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章春雨的过去

第六章春雨的过去

        赵腊月有些吃惊,伸出手掌。

        青儿挥动着翅膀,落在她的掌心,说道:“你好,小腊月,好久不见。”

        说完这句话,她变回了人形。

        她还是那般小,完全可以在赵腊月的手掌上跳舞,只是灵体渐实,明显在那条道路上向前走了好些步。

        赵腊月望向井九,说道:“她怎么能在里面?”

        青儿是天宝真灵,但渐成实体后肯定要占据一定空间,怎么能藏身在一道剑鞘里?

        要知道承天剑鞘可不是青天鉴。

        井九说道:“这剑鞘能藏万物。”

        赵腊月心想再高阶的空间法器也无法藏万物,忽然想到那把剑的名字,才明白了他的意思。

        她有些不确定问道:“能藏万物,便能藏任何事物,那岂不是藏天下?”

        “意思大概相同,但不是一回事。”

        井九说着话,把剑鞘收进了那个天下里,然后终于真正的放松下来。

        柳词离开朝天大陆的三年时间里,他看似平静,实则心神一直紧绷,万一这把剑鞘落在别人手里,那该怎么办?

        青儿一直盯着他在看,当看到承天剑鞘消失之后,她的唇角微翘,露出一抹有些奇怪的笑容,说道:“真人没说错,你果然很怕死。”

        井九确实怕死,而且不以为耻。

        他反而不明白,身为一个修道者,怕死有什么好羞耻的呢?

        只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赵腊月知道他们两个之间有些问题,不愿他们吵架,问道:“你随真人去了哪些地方?”

        青儿说道:“我们先去了蓬莱神岛,找到传说中的宝船之祖,买了一艘比飞剑还快的船。”

        井九说道:“那船没有剑快……我就说他应该带把剑走。”

        青儿不理他,对赵腊月继续说道:“那船是真快,没过几天便到了雾岛……”

        井九说道:“不快,而且他走的时候没带钱,所以那船应该是偷的。”

        青儿再也受不了了,对着他呀了一声。

        赵腊月都觉得井九有些讨人厌,有些奇怪,示意青儿继续。

        柳词带着青儿去了南海雾岛,确认依然无法打开,便去了大漩涡看了几天的风景。

        最后,他们用了很长时间终于抵达了海对面的那片异大陆。

        “海的那边居然生活着很多精灵,生得很好看,也有透明的翅膀,看着和我有些像。”

        青儿对赵腊月开心说道:“如果我不是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还真以为他们是我的族人。”

        井九说道:“那些精灵太过纤细敏感,很烦人。”

        青儿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不过……那些精灵确实有些烦人,以为我们是坏人,不管我们怎么说都不信,幸亏这时候有个很大的巨人……真的很大……就像一座山一样,醒了过来,帮我们解了围。”

        井九说道:“我朋友。”

        青儿很恼火,赵腊月也很无奈,心想我们都知道,用得着在这时候插嘴吗?

        与那位只会说阿加一个词、却能表现出无穷意思的憨厚巨人分手后,柳词带着青儿向大陆深处走去。

        他们看到了比浊水还要肮脏的河流,比青天鉴里的齐国学宫还要壮美的宫殿,比冷山荒原还要冷清的寒地。

        他们看到了独角的野兽、飞天的骏马、黑色的恶龙、泥巴样的怪兽,还看到了十七个人类王国与一个精灵帝国。

        他们看到了很多美好与丑陋,看到了高尚与卑鄙。

        就像很多年前井九看到的一样。

        那些与朝天大陆并没有太多分别。

        赵腊月好奇问道:“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青儿说道:“当然遇到过,都被真人杀了。”

        柳词是把朝天大陆杀了个寂静无声才离开,去到别的异大陆自然不会委屈自己。

        井九说道:“要是带着剑,肯定能杀的轻松些。”

        他去过那里,知道那里有些强者,甚至有像巨人朋友这样的存在,但整体实力远不如朝天大陆,自然不会担心。

        青儿哼了一声,继续说道:“然后就在前些天,他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把我送了回来。”

        这便是剑游的手段。

        当年井九境界还很低的时候,便曾经通过剑游,让弗思剑通知了那位巨人朋友。

        井九说道:“你们就在西风大陆停留了三年?”

        青儿睁大眼睛问道:“还有别的大陆吗?”

        井九说道:“比西风大陆还不如,有的甚至就是一座岛。”

        青儿有些遗憾说道:“早知道还有别的大陆,也应该去看看的。”

        井九说道:“他不肯带着剑,飘的那么慢,自然没办法去太多地方。”

        青儿终于忍不住了,挥动着翅膀飞到他面前,嚷道:“你就和剑过不去了吧!”

        井九没有再说什么。

        赵腊月都不知道他今天这是怎么了,片刻后才想明白……他只是想多打打岔,好让青儿讲的慢些。

        因为这是柳词最后的故事。

        紧接着,青儿也想到了。

        柳词已经离开了。

        一场云游。

        一场春雨。

        洞府里变得很安静。

        三个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好了。”

        井九看着青儿说道:“青天鉴在哪里?”

