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风雪里的嘤嘤怪

第二十五章风雪里的嘤嘤怪

        宇宙锋落在崖上,雪姬看着井九,没有说话。

        她从雪山那边走出来,已经有了段时间,但这才是井九第一次看清楚她的模样。

        被烈阳幡的阳罡之火洗过,雪姬身体表面的冰雪融化了不少,不再像最初时那般浑圆,但还是有些圆,手指头肉乎乎的就像是糯米糕般可爱,双脚因为连在一处,看不清楚模样。

        当初他被困在雪原深处,与那位伟大的雪国女王曾经有过数神识交流,就像绝大多数人类一样,他也猜想过朝天大陆最高级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模样,谁能想到就是个圆乎乎的小雪人……

        井九在朝天大陆最忌惮的存在不是中州派的仙箓,也不是师兄,而是雪国女王,他很明确对方才是这片大陆最强的存在,比巨人朋友还要强,即便前世的自己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

        怎样才能避开雪国女王的威胁?很简单,那就是绝不接触。所以那次雪原之行后,他再没有来过北方,离着白城千里便要转身而走,所以先前他从始至终,看都不看一眼雪姬,就是不想她发现自己的存在。

        这时候对方直接拦在了身前,也就无所谓了,看一眼就看一眼,但能不说话还是不说话为好。

        青儿小心翼翼从青天鉴里探出头来,看了看井九的侧脸,又看了看雪姬,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紧紧地闭上了嘴。

        崖上一片安静,死寂的如同坟墓一般。

        风雪里忽然传来脚步声。

        童颜终于赶了过来。

        他看着井九微嘲说道:“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停下来等我。”

        青儿这才发现童颜居然被井九留在了那座雪山前,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下棋的人果然心都很脏。

        下一刻,童颜看到了雪姬,准备质问井九的话尽数收了回去,也沉默了。

        他的性情骄傲清冷,哪怕看着井九带着青天鉴离开依然平静,这时候的沉默却与平静完全无关。

        很明显,他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之所以情绪会生出如此强烈的波动,是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了雪姬的来历。

        他是中州派的天才弟子,修为深厚,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元婴中期的强者,但在雪山前的战斗里却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因为烈阳幡太强大。

        如果不是雪姬出现,他们这时候可能已经死了。

        换句话,雪姬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井九却是看都不敢看她一眼,跑的比丧家之犬还快,连宇宙锋这把辛苦炼成的仙阶飞剑也不要了,为什么?

        多了一个人,雪崖上依然没有任何声音,还是死寂的像坟墓一般。

        合葬墓与单人墓本来就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打破了安静。

        寒蝉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看到井九后非常高兴,几条细肢足高速摩擦,发出嗡嗡的声音。

        井九、童颜、青儿的视线都落在了它的身上,很是复杂,有些怜悯,有些佩服。

        就连雪姬都斜斜向上看了它一眼,如果她有眼白,或者就像是翻了个白眼。

        寒蝉才发现此时是什么情况,恐惧至极,身体骤然僵硬,就像板栗空壳般落到了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最令它感到恐惧的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自己居然没有办法昏死过去。

        井九看了它一眼。

        寒蝉很是挣扎,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小心翼翼在雪地上向他爬了过去。

        雪姬的视线落在它的身上。

        它再次变得僵硬无比,极其缓慢地转动身体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井九一眼。

        风雪茫茫,世界虽大,它竟不知该往里哪里了。

        这个事实让它悲痛继而惘然,最终它把眼一闭,把心一横,直接翻倒在地上开始装死,只是身体不停颤抖。

        井九静静看着雪姬,忽然伸手把寒蝉拾了起来,然后收去了那处。

        崖间的温度开始急剧降低,天地都被寒意笼罩。

        雪姬盯着他的眼睛,忽然发出嘤嘤的声音。

        这声音很微弱,就像是想要喝奶的小狗饿了。

        青儿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表情极其精彩,心想谁能想到这位的声音居然是这样的?

