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智者

第二十三章智者

        赵腊月的问题没有打断井九的思绪,反而让他想的更加认真。

        他对柳十岁说的是真话,也是真心话。

        对这片天地来说,飞升便是最大的恶,却是他最大且唯一的追求。

        所以善恶于他如浮云。

        只是因为修行需要不被打扰,他需要安静,当然也因为某些情感的联系,他才会有立场。

        他理解方景天为师父报仇的情感需要,也理解雷破云对于破境的苦苦追求。

        师兄一句话便能在世间掀起惊天巨浪,同样也是因为他理解每个人需要什么,追求什么。

        唯一的特例是他自己,师兄从来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只知道他想飞升,却无法把这个给他。

        就像他知道赵腊月现在想要什么却也无法给她。

        赵腊月说道:“方景天曾经请天近人杀你,明显与西海剑派、不老林有关系,掌门与剑律为何不处理?”

        井九说道:“我说过,他们是师兄弟,而且没有证据。”

        赵腊月说道:“难道你不觉得上德峰很值得怀疑?”

        青山九峰都知道,元骑鲸不喜欢景阳真人,而且最近的几件事情,上德峰的处理味道总有些不对。

        井九知道元骑鲸不喜欢自己,但确实没有什么怀疑,向她解释道:“雷破云是他杀的。”

        赵腊月说道:“这也可能是杀人灭口。”

        井九静静看着她。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好吧,柳十岁的修行问题有望得到解决,这总是好事。”

        话虽如此说,被昔来峰阴了一道,简如云等人又如此昏聩,她自然还是有些不悦,鼻息微微变粗。

        井九知道她不高兴,其实他自己也有些不习惯,以往若遇着这样的事情,或者一剑杀了,或者出剑之前对方便会下跪求饶,哪像现在这般,做起事来竟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

        “修道者最不欠缺的便是耐心。”

        他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在教她还是劝自己。

        当年井九被困雪原之时,顾清便曾经说过,修士报仇百年不晚,但赵腊月从来不是这样的人。

        她看着井九认真问道:“你何时才能进入破海境?”

        井九的境界还停留在无彰中境,离破海有着遥远的五层距离。

        对普通青山弟子来说,如果一切顺利或者十余年能够破一层境,当然花上数十年时间也很正常。

        但赵腊月对井九抱有无限希望,哪怕他的境界已经停滞七年有余,已经快要成为神末峰最弱的家伙。

        甚至在她看来,只要井九能够破海,无论白如镜还是方景天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听到这个问题,井九微笑无语。

        赵腊月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怎么了?”

        不知道是因为天空里的秋阳太烈,还是那张微笑着的脸太好看,她没有注意到井九的笑容有些苦涩。

        令人惊奇的是他的笑容里还带着些许自嘲。

        而这些都是极少出现在他身上的情绪。

        ……

        ……

        井九从未担心过自己的修行,现在看来有些过于自信,因为他居然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

        雪国女王产子,带来雪原异变,他与白早被困寒洞六年时间。

        在这六年时间里,为了保证洞里的温度,避免白早被深寒冻死,井九不停燃烧剑火,一刻也没有停止。

        为了保证剑火燃烧,他需要不停供给真元,又必须保证真元不会枯竭,六年时间里他身体里的真元一直以最低限度在运行,勉强维持着一线生机,就像河上快要完全融化的最后一片薄冰,又像是炉里快被烧尽的最后一张纸。

        这样的情形自然无法修行,也不可能有精神去感悟天地,只能把意志锤炼到坚韧无比。

        可惜的是井九不需要这个,所以这六年时间里对他来说完全等于虚度。

        他不是很在意,想着回到青山后一切自然会回复常态,哪怕前两年境界依然停滞在无彰中境,没有突破的迹象,他依然不着急,要知道修道乃是水磨功法,不到那一刻确定的时间,雨水落在青石上只能溅开。

        直到前些天他思考柳十岁的修行问题,为了做对比研究进行了一次剑观自识,同时做了一次推变演化,有些意外地发现……如果就这样下去,那滴水似乎永远也无法滴穿自己这块青石了。

        ……

        ……

        神末峰很少见地开了一次会,不是在崖畔还是在洞府里。

        井九很少见地没有躺在竹椅上,赵腊月也没有坐在椅上,而是都坐在暖玉榻上。

        看着二人并排坐着的画面,元曲很自然地想起了红烛之类的词语,脸上露出傻傻的笑容,然后才感觉到洞府里的气氛有些压抑,赶紧敛了笑容,满脸严肃地站在了顾清的身边。

        白猫与寒蝉都不喜欢暖玉榻,远远地趴在一根玉笋上不肯过来。

        井九召集众人,是想解决自己的修行问题。

        赵腊月觉得很荒唐,心想你都解决不了的修行问题,放眼朝天大陆还有谁能解决?

        元曲却觉得这很正常,师叔的剑道天赋再高也不可能高过天生道种的师父,顾清师兄的悟性也很了得,就算自己现在的修行速度也快要赶上师叔,师叔请求帮助也是自然之事,这种不耻下问的精神很值得欣赏。

        顾清当然不会像他那样想,师父深不可测,九峰真剑随手拈来,自己哪有资格帮他?

        井九没有理会两个弟子在想什么,把自己遇到的问题讲了一遍,直接说出了重点。

        ——他的飞剑与剑丸无法合而为一。

        听到这句话,顾清与元曲下意识里望向他身前那把黝黑的铁剑。

        这道承自昔来峰莫仙师的铁剑真的很寻常,在雪原里被他的剑火连续烧了六年时间,铁剑表面熔化然后再次凝固,层层叠叠,变成甲壳一般的事物,很是难看,就像是烧糊了的火钳。

        进入无彰境后,井九依然背着铁剑,已经在修道界成为佚事,谁能想到他不是刻意为之,而是无奈之举?

        赵腊月知道这件事情,顾清与元曲也隐约猜到了些,听井九自己承认,还是很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