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忽然过冬

第二十七章忽然过冬

        倒春寒笼罩大原城,百姓们赶紧翻箱倒柜,重新把过冬的厚衣服翻出来。

        商铺里已经下架的棉袄再次热卖,甚至经常断货。

        几辆大车停在衣铺前,伙计们不停往下面搬货,在寒冷的天气里,汗水生成的雾气非常醒目。

        不远处的一家古董行前,一位男子端着热茶看着这些景象,问道:“自家伙计们的冬衣与炭发下去了吗?”

        此人约摸三十岁左右,气度沉稳,眼神清澈,鬓角却有些星白。

        正是当年那位李公子。

        古董行的管事连声说道:“回公子的话,都办妥了。”

        井九与过冬离开大原城之前,给他留了一箱金叶子,他用这些开了一家古董行。其后不久他的父亲李太守也被从狱里放了出来,大原城的官员们震惊之余当然要多给几分面子,古董行的生意自然不错。

        十年时间过去,他已经成为大原城里有名的文商,但还是被人们称为李公子,因为他还没有成亲。

        管事接着说道:“昨日三千庵过来买了很多棉袄与棉被,不知道是不是准备赈冬。”

        三千庵在大原城很不出名,管事自然是得了东家的吩咐,才会关注着那边的一举一动。

        李公子有些意外,心想那座庵堂只有几位年迈的师太,而且向来不作施粥之类的事情,买这么多棉袄棉被做什么?

        他决定过几天去看看。

        已经好几年没有去那里了,竟有些想念。

        他想起当年,自己与那些损友酒后,误入溪谷深处,贪看朝阳,结果落进了莲池里……不由自嘲一笑。

        一笑过后,又是淡淡怅然。

        ……

        ……

        说是过几天去看看,事实上李公子第二天便去了。

        这与偶然兴起无关,只是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去故地重游。

        最开始的那几年,他经常去那座庵堂,对着无人的湖弹琴,庵里的尼姑也不理他。

        琴声飘荡在湖面,始终没有人来,于是他也渐渐少来,直至不再来。

        看着石上的两个字,李公子想起当年的事,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如当年一样,庵里的师太们没有出现。

        他没走多远,便觉得有些奇怪,心想这里怎么会如此之冷?

        溪水已经完成被冻住,桥上的雪积的极厚,没有脚印,对面的那些庵堂屋顶也积着极厚的雪,让人担心会不会被压塌。

        他慢慢地走过雪桥,来到那间禅室之前,向着里面望去。

        圆窗,对着那边的雪湖,割出极美的一方天地。

        屋里,地板上堆着无数棉被,如山一般,里面埋着一个小姑娘。

        那个小姑娘全身都被棉被裹着,连嘴与鼻都被掩着,只露出紧闭的眼睛,脸色苍白,竟像是没有呼吸。

        李公子吃了一惊,向四周望去,确认没有人,毫不犹豫地翻过栏杆,向屋里冲去。

        嗡的一声闷响,一道无形的力量把他弹了回来,重重地摔落在雪地里。

        他没有起身,从靴子里拔出了一把小刀,望向禅室,心想应该从哪里进去?

        “放下刀子,我不想杀你。”

        雪地里传来一道声音。

        那声音很清冷,没有任何情绪。

        李公子握着小刀,警惕地望向声音起处,说道:“你是谁?你对那个小女孩做了什么!”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他。

        李公子愤怒地喊道:“她要被压死了!”

        在他看来,那个小女孩只怕已经被如山般的棉被压死了,但他不愿意这么想,依然想要保有一些希望。

        悄无声息,井九从雪地上走了过来,看着他平静说道:“她没有死。”

        李公子看着他的脸,不由怔住了,脑海里一片混乱,喃喃说道:“那她也会被热死的。”

        “她不会被热死。而如果不这样做,大原城里的所有人都会被冻死。”

        说完这句话,井九转身向禅室后面的雪湖走去。

        李公子终于清醒了些,当年的回忆尽数涌上心头,看着他的背影,声音微颤问道:“你们……回来了?”

        “她应该不会再回来这里。”

        井九的身影消失在禅室那边。

        李公子慢慢垂下握着刀的手,然后垂下了头。

        当年他便猜到这对兄妹应该是仙人,今日看着井九的脸与当年没有任何变化,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由微觉苦涩。

        父亲忽然逃脱大难、那幅古画被人送回来了、那位阴险的朋友被抓回来,他也怀疑是不是与这对兄妹有关。

        还有那箱金叶子。

        太多事情想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仙凡殊途,世事如尘,彼此的时光都不相同。

        他在雪地里站了很长时间,对着禅室深深一揖,转身离开。

        童颜与青儿来到禅室外的栏前,看着离开的那个身影,觉得好生奇怪。

        这个人是谁?

        禅室前有井九用承天剑法布下的杀阵,这人想要进禅室,居然没有死,自然是井九不想他死,临时撤了阵法。

        更不可思议的是,井九居然还与这人说了两句话,以他的性情,这真是很罕见的事情。

        青儿转身望向被棉被山压住的雪姬,生出更多不解。

        在青天鉴幻境里,她看了井九数十年时间,比真实世界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更了解他。

        井九怕麻烦,不喜欢惹事,准确来说就是怕死,那为何会同意童颜的做法,带着雪姬来到这里?

        夜晚来临,雪云遮星,黑暗里的点点灯光很是醒目。

        那位老尼姑慢慢走了出来,用颤抖的手,把剩下的十余盏灯依次点亮。

        井九说道:“辛苦了。”

        老尼姑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我寿元已尽,几年前就应该死了,能熬到现在已是不易,本想着……”

        这句话没有说完,未尽之语变成了一声叹息。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她现在很好,应该再过几年就会醒。”

        老尼姑没有再说什么,在弟子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三千庵里的灯都是供养了百年以上的长生灯,以老尼姑的境界修为,每夜只能点亮十余盏。

        用了数日时间,她终于点亮了庵里的全部长生灯,成功地启动水月庵的阵法。

        有这道阵法,雪姬向着天地散放、或者说流失的寒意便会受到控制。

        井九望向天空,发现不再落雪,知道雪姬也应该快醒了。

        庵前忽有琴声传来。

        他向那边望去。

        李公子披着黑氅,坐在雪地里,膝上横着古琴,正专心地弹着。

        其音铮然,其息雍暖。

        这是一首望春吟。

        冬天过去,春天就会到来。

        如果不来,那就不来。

        大概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