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青山好强

第五十五章青山好强

        十七艘青山剑舟在海面上飞行。

        每个舟首都坐着十余名青山弟子。

        他们闭着眼睛,驭使着飞剑向着海面发起不停歇的攻击。

        数百里外那些修行者看到的电光,便是他们的飞剑。

        剑舟有阵法防御,还有师长等真正强者坐镇,青山弟子不需要担心被攻击,只需要全力进攻,剑威自然惊人。

        无论是坚硬的礁石,还是奋勇驭剑迎战的西海剑派弟子,在这些剑光下纷纷被绞成碎沫。

        如此恐怖的飞剑攻击自然对剑元消耗极快,没多长时间,这些青山弟子们的脸色便变得苍白起来,迅速被扶走,换上别的青山弟子,继续驭剑攻击。

        从始至终,海面上的剑光没有一刻中断。

        适越峰事先准备好的丹药与晶石,在这时候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相信这些青山弟子的剑元应该很快便能回复。

        如暴雨般的剑光不停歇地轰击着海面上的岛屿,声势极为惊人。

        轰隆巨响里,很多小岛被直接削平,不知多少西海剑派弟子受伤身死,落入海中。

        这里不是西海群岛的核心地带,山门大阵根本无法承受青山剑舟的狂暴攻击。

        没有用多长时间,西海群岛最外围的百余座岛屿便被完全清空,或者被摧毁,或者选择了投降。

        对那些投降的岛屿,青山剑舟没有继续攻击,分出数道剑光,用剑索把那些西海弟子暂时囚禁在岛上。

        十七艘剑舟就像十七柄巨剑,斩碎身前的所有事物,在海面上前行。

        所谓摧枯拉朽,不过如此。

        ……

        ……

        青山宗数百道飞剑穿梭不停,如海燕般不停飞舞,激起无数惊天巨浪,让天地间的气息变得极其紊乱。

        没有修行者敢飞到西海群岛近处观战,万一被误伤,谁能承受得住?

        隔着百余里的距离,除了布秋霄、何渭、果成寺讲经大士这样的强者,很难看清楚这场战斗里的所有细节。

        绝大多数修行者只能看到青山剑舟在海雨天风里缓慢前行的画面,只能看到那些如电光般的飞剑。

        但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些飞剑的威力,感受到风雨飘摇里的西海弟子们的绝望。

        如果换成自家宗派,面对这十七艘青山剑舟的碾压式攻击,能够撑多长时间?

        很多人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出答案,脸色更加苍白,眼里满是惊恐。

        昆仑掌门何渭看着面如土色的弟子们,脸色很是难看,准备喝斥几句,却发现不远处别家宗派的修行者也是如此,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

        修行界已经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战了,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完全没有看过。

        今天的画面,确实容易给这些年轻弟子带来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

        而且何渭自己也有相同的感受。

        青山剑舟的剑光没有一刻停歇。

        他很快便计算出来这一战青山宗需要消耗的晶石与丹药数量,那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

        除了青山宗,世间还有哪家宗派能够支撑这般狂暴的打法?

        就算中州派可以,也不可能像青山宗这般疯狂。

        青山宗很强,而且好强。

        想到这点,何渭觉得好生无力,带着弟子们向不远处飞去,与别家的修行者们汇合。

        “见过斋主。”

        何渭来到布秋霄身前,抱拳见礼。

        中州派的云舟在接近虚境的高空里,没有落下来的意思。

        在场身份最为尊贵的自然便是一茅斋主布秋霄。

        何渭感慨说道:“不管那件事情是不是真的,青山宗不问而伐,实在是太过霸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

        布秋霄看着西海深处,没有说话。

        云海苦舟上有数十名一茅斋的书生,其中有一名黑瘦书生抬起头来,看了何渭一眼。

        这个时候,一名北溪门长老忽然惊呼道:“那座岛就是算天阁吗?”

        ……

        ……

        西南的海面上,一艘青山剑舟来到某座大岛前。

        这座大岛与先前那些岛屿明显不同,并不依靠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庇护,而是有自己的护岛阵法。

        青山剑舟落下的那些剑光稍微凌乱了些,被那座阵法挡在了外面。

        那座阵法带着极其玄妙的意味,甚至仿佛窥到了天道一角,再如何凌厉的飞剑,也很难直接攻击到岛屿的本体。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才会让那位北溪门的长老认为这座大岛便是传说中的算天阁。

        算天阁是西海剑派的一个特别所在,当年由天近人一手打造,阵法确实不凡。

        就在很多人以为青山宗的攻击被第一次打断,西海剑派方面能多撑一段时间的时候,又有新的变化发生。

        那艘青山剑舟上响起一道沉静而平稳的声音:“结阵。”

        数十道飞剑破空而起,在海面上织成一片网状的事物,其间有电光不停闪烁,看着极其明亮。

        那片剑网向着那座大岛上飘落,很快便与算天阁的大阵相遇。

        只听得噼噼啪啪一阵密集响声,天空里出现无数朵火花。

        看到这幕画面,何渭的脸色有些难看,其余的修行者们更是震惊的无法言语。

        直到这时候,很多人才想起来,青山宗的剑道当然天下第一,但威力最强大的还是青山剑阵!

        飞剑难以直接破坏阵法,但青山剑阵呢?

        当两座阵法相遇的时候,当然是强者胜,弱者灰飞烟灭!

        狂风呼啸,海水被蒸发成白烟。

        算天阁大阵瞬间被破!

        那座大岛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欺人太盛!”

