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临兵斗者

第二十八章临兵斗者

        时间是最公平的东西,果成寺佃工们过年的时候,远在雪原边缘的白城也要过年。



        因为天气转暖的缘故,今年来到白城磕头的信徒数量更多,竟显得有些热闹。



        过冬坐在小庙的门槛上,听着远处传来的嘈杂,微微蹙眉,取出一根黄瓜啃了两口,才觉得爽利了些。



        那道浑厚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我这里常年瓜果不断,你为何不吃?”



        过冬说道:“总是那几样,早就吃腻了。”



        这些年她时常来白城看他,陪他过年也有数次。



        刀圣沉默了会儿,问道:“那年你说大家都开始着急,也包括你吗?”



        过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说道:“何霑说庵里都是女弟子,不愿意去。”



        刀圣说道:“你准备怎么办?”



        过冬说道:“你对我说过,果成寺这一代没有蹈红尘传人。”



        刀圣说道:“禅子来信确认过,井九与寺里无关。”



        过冬说道:“你觉得何霑怎么样?”



        刀圣说道:“我会写信回寺。”



        他一定会争取把这件事情办好。



        因为这代表她对自己的认可。



        ……



        ……



        桐庐与苏子叶先后去了西海,无恩门主裴白发不知道隐藏在何处待机而动。



        宝通禅院的菜园只剩下何霑与童颜两个人。



        “都已经过年了!”



        何霑没好气说道:“难道真要等到红菜苔上市,她才准我离开?”



        童颜坐在窗前看着棋盘,想着前些天的那场谈话,猜测着过冬的真实身份,根本没有把他的怨言听进去。



        何霑走到他身边,说道:“我是被长辈管着,你为何还不回云梦山?”



        童颜放下棋子,望向窗外的残雪,想着山里的师妹,沉默不语。



        ……



        ……



        云梦山最高处。



        崖外的云海如雪原一般。



        白早收回视线,不再去想雪原里的那些经历,把果盘与酒壶搁到石桌上。



        中州派与青山宗不同,与俗世来往更加密切,烟火气相对也多些。



        每年过年的时候,掌门夫妇都会离开洞府,与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起吃顿饭。



        这也往往是一年里白早看到自己父母的唯一机会。



        ……



        ……



        还是应清容峰的请求,初雪的时候,青山大阵开了一道口子,雪花洒落群峰。



        无人打扰,神末峰顶的积雪一直没有化。



        井九从洞府里走了出来,看着山间银妆素裹的模样,微微一怔。



        千山鸟未绝,人踪皆无,很是孤清。



        不知道赵腊月等人是离开有事,还是在闭关修行。



        井九走到崖畔,看着雪面上那根像旗杆般的尾巴,难得生出闲趣,隔空一弹。



        啪的一声轻响。



        那根雪白的尾巴直接炸开,如蓬松的白茅草。



        白猫从雪地里弹飞出来,朝着井九发出愤怒的尖叫,露出尖牙,似乎随时准备扑过去。



        片刻后,寒蝉从旁边的雪地里钻了出来,瑟瑟发抖,显得极为害怕。



        山间传来猿猴们兴奋的喊叫。



        神末峰变得热闹起来。



        顾清与元曲出现在道殿的窗口,看着崖畔井九的身影很是高兴。



        赵腊月驭剑而至,看着他惊喜问道:“解决了?”



        她心想果然不愧是千年以来修道界最了不起的天才,居然一个冬天的时间都没用便解决了这样的修行难题。



        井九说道:“没有。”



        赵腊月微怔问道:“那你出来做什么?”



        井九说道:“到时间了。”



        修行不是做学问,更不是谈情说爱,没有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很多修行者不理解这个道理,或者说出于无奈只能用这些来安慰自己。



        ——承认自己天赋有限,已经走到尽头总是很困难的事情。



        这样的修行者都会变成洞府里的枯骨,比如青山隐峰里的那些,比如云梦后山里的那些。



        对井九来说,百日是思考某件事情的上限。



        如果用一百天都想不明白,那么再想更多时间也没有意义,只是愚蠢的重复。



        这种时候需要另寻道路。



        赵腊月懂了,问道:“适越峰或者无恩门?”



        适越峰上是有灵丹妙药,还有青山宗收集的无数修行典籍。



        无恩门也是剑道大宗,可能找到一些相关的资料。



        这便是他山之石的道理。



        井九摇了摇头。



        他已经确定这一世自己修的剑道,与青山宗乃至朝天大陆所有剑宗的道都不一样。



        他必须寻找到一种全新的方法,也就是说需要另立新道。



        赵腊月有些担心问道:“那怎么办?”



        井九说道:“我去找个朋友帮忙。”



        顾清有些吃惊,心想难道还有人有资格教师父你?



        赵腊月有些意外,心想你居然有朋友?



        ……



        ……



        旧道不行,便立新道,这听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是修道界最困难的事情。



        难就难在一个新字。



        井九要往何处求助【31小说网  更新快】?



        不是无恩门,也不是果成寺,因为世间修道法门,万变不离其宗,修的都是人。



        想立新道,便要把视线往更远的地方望去。



        异大陆的那位朋友生如天地,根本不需要修行,帮不到他,雪原那边的生命与人类完全不同,无法相通。



        只有冥部与人间不同,生命本质却没有大的区别。



        井九出关之前早就已经想好了主意,说道:“我要去趟朝歌城。”



        赵腊月自然要跟着他,顾清与元曲说要随行侍奉,都被他拒绝了。



        “你们留在山里好生修行。”



        井九看着赵腊月说道:“莫让卓如岁给越了过去。”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提到这件事。



        赵腊月不是很明白,说道:“你一人出山只怕不安全。”



        世间敢对青山弟子出手的修行者很少。



        问题在于,青山内部有鬼,而且已经数次尝试杀死井九。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说道:“我会带着阿大一起。”



        白猫警意陡生,浑身长毛都竖了起来,就像一团极大的蒲公英。



        它心想自己凭什么要跟你走?



        井九对它说了一个字。



        “斗。”



        白猫眼瞳紧缩,片刻后渐渐回复正常,轻轻喵了一声。



        井九说道:“我会交给你不喜欢的那位。”



        白猫对他的提议明显不满意,却又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悻悻地转过头去。



        这便是答应了随井九一起离开?



        赵腊月等人有些吃惊。



        井九说的那个斗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能够让白鬼大人瞬间转变态度?



        那个斗字是星斗的斗还是临兵斗者的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