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现在以及未来的青山巨头们

第三十三章现在以及未来的青山巨头们

        井九出来的时候,元骑鲸就在井边。

        剑律大人的身形并不特别高大,至少和柳词比起来不算高大,散发出来的寒冷严肃气息,却令人感到无比畏惧。

        青山弟子们最害怕元骑鲸,井九当然不,但也不喜欢与他打交道,所以这些年一直没有与他见过面。

        但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就算不想见面也不行,于是时隔多年的再次相见就这样突然发生了。

        双方都没有什么心理准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德峰的禁地洞府里弥漫着怪异的气氛。

        直到承天剑悄无声息来到洞府里,这种气氛才稍微缓解了些。

        “确认了?”

        柳词的声音从剑鞘的开口处传了出来。

        用别的传音方法会更方便,而且不会像现在这种画面般滑稽,但是不保险。

        柳词必须确保,今天三人之间的对话没有任何人能听到。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确实是雪国女王的血脉。”

        柳词的声音沉默了会儿,然后再次从剑鞘里传出。

        “现在是什么水准。”

        “不如你们俩。”

        井九接着补充了两个字:“暂时。”

        如果不是确认柳词与元骑鲸有足够的能力镇压住现在的雪姬,哪怕他有再多的想法也不敢冒险把雪姬带回青山。

        洞府里再次变得安静,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然后剑鞘里传出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与嗯一样简单,里面的意味却很复杂或者深远,当然,井九与元骑鲸都能听明白。

        柳词想说的是,小师叔你以前从来不出门那样多好,哪像现在没事儿就出门惹事儿,放出了冥皇,整死了苍龙,弄乱了果成寺,现在更是把雪国女王的后代都带回来了,你到底想干嘛?准备让青山就在我们这一代完蛋吗?

        元骑鲸冷哼了一声,表达了相同的看法。

        整座青山甚至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青山剑律元骑鲸不喜欢景阳真人,提到此人便会极为不屑地冷哼一声,更何况今天就在眼前。如前所言,井九也不喜欢元骑鲸,直接问道:“为什么剑狱里的那几只雪国大妖没有提前移走?”

        元骑鲸不悦道:“通知如此匆忙,安排弟子们先行避开已经很是急迫,哪还顾得上别的事。”

        柳词的声音从剑鞘里传了出来,赶紧打圆场:“别吵了,说说接下来怎么办。”

        作为青山最重要的三个大人物,他们很少会像现在这般聚在一起、认真商议某件事情。事实上朝天大陆也没多少事值得他们如此慎重对待。上次出现这样的情形还是三百多年前,他们商量怎么处理师父(师兄)的问题。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雪姬在青山。”

        元骑鲸说道:“但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必须尽快知道。”

        这两句话看似前后抵触,实际上隐有深意。

        柳词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井九不赞成这个提议,但想着自己现在低微的境界,也不好出言否决,说道:“童颜那边没问题,尼姑很听话。”

        该知道的应该尽快知道,不该知道的就一定不能知道。

        中州派当然是后者。

        这是青山宗一直以来的看法,不需要特别说明。

        ……

        ……

        大原城外,三千庵堂。

        童颜收回右手,放弃了破阵的想法。

        庵堂里那些长生灯组成的阵法,看似平静安宁,实则非常强大,以他现在的境界实力,没有办法破掉。

        “没想到您不能修行,布阵却是极厉害。”

        他看着圆窗外那位苍老的师太说道。(注:上次有章写的是****太,结果变成了星号,我也是挺无语的。)

        那位老尼姑微微一笑,脸上皱纹更深,说道:“您应该已经猜到这阵是谁设的,而我只是个点灯人。”

        童颜盯着她的眼睛,平静而略带压力说道:“难道您就不担心井九这样做,会给人间带来灾难?”

        “我寿元将尽,哪里还顾得了人间会发生什么事呢?”

        老尼姑笑了笑,接着说道:“公子交待过,您棋道了得,必然擅长说服人,所以我这是最后一次与您说话,还请见谅。”

        说完这句话,她从树枝上取下那盏明灯,向着雪湖那边走去。

        童颜如果这时候出手,可以很轻易地杀死她,但那有什么意义?

        他看着向雪湖那边走去的老尼身影,默默想着,井九把自己关在这里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是为了青天鉴,井九直接抢了就走便好,反正自己也追不上,也没办法让云梦山里的师长们出面讨要。

        还是因为雪姬。

        井九不想让外界知道,雪姬去了青山。

        那么,你准备用雪姬做什么?