        一道愤怒而暴烈的声音从岛上响起。

        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手里拿着一件法宝,散发出万千光毫,向着天空里如网般的剑阵冲去。

        那件法宝不知道是何事物,竟然没被青山剑阵里的剑意割裂,就像要冲出渔网的大鱼一般,把剑阵拱出了一个隆起。

        来人是现在的算天阁主祈莫赎,手里拿着的法宝来自白鹿书院。

        眼看着剑阵便要被他撕破,天空里忽然响起咔嚓一声巨响。

        一道闪电从天而落。

        海面生起无数波浪,潮水连绵不绝。

        那道闪电穿过剑阵,准确地落在祈莫赎手里的法宝上!

        轰的一声巨响。

        祈莫赎如被真正的雷电击中,身体骤僵,冒出无数道白烟,就这样落入海中,不知生死。

        那件法宝果然不是凡物,竟没有被这记飞剑斩坏,但失去了主人,自然威力不再,竟是被青山宗用剑阵拖回了剑舟之上!

        ……

        ……

        那道闪电无比明亮,就连百余里外的海面都被照亮。

        看到这幕画面的修行者们都惊呆了。

        眼看着西海剑派能够扭转一下局面,谁能想到,转瞬之间祈莫赎便被重伤落海,那法宝居然都被青山宗夺了去!

        青山宗的攻势继续,剑舟降临那座大岛上。

        潮水应剑意而至,不停扑打着岛崖。

        数十道剑光不停落下,轰隆之声不曾断绝,大岛上的建筑瞬间被摧毁。

        对观战的修行者来说,后续已经不再重要,他们仍然想着先前那道如真正闪电的一剑……

        “好强的一剑……”

        那位北溪门长老敬惧至极,喃喃说道:“这是什么剑?难道是柳词真人亲自出手了?”

        有很多修行者也在猜测,心想那位西海强者手执重宝居然被一剑斩落,出手的不是柳词真人,就应该是元骑鲸大人了。

        “这是潮来剑,用的是八方剑诀。”

        何渭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出手的是成由天。”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议论声都消失了,修行者们觉得好生不可思议。

        成由天是青山宗的碧湖峰主,成为破海境强者没有多少年时间,是青山宗最弱的一位峰主。

        当然这里没有把赵腊月这个异类算进去。

        可就是这位最弱的峰主,居然剑落如雷,秒杀了祈莫赎!

        其实成由天的境界实力比祈莫赎强不了太多,只是祈莫赎的法宝被青山剑网所缚,而成由天蓄势已久,又有碧湖峰弟子的剑阵为引,数千道潮水便如一座大山,剑落便如海山倒塌,祈莫赎哪里挡得住?

        某艘青山剑舟也第一次遇到了真正的抵抗。

        那座岛上有一座黑石山,西海剑派的弟子凭借着山里的洞窟与剑舟上的青山弟子们激烈地交手。

        飞剑不停对轰,无数道剑光在天地之间交会,绽发出夺目的光彩。

        偶有漏过的飞剑,在那座山上与剑舟的底腹,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

        青山弟子有剑舟保护,西海剑派弟子也有黑石山保护,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忽然有两道飞剑从剑舟里飞出,带着一黑一白两道剑光,直接轰在了那座黑石山上。

        那座黑石山极其坚硬,又有阵法加持,即便是青山弟子的飞剑直接砍中,也只能带出一些石屑。

        然而这两道剑光竟是直接贯穿而过,然后在山腹里交会,直接把这座山给斩断了!

        伴着轰隆的巨响,黑石山缓缓倒塌,西海剑派弟子们惊呼连连,驭剑向着海面上逃去。

        远处的修行者们看到这幕画面,再次震惊无语。

        那位北溪门长老声音微颤说道:“太强了,这总是元真人的三尺剑了吧?”

        他没有看过三尺剑,只是想着元骑鲸是青山剑律,出名的刚正不阿,上德峰又以黑山白雪闻名,与这两道剑光倒有些相合。

        而且一剑斩断石山,这般恐怖的威力,除了元骑鲸这等大物,还有谁能做到?

        “是天光峰的墨池与白如镜。”

        布秋霄面无表情说道:“都是破海境的强者。”

        众人再次沉默。

        ……

        ……

        西海群岛深处。

        忽有一位强者飘然而起,携海雨天风而至。

        这是西海剑派的长老,在破海境已然深修多年。

        看到这幕画面,观战的修行者终于来了精神。

        剑舟轻动,一位青衣道人忽然出现在空中,拦住了那位西海剑派长老的去路。

        清丽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其间忽然出现六道剑光。

        回日剑。

        六龙剑诀。

        剑光轻闪。

        那位西海剑派长老从中断成两截,向着下方坠落。

        青衣道人飘然回到剑舟里。

        天地间一片安静。

        观战的修行者们震惊无语。

        何渭脸色铁青,心想即便是自己,也挡不住这一剑。

        布秋霄沉默想着,如果自己没有龙尾砚在手,最多也只能与这青衣道人打成平手。

        静寂的海面上忽然传来两声轻响。

        那是西海剑派长老两截尸身落入海中的声音。

        修行者们终于从震惊里醒过神来。

        青衣道人是谁?

        这是什么剑?

        好强。

        就连何渭与布秋霄也不知道这位青衣道人的身份。

        没有人再敢猜测,对青山生出更多敬畏。

        所有人都知道,青山剑宗很强。

        问题是,这位青衣道人如此之强,为何却是无人知晓?

        难道青山宗已经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布秋霄回首望向苦舟里那位黑瘦的书生。

        这位黑瘦书生自然是柳十岁。

        柳十岁说道:“是适越峰的广元真人。”

        ……

        ……

        (我去年设计这段情节的时候,便最喜欢青山剑舟的打法,宇宙飞船发射激光,横扫地面,遇着防御紧固的要塞,便开启激光大炮一炮轰过去,实在是太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