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匣中之剑

第七十二章匣中之剑

        碧湖峰的青山剑舟在西海已经停了好些天。以成由天谨慎仔细的性格,绝对不会有任何遗漏,他也确实把西海剑派的遗宝找到了很多,却始终没有初子剑的踪迹,明显有问题。

        “我不知道你在那个岛上藏了多少天,也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连青儿都瞒了过去,但我知道在你手里。”

        井九说道:“白真人一时不查,总会想起来这件事情,到时候你交是不交?所以你干脆跑了。”

        这是很诛心的说法,是很恶意的揣忖。

        童颜收回视线,继续开始和自己下棋,没有说一句话。

        “那把剑是我的,一直都是我的。”井九说道。

        很多很多年前,道缘真人把他从朝歌城带来青山。

        过了些年,道缘真人死于南趋的偷袭,死之前他斩了南趋的道树,夺了初子剑,给了井九。

        三百年前,井九给了刚刚失去父亲的新任神皇当作安慰,也算是庆祝他前些年登基。

        他没有说错,初子剑从始至终都是他的,现在南趋死了,那就更应该是他的。如果是以前,初子剑上还附着烙印的时候,他哪里需要来问童颜,只不过那年裴白发杀西王孙的时候,初子剑被重新炼过一次,烙印已经消散。

        可能是听出了井九平静语气里的态度,童颜抬起头来,问道:“我有什么好处?”

        井九说道:“九峰秘剑,随便你挑。”

        童颜说道:“我修道法。”

        世间最好的道法都在中州派,青山宗也承认这点。

        童颜接着说道:“……而且我既然已经是青山弟子,这些难道不应该是我应有的待遇?”

        ……

        ……

        现在的海州城异常萧条,街上看不到什么行人,阴三与玄阴老祖曾经吃过的那家火锅店也关门了。

        修行宗派之间的战争虽在天上,但只是些许余波便足以改变人间很多。

        成由天坐在城楼上,看着弟子送过来的那个盒子,微微皱眉。

        盒子里有颗硕大无比的海珠,极为珍贵,但他还是想不明白宗门为何如此重视,居然要自己亲自送回青山?

        这是碧湖峰弟子在西海剑派的废墟里找到的,编号之后便被放在了剑舟里,直到这时候才被取了出来。

        想不明白便不再想,成由天驭剑而起。

        这次那颗海珠不需要经过万里奔波,也不需要被藏在鱼腹里,再被顾家想办法送进青山。

        数日后,那个装着海珠的盒子回到了青山,在上德峰打了个转,便被元曲抱回了神末峰。

        井九坐在崖畔,接过那个盒子,在元曲、平咏佳好奇的视线里打开。

        看着盒子里那个硕大、散放着幽冷光线的海珠,感受着里里面蕴藏着的天地元气,平咏佳不禁动容,看着那个盒子上刻着的符文,感慨说道:“幸亏这个盒子上附着阵法,不然天地元气外泄,肯定会引来妖魔外道争抢。”

        元曲微嘲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成由天师叔亲自送回来的,哪有人敢动妄念?”

        白猫微嘲看了他一眼,心想你知道个狗。

        井九取出那颗海珠,扔给白猫去玩,左手微微用力,剑意喷发,破除了盒子上附着的阵法。

        喀喇声响里,木盒碎裂开来,露出了藏在里面的一道飞剑。

        井九拈起那道飞剑,感受着剑身传来的清冷感觉,说道:“童颜的阵法水平不错。”

        这个盒子一直藏在少明岛的藏宝室里,能够瞒过阴三的感知,上面附着的阵法岂止不错,可以说是非常好。

        元曲与平咏佳这时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那道明显不凡的飞剑,不由呆住了,说道:“这是什么剑?”

        井九说道:“初子剑。”

        听到这个答案,元曲与平咏佳更是震惊无比。

        白猫把那颗海珠在崖畔的裂缝里搁稳了,把寒蝉放了上去。

        海珠表面很是光滑,寒蝉很难站稳,不停向下滑。

        每当它要滑到下面的时候,白猫便会伸出猫爪把它拨回去。

        “你准备把这剑给谁?”赵腊月说道。

        当年在桂云城,她就是用这道飞剑贯穿了洛淮南的身体,记忆非常深刻。

        白猫听着这话,也转头望了过去。

        啪的一声轻响,寒蝉落在地上,腹部朝天。

        这是谁都很好奇的答案。

        弗思剑给了赵腊月。

        不二剑在柳十岁那边,在西海那边已经过了明路。

        宇宙锋是留给顾清的。

        猫不用剑。

        现在神末峰就只剩下了元曲与平咏佳两个人。

        他们想到某种可能,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的狂喜。

        很快便有一桶冷水泼了下来。

        井九说道:“不是给你们的。”

        元曲与平咏佳老老实实地喔了一声,也没有什么失望。

        井九挥手示意散了。

        元曲与平咏佳向道殿里走去,低声说着什么。

        井九坐在崖边,看着远方的天边,脚一荡一荡。

        只是他的腿不够长,所以还是碰不到云海。

        “至少你选徒弟的眼光比太平真人强多了,有什么不开心的。”

        白猫用神识安慰道。

        井九没有理它,依然静静看着天边。

        崖边很安静。

        安静往往意味着低落。

        寒蝉小心翼翼地搓动肢足,发出很轻微的声音,提醒大家自己还是仰面朝天的状态。

        它自己当然可以翻身,但它不确定自己这时候是不是应该露着肚皮哄井九开心,所以在请示。

        白猫伸爪把它翻了过来,心想你又不是猫,这是在闹哪样?

