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白沙在涅

第六十七章白沙在涅

        第六十七章白沙在涅

        冥皇的手指这时候已经全部陷进他的手腕里,仿佛浑然一体。

        老者的手指早已翘起,不想接触冥皇的身体,掌根却无法离开,已经与冥皇的掌根融在了一起,看着像朵花。

        如果任由情形这样持续发展下去,他的手终究要与冥皇的身体合为一体。

        一声霸道至极的啸鸣从老者唇间迸出。

        他的衣袖狂舞而震,幽绿的潭水生起巨浪,被石壶之壁震回,发出咚咚的巨响,如战鼓一般。

        冥皇的身体在潭水里飘了起来,仿佛没有重量。

        受到苍龙神魂的全力攻击,他身上的魂火护罩出现更多裂口,潭水身体表面侵蚀出无数细密的泡沫与溃烂。

        但他的手依然紧紧抓着老者的手臂,更准确的说,他的手就像是生在老者的身体上。

        随着潭水的震荡,二人衣袖渐碎,手臂已经连在一起,里面的骨肉也连在了一处,再也无法分开。

        随着融合的过程继续,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脸就在彼此的眼前。

        老者清楚地看到冥皇黑色眼瞳里的漠然与从容。

        冥皇也能清楚地看到老者眼瞳里的惧意,那是真正的惧意。

        老者再也承受不住被吞噬的恐惧,便要解除壶中天地。

        虽然解除壶中天地,依然没有办法与冥皇的身体分开,但至少不需要再被泡在这片如酒的绿色潭水里……

        老者想着这些事情,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某些关键的词语在他的意识里快速闪过。

        无法离开的壶中天地、剧毒的潭水、对神魂的控制……

        “哈哈哈哈哈哈!”

        老者忽然狂笑起来,笑的险些流出眼泪,看着冥皇说道:“陛下真是了不起,居然能够影响到我的神魂,让我险些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冥皇静静看着他说道:“这些本来就是真的。”

        老者咆哮道:“不!一切都是幻觉!你吓不倒我!”

        话音甫落,他神念转动,让天地壶里的潭水快速转动起来,变成一道漩涡。

        他与冥皇的身体就像是漩涡里的石头,被不停地冲洗着。

        没有过多长时间,冥皇身上的魂火护罩便被全部侵蚀干净,潭水卷了过去。

        冥皇的脸上出现无数细小的血洞,然后渐渐散开。

        他的身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露出金玉般的骨骼,表面生出细密的气泡。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碧潭里的漩涡渐渐平息。

        天地之壶缓缓开启,潭水归于地面,夜空重新抬高。

        老者站在潭畔,看着潭水沉默不语。

        青萍重新聚拢,遮住幽绿色的水,水里除了当年那只大妖留下的异骨,再没有任何残留,连渣子都没有。

        老者望向镇魔狱里各处。

        那些如小冥皇般的魂火已经从那些裂口里飞了出来,正慢慢地消散于虚无。

        冥皇死了。

        老者望向自己的手臂。

        那里没有冥皇的手,没有伤口,一点痕迹都没有。

        刚才发生的一切果然都是幻觉。

        想着前一刻的惊险景象,老者带着余悸飞到悬崖上方,向镇魔狱外走去。

        这里是镇魔狱的第二层,酷热难当,崖间那些流动的线条已经被尽数折断,两侧黑暗里的囚室安静无声。

        经历过壶中天地,镇魔狱内部已经毁得差不多了。

        那些囚徒戴着元气锁,无法承受这种空间剧变,想来都已经悄无声息死去。

        随着行走,老者渐渐平静下来,同时开始吸收潭水里冥皇留下的能量。

        忽然,他在荒原间停下脚步。

        他感受到自己的体内生出一种强大而充满生命力的气息,他仿佛抵达到了某种前所未有的极高境界。

        这种气息与境界无比美妙,就像真正的醇酒一般,令他陶醉至极。

        难道飞升就在此刻?

        老者又惊又喜想着,那种离开人间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让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如果不是无法飞升,害怕天劫落下,他怎么会愿意化身镇魔狱,在朝歌城的地底停留这么多年?

        现在他终于要飞升了,终于要成为真正的龙神,怎能不狂喜动容!

        老者的笑声回荡在死寂的镇魔狱里,如雷一般。

        忽然,笑声戛然而止。

        老者有些莫名。

        他这时候明明还处于狂喜的情绪里,还想大笑,眉梢眼角甚至还带着笑意,为何笑声却停止了?

        仿佛有谁背离了他的意志,直接让他的嘴闭上。

        下一刻,他忽然张嘴说了一句话:“你的欢喜从何而来?”

        ……

        ……

        老者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他根本没有想说话。

        这句话是谁说的?

        镇魔狱里的人都死了,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

        紧接着老者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发生了某种变化,似乎变得矮了些。

        他望向自己的手,发现双手变得更加洁白秀气。

        老者眼瞳微缩,他认得这双手,因为就在不久之前,这双手还曾经抓着他的手腕,渐渐陷进他的身体。

        在老者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变化正在发生。

        他的眉毛渐渐淡去,直至消失无踪,他的眼瞳变得更加幽暗,如黑宝石一般。

        “你……还活着?”

        老者声音微颤说道。

        “是的。”

        一道声音从他的嘴里响起。

        那是老者自己的声音,但他知道那是另外一个人。

        “你在我的身体里面?”

        “我说过,对神魂的控制,天上地下我第一,而且刚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幻觉。”

        老者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他才知道先前自己感受到的气息与力量,并非是吞噬冥皇带来的好处。

        那他感觉到的那个极大契机自然也不是飞升,那是什么?

        “是死亡。”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应该感受到了,我正在杀你。”

        “不!你不能这么做!你与我的神魂已经合为一体,如果你杀我,你自己也会死!”

        “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离开罡门,让你有机会吃掉我?”

        “只有这样你才可能杀死我……可是……难道……从一开始你就没想活?”

        “是的,我早就想死了,如果能带着你一起死,那样多美。”

        ……

        ……

        (这一章我自己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