        童颜注意到,雪姬没有嘴巴,这声音应该是来自她的腹部。

        “嘤~嘤~”

        雪姬看着井九,继续认真地发出自己的声音。

        不管是什么声音,只要出现便能冲淡紧张而压抑的气氛。

        更何况是如此微弱而可爱的嘤嘤声,就算出现在坟墓里,你也不会感到害怕。

        嘤嘤这种声音很可爱,很奶。

        嘤嘤怪最多有时候让人讨厌,但绝不会让人害怕。

        青儿稍微放松了些,问道:“她在说什么?”

        童颜摇了摇头,望向井九。

        井九盯着雪姬,依然如临大敌,如临深渊,如见喝酒后的南忘,说道:“你也想去那里?”

        雪姬又嘤了一声。

        井九说道:“不行,你是活的。”

        雪姬嘤嘤了两声,似乎不解。

        “它叫寒蝉,是的,它可以去那里,因为它的生命很低阶,而且当年我就觉得这个小家伙有些古怪。”

        井九看着她说道:“你不一样,我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送你去那边。”

        雪姬坐在宇宙锋上,没有一点气息外露,就像他有时候一样,看着就像个死物。

        但只要看到她幽深的黑瞳,任何人都能轻易判断出,她是生命,而且是一种极为高级的生命。

        雪姬沉默了,似乎在思考什么。

        青儿飞到井九肩头坐下,好奇问道:“你听得懂她的话?”

        井九嗯了一声。

        青儿心想嘤嘤不就是嘤嘤,难道还能听出不同的意思?问道:“是神识交流吗?”

        井九说道:“猜。”

        青儿心想你这是让我猜?

        当年在雪原,井九与雪国女王之间通过神识交流,那样当然很方便,但随神识而至的威压也极可怕。

        此时雪姬不会用神识交流,他便只能用猜,猜的着实有些辛苦。

        和小孩子打交道果然很麻烦。

        当年师兄广收门徒及下属,没有选择布种天下,果然有其道理。

        雪姬忽然又嘤了一声。

        井九说道:“寒蝉、剑,与那个世界有关的一切我都可以送给你,甚至竹椅也可以送给你,但我不行。”

        雪姬静静地看着他。

        崖间温度陡降,风雪交加。

        她没有发出嘤嘤的声音,三人也能感觉到危险。

        就像她被烈阳幡激怒时发出的厉啸,没有声音却也能被天地听见。

        青儿有些害怕,躲回了青天鉴里。

        童颜低头,发现自己竟是一点都推算不出对方会怎么做。

        他精于棋道,算力自然惊人,奈何就连井九都算不到,他自然也没办法。

        没有人知道雪姬接下来会怎么做,怎么出手。

        她与烈阳幡正面对冲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那些阳罡之火自然就向她飘了过去。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她的两只小短手究竟能不能举起来。

        除了刀圣与禅子,没有人有这方面的经验。

        不知道对方怎么打,那大概率是打不过的。

        童颜只能算到这一点,心知只能等对方先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雪姬忽然闭上了眼睛。

        风吹着雪落到崖下,然后如云一般散开。

        时间缓慢流逝,她没有睁眼。

        青儿按捺不住好奇,再次从青天鉴里钻出来,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

        童颜看着雪姬,沉默不语。

        又过去了很长时间,井九轻轻嗯了一声。

        童颜松了口气,对青儿说道:“她睡着了。”

        ……

        ……

        (其实叫白嘤嘤也挺好玩的嘛,想想德瑟瑟,还有以前的战豆豆,司理理,邹蕾蕾,我好像只会这个~嘤嘤。最近更新肯定会少,而且随时可能断更,因为一我感冒了,二我要去南边开会,三我要接亲爱的外甥女来大庆,四我要带她去哈尔滨看冰雪大世界,去亚布力滑雪,以及前些天微信公众号里写的,在某个晴朗的雪后的、没有月亮的夜晚带她去泡温泉,去湖边看星星,然后等着感冒变重?再就是岳父岳母回来了,还要准备春节什么的,最近两三年一直都是在湖北过的年,今年在这边还是要好好准备一下。想着就觉得好累呀,嘤嘤~你们打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