        谁都能看出来井九的心情不好,也知道原因,却没办法安慰。

        “不要难过了。”

        白猫看着他被南趋割掉一截的耳垂:“反正你是对招风耳,割小些更好看,最好那个耳朵也割一截,求个对称。”

        它在心里想着,反正我是割不动的,除非你自己动手,或者让赵腊月天天去揪?

        它正这般想着,赵腊月抬起手来,轻轻揉了揉井九残缺的耳垂,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没有平时的清冷,满是心疼。

        她心疼的自然不是耳垂,而是别的。

        井九的脸色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应该是被揉的很舒服。

        他伸手揉了揉白猫的头。

        白猫也很舒服,伸出爪子把寒蝉搂进怀里。

        清风拂着山崖,没有脚伸进去,云海也渐生波。

        井九说道:“我要闭关。”

        赵腊月知道他为什么要闭关,说道:“我也要。”

        ……

        ……

        在神末峰众人闭关之前,方景天已经开始闭关。

        他已经是破海巅峰,通天有望,如果这次闭关是为破境,那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来。

        昔来峰的弟子们很是期待,那些知道内情的昔来峰长老们则是沉默不语。

        紧接着,广元真人也开始闭关,云行峰主也开始闭关,各峰强者陆续开始闭关,两忘峰的过南山等人也开始闭关,最后甚至就连南忘与清容峰的那些女弟子们也开始闭关了。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为什么。

        现在的青山宗可以说是横行天下无敌,但天空里始终蒙着一层阴影。

        那场春雨总有一天会落下。

        南忘闭关,清容峰也不再追求夏雷、秋风、冬雪,更不想看到春雨,青山大阵全面开启,与封山并无两样。

        群峰安静异常,但并不像坟墓,因为没有死寂,在沉默的最深处有道力量正在缓缓累积。

        ……

        ……

        两年后的盛夏,井九走出了洞府。

        按照神末峰的闭关习惯,这时候赵腊月与元曲、平咏佳也应该醒来,但这次他要自己去做些事情,没有惊动他们。

        他散开剑识看了一下峰间情形,猴群迎来了些新生命,也送走了一些老人,那匹在山坡上吃草的马儿倒还精神。

        白猫在崖边犯困,寒蝉在它头顶打盹,那颗硕大的海珠不知道滚落到了崖下何处。

        元曲还在冲击游野境,平咏佳的境界更低,但在没有剑的情形下居然提升颇速,天赋果然不错。

        他的剑识落在洞府深处,发现赵腊月灵气充盈、剑意自敛,竟是到了冲击游野上境的关键时刻,有些吃惊。

        那年在果成寺,她在追杀太平真人的过程里强行破境入游野中,这才过去了几年?

        这般的天赋,现在的青山宗里大概只有卓如岁能与她差不多。

        卓如岁在问道大会里求战无数,剑意渐锋,这几年也快要迈过那道门槛。

        不知道柳十岁在一茅斋治好内伤后,会不会追上他们。

        想着这些年轻人如此勤奋修行、进境颇快,井九觉得自己也应该抓紧些,决定就这些天破境。

        破境之前,他还有些事情要做。

        他去了上德峰一趟,随着天光一道降落在井底。

        尸狗睁开眼睛,看着他,眼里流露出赞赏的神情。

        他点点头,走进了剑狱深处。

        隔着那条通道与层层剑意还有那道门,他与囚室里的雪姬再次对视了一段时间。

        接下来他去了隐峰,确认方景天在闭关,没有被尸狗偷偷放走,也没有什么异样。

        他有些意外地发现,同样在闭关的童颜竟也有了破境的征兆。

        青山宗没有云梦山的道法辅助,也没有合用的丹药,在这种情况下,童颜的修行速度居然没有任何减慢。

        他离开隐峰,从原路返回。

        元骑鲸已经在井畔等着他。

        井九问道:“伤好了?”

        元骑鲸没有理他。

        一位通天境大物,哪怕被南趋偷袭重伤,只要道树不倒,闭关两年也能治好了。

        他的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说道:“可以。”

        井九说道:“我一直可以。”

        元骑鲸冷哼了一声。

        井九知道他的心情不怎么愉快。

        任何修行者看到井九这样的修行速度,都会生出挫败的情绪。

        哪怕是元骑鲸这样的人,哪怕他已经看了两次。

        他是真的想不明白,修行不是倒油,不是手熟便能做得更好的事情,怎么可能一次比一次还要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