞鲸震慑四方。

        中州派的镇山神兽麒麟,更是早已成为众多神话故事的主角,只是另外那位主角苍龙已经消失了很多年。

        青山宗当然也拥有自己的镇山神兽,便是传说里的四大镇守。

        只是青山镇守比较神秘,修行者们只知道它们的封号分别是元龟、白鬼、阴凤与夜哮,却不知道真面目为何。

        直到今天元曲才知道本派镇守白鬼是只猫、阴凤是只鸡,元龟确实就是一只老乌龟。

        不要说和麒麟相比,就算是和别派的镇山神兽比起来,这也太寒酸了些。

        元曲很想把这些事情忘掉,只记住那些霸道无双的封号就好。

        “还有一位呢?”顾清好奇问道。

        “夜哮大人……夜哮大人……虽然不是普通的……好吧……是一只狗。”

        元曲想了半天应该怎么描述,最后发现事实终究无法改变,只好无奈放弃,瞪了他一眼。

        顾清很无辜,心想我又不知道。

        井九说道:“阿大不喜欢尸狗,你们以后不要在它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元龟、白鬼、阴凤、夜哮这些封号很美,但他还是习惯像当年那样称呼它们,比如阿大,比如尸狗。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走到崖边,躺到竹椅上,赵腊月跟了过去。

        顾清心想尸狗这个名字真的是很诡异,而且师父提到这位镇守大人,情绪为何有些低落?

        他问元曲:“夜哮大人原来在上德峰。”

        元曲有些吃惊,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清心想青山四大镇守,你偏只知道夜哮大人的来历,难道这还不明显?

        ……

        ……

        一天的时间很短,今天很长。

        剑舟落在溪畔,峰顶起了一场风,他们去了碧湖峰,看了两座峰的风景,抱回一只猫,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

        井九躺到竹椅上,瓷盘出现在他手的下方,盘里的沙粒好像还是那么多。

        看着这幕画面,赵腊月心想雪原六年,真是辛苦了。

        ……

        ……

        天光峰最高,自然还能看到落日,随着夕阳渐低,那块石碑上承天剑鞘的影子越来越短,直至变成一个黑点。

        碑下的石龟闭着眼睛,不知何时才会再次睁开眼睛。

        ……

        ……

        昔来峰与适越峰是九峰里相隔最近的两座山峰,不算太高,山间已经变得阴暗。

        谁也不知道,在那片浓雾笼罩的山崖间,有道陡峭的石梁把两座山峰连了起来。

        那道石梁常年隐藏在浓雾里,霜雪终年不散,偶有风拂过,隐约可以看到上面散落着竹叶般的爪印。

        ……

        ……

        上德峰的位置很奇特,明明在灵脉汇聚的青山群峰里,却远离任何一道灵脉。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那口深入地底的寒井无法得到任何灵气,越往下方去越是寒冷。

        那口井的最深处便是青山大阵的杀门,更是寒意刺骨,堪比雪原。

        这里终年见不到阳光,仿佛永夜的世界。

        石道很潮湿,囚室里散发出来污秽至极、邪恶至极的气息,仿佛实质。

        纵使隔着厚重的石门,也能听到里面的那些冥部妖人、魔物愤怒的啸叫、怨毒的咒语。

        这里没有青山弟子看守,哪怕是破海境的长老,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也会被秽气与魔念沾染,轻辄影响修行,重辄走火入魔。上德峰看守剑狱的主要手段是飞剑巡察,但平时若有事情怎么处理?

        漆黑的通道里响起一道很轻的声音,就像是雪花落在地面。

        淡淡的光线不知从何处降临,一只黑色的爪子落在湿漉的石板上。

        这是一只黑狗,四肢细长,通体纯黑,皮毛光滑。

        光线落在它的身上,仿佛被瞬间吞噬。

        最恐怖的是,它的身形非常巨大,如座黑山。

        剑狱里数丈高的通道,对它来说就像是最普通的狗洞。

        它的动作非常轻柔,给人一种感觉,先前雪花飘落的声音是刻意发出,不然绝对悄无声息。

        隔断剑狱的禁制与石门,在它的身前不停开启。

        它在通道里缓缓行走,眼神幽冷,就像是在巡示自己的领地。

        剑狱里的啸叫声、怨毒的咒骂声忽然消失。

        就连那些邪恶而污秽的气息,也消失了。

        整座剑狱变得异常安静,异常干净。

        不管那些囚室里关着的是破海境的叛徒,还是冥部堪比魔神的强者,都表现出来了极大的恐惧。

        黑狗继续往前行走,直到走出剑狱。

        洞外是一片浓雾,雾里有无穷杀机,雾外是一片云海。

        在最后一抹暮光的照耀下,云海仿佛在燃烧。

        燃烧的云里隐藏着无数座山峰。

        这里便是青山隐峰。

        黑狗开始奔跑,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就连飞剑都比不上。

        云海被搅乱,雾气如絮,挂着它的身上,画面看着很神妙。

        来到一座山峰前,它踏云而上,一纵便是数百丈,悄然无声。

        峰间有座洞府,外面尽是积叶与灰尘,石壁上镶着一颗宝石,泛着红光。

        黑狗看着紧闭的石门,沉默不语。

        它记得很清楚,洞里的弟子来自碧湖峰。

        三百年前,这名弟子便已经修至破海中境,想要突破到通天,却看不到任何希望,于是来了隐峰。

        禁制开启,它走进洞府,看到了那名弟子的尸体。

        那名弟子满脸皱纹,很是苍老,白发披散,皮肤干枯,没有任何水分。

        这样的画面它看的太多,眼神依然幽冷,没有任何伤感。

        它低头咬起那具尸体,转身离开洞府。

        石壁上的宝石变成了绿色。

        黑狗纵身一跃,落在了云海上,踏云而去。

        夕阳落下,世界归于黑暗。

        黑狗来到一座石山前。

        山崖间有很多洞。

        每个洞里都有一座石像。

        它低头把嘴里那具尸体放到一个洞里。

        又多了一座石像。

        黑狗回到剑狱。

        它走过幽暗的通道,来到一处地方。

        四周的墙壁围成一个圆,看着就像一口井,但地面很干。

        黑狗静静坐下。

        一道光从天空里落下,照在它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