        青儿顿时从伤感的情绪里醒来,盯着他警惕说道:“你想做什么?那是我的。”

        井九说道:“青天鉴是我和柳词从云梦山里偷出来的,提议的人是童颜,他承诺把青天鉴给我。”

        青儿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被童颜倒手到了青山,不禁气急,说道:“你们下棋的人怎么都这么心黑呢?”

        这些年里,这句话她想过不下数十次,说也说了好几次,井九自然不在意,提醒道:“外面不安全。”

        青儿冷笑道:“放心,安全的厉害,倒是你担心自己吧。”

        这话里明显有些深意,井九看了她一眼,说道:“童颜在隐峰,你要不要见?”

        青儿说道:“不见,我算是看明白了,人都不是好东西。”

        井九说道:“人本来就不是东西。”

        青儿说道:“你呢?”

        井九沉默了会儿,问道:“你后悔了吗?”

        青儿也沉默了会儿,说道:“自己变成人才知道为什么人会想那么多,现在还不知道是好是坏。”

        井九没有再问这方面的事情,说道:“你准备住哪里?”

        他不会再把承天剑鞘拿出来,青儿自然不能再继续住在里面。

        青儿说道:“我随时可以回青天鉴,你不用担心我。”

        井九分了道极细的剑识落在她的裙子上。

        青儿看了他一眼,转身向着上方的星光里飞去,很快便消失不见。

        井九感觉到那道剑识消失了,有些意外。他算到青儿肯定会回青天鉴里,才会留下那道剑识,想要知道青天鉴的位置,没想到居然被青儿看穿,最没想到的是,青儿居然有能力抹灭那道剑识。

        如此也好,想来没有人能找到青天鉴。

        他起身走到洞外,看到崖畔的三人一寒蝉,再次想起那只猫,望向对面的清容峰。

        淋过春雨的云海,比平日里低了些,星光如水,把清容峰的景物照的非常清楚。

        清容顶那块黑岩与那棵花树还在旧日的位置,花树正在盛开,但没有人影也没有酒,这让他有些担心。

        ……

        ……

        众所周知,清容峰主南忘好酒,嗜酒,甚至酗酒,而且最喜欢躺在峰顶那块岩石上,对着那棵花树饮酒。

        哪天她没有喝酒,必然是出了什么大事,或者心情极度不好。

        在洞府的深处,南忘压着阿大,居高临下看着它的眼睛逼问道:“井九到底是谁?”

        阿大在她怀里喵了两声,听着有些沉闷。

        南忘冷笑一声,说道:“不要说什么都不知道,在荒山杀南趋的时候,他是怎么回事?西海又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从碧湖峰去了神末峰,对着他这么老实?”

        阿大是通天境的镇守大人,无论境界还是地位都比她这个清容峰主要高,但它是真的不想得罪这个女人。

        当年柳词把碧湖划给南忘做禁地的时候,她连清容峰主都不是,它又敢说个不字吗?

        就算是洗澡水还不是一样要喝!

        嗯,还不错。

        就像这时候被她抱在怀里的感觉。

        这应该是色诱吧?

        问题是我该怎么回答呢?

        阿大很苦恼。

        如果井九的真实身份让南忘知道了,他绝对会成为有史以来最短命的掌门。

        别看在天光峰顶,井九打白如镜似乎很轻松的样子,那是另有隐情,阿大很确定他打不过南忘,更何况那会是处于疯狂状态的南忘。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还来问我做什么。”

        阿大用神识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南忘哼了一声,说道:“修行界关于他有这么多传闻,我怎么知道哪条是真的。”

        “哪个传闻传得最凶?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阿大艰难地挤出头来,发现这风有些香,有些暖,有些软。

        南忘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他真是景阳的后人?”

        阿大喵了一声,表示反正他身上有景阳的味道。

        南忘若有所思,说道:“所以你才如此听他的话,甚至愿意帮他看家守院。”

        阿大用可怜的眼神告诉她,你的师父师叔我都得罪不起,这位小爷我也得罪不起,不然万一哪天你师叔回来了怎么办?

        南忘蹙眉说道:“柳词知道他的身份,才想着把掌门之位传给他?”

        阿大喵了一声。

        南忘说道:“柳词死在哪儿了?”

        阿大表示不知道。

        在天光峰顶的时候,它很仔细地观察过所有人。

        当承天剑鞘插回石碑上时,元骑鲸有些佝偻,广元真人叹了几声,过南山的脸色有些苍白,不少人都面有悲色。

        只有南忘与卓如岁两个人的眼睛是红的,很明显哭过。

        修道之人怎能如此。

        阿大有些怜惜地看着她,心想难怪你修行境界一直提升的如此之慢,原来还是那个多情之人啊。

        想着这些事情,它用两只前爪轻轻地踩了踩,表示安慰。

        南忘拎着它的颈向洞外走去,说道:“你还这么流氓呢?”

        阿大喵了一声,心想这是本性,再说了在碧湖峰顶,在湖中舟上,不都曾经有过吗?

        来到洞府外,站在崖边,看着对面的神末峰,南忘忽然问道:“他是景阳和谁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