        ……

        ……

        上德峰顶,寒意透骨,冰霜终年不化。

        通往剑狱的那口深井,看着就像雪地上的一个黑窟窿。

        平常的时候,元骑鲸喜欢站在井边沉默看着下方,或者回想什么,或者参悟什么。

        今天不知道是因为雪姬的缘故还是因为井九,他站得离井边有些远,听完井九的叙说后,沉声说道:“王小明看到了雪姬,怎么处理?”

        柳词的声音在剑鞘里响起:“我从白城回来的路上看能不能把他杀了。”

        井九说道:“烈阳幡有些强,而且经此一事,他会更谨慎。”

        洞府里再次安静了很长时间。

        如果玄阴教把消息放出去,中州派、昆仑派等地应该很容易猜到,那个雪人是雪国女王的后代,继而查到被井九带回了青山。

        大原城的倒春寒、青山弟子集体闭关,谁都能看出问题。

        柳词忽然说道:“只要没有证据,就算猜到又怎么样?”

        元骑鲸沉声说道:“不错,这种邪道妖人说的话,谁要是敢信,便是与我正道为敌。”

        井九心想确实如此。

        如果这时候卓如岁在旁边听着,必然会赞叹不已:如此没道理的话,听着真是太有道理了。

        柳词接着说道:“我去白城通知曹园与禅子,师叔你去朝歌城告知陛下。”

        元骑鲸说道:“我呢?”

        井九想着又要出门,心情便有些不好,直接说道:“你要做的事情最简单,也最重要,那就是负责说服尸狗,千万别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师父。”

        这句话明显带着情绪,元骑鲸正准备反唇相讥,但想着师父确实是从上德峰逃走的,只好沉默。

        ……

        ……

        伴着钟声、剑鸣、谕令飞行,青山弟子们纷纷走出洞府,静寂如坟墓的群峰,终于活了过来。

        适越峰与昔来峰之间的石梁上,雾气渐薄,黑影渐渐显出真身。

        阴凤展开美丽的双翼,走到梁畔望向上德峰方向,不满说道:“居然带这么一位回来……等小四回来后,得赶紧把井九弄死,不然全都要被他害死!”

        天光峰顶,承天剑飞回了石碑里,轻微的震动让元龟缓缓睁开眼睛,心想这样很好,只要不来这里就好。

        镇守大人们知道内情,但青山弟子与长老们、甚至几位峰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诸峰弟子们看着天空,低声议论着什么,很是茫然。

        清容峰的女弟子们更是吵闹的厉害,整座山峰里都是她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甚至传到了峰外。

        宇宙锋落在神末峰顶,井九听着对面传来的吵闹声,忍不住摇了摇头,心想过去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真是没办法。

        赵腊月走上前来。

        井九用眼神示意稍后再说。

        顾清与元曲也已经猜到今天发生的事情肯定与师父(师叔)有关,紧张之余又有些兴奋。

        白猫悄无声息地从洞府里走了出来,颈间的铃铛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井九说道:“阿大,你好。”

        白猫走到他身前,蹭了蹭他的腿,眼神幽怨至极,心想我一点都不好,你不在青山的时候,这些小家伙记恨果成寺的事情都不肯理我,腊月都不肯抱我了。

        对了,还有个小混俅居然敢抓我的尾巴,这不是欺负猫吗?

        就在这时,平咏佳来到了崖上。

        他看到井九的脸便猜到这便是自己的师父,很是紧张,想要拜倒行礼,却不知道先屈哪条腿,动作便有些慢了。

        井九没想到神末峰居然会有外人出现,看了顾清一眼。

        顾清知道师父肯定是忘了,说道:“平咏佳师弟,快来拜见师父。”

        平咏佳赶紧上前,对着井九大礼拜倒。

        井九才想起来这个孩子是谁,平静示意他起身,自然看不出来是被顾清提醒才想起来的。

        不得不说,顾清这方面的能力真可谓已经炉火纯青,正在登峰造极,快要出神入化。

        猿猴们知道井九回来,纷纷发出欢迎的鼓噪声,但知道井九不喜欢这些,于是很快便散了,没到崖上来。

        猿鸣方罢,远方山间又传来马嘶阵阵。

        神末峰越来越热闹,人也越来越多。

        这一世井九的想法没有变化,行事方法还是有了些调整,从柳十岁、赵腊月开始一直在收徒弟。

        这当然是向师兄学的。

        所以他很注意神末峰的弟子里千万不要出现像柳词、元骑鲸以及自己这样的人物。但今天他忽然发现,现在神末峰有姓柳的,也有姓元的,还有自己……怎么感觉有些不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