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九章新人旧事两相忘

第九章新人旧事两相忘

        过南山怔住了,问道:“为什么?”

        井九说道:“王小明死了。”

        过南山说道:“但不管是风刀教还是朝廷的神卫军,都没有发现他的尸身。”

        井九没有再解释什么,因为他很确定王小明已经死了,不管有没有找到尸体。

        过南山相信了他的判断,神情凝重说道:“如果是苏子叶,这件事情更要慎重对待。”

        西海之局结束后,所有人都知道苏子叶与中州派曾经有过一份协议。如果在益州召集玄阴宗旧部的人是苏子叶,那这件事情背后有没有中州派的影子?春雨刚刚落下,云梦刚刚开山,那道隐藏了三年时间的阴影便要露出真容?

        对青山宗来说,这是件压力很大的事情。

        顾清的眼里也流露出警惕的神情,心想那确实应该派人去益州看看。

        井九说道:“这不是你们操心的,境界这么低,就应该留在山里好好修行。”

        从道理上来说,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青山宗与中州派是正道修行界的两大领袖,底蕴深厚,强者无数,如果双方之间发生战争,法宝飞剑满天飞,以两忘峰弟子的境界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只能是送死。

        在那种层级的战争里,只有破海境以上才有资格做些贡献。

        过南山有些不安,想要说些什么。

        井九接着说道:“什么时候破海,什么时候出山。”

        过南山很是无语,心想门规里哪有这样的说法。

        两忘峰现在的行事风格源自于太平真人,在柳词真人的手里发扬光大。

        井九接任掌门的那天曾经说过一切依旧例,为何会改掉两忘峰的规矩?

        “我觉得……您对两忘峰有偏见。”

        过南山看着井九认真说道。

        “我不喜欢两忘峰,但这不是偏见。”

        井九说道:“你告诉我这三十年里,两忘峰死了多少弟子?”

        过南山想都不用想,直接说道:“已有十四位师弟剑归青山。”

        这十四位青山弟子死在雪原上,死在西海上,死在斩妖除魔的无数次战斗里。

        “在我与腊月之前,青山最有天赋、最有潜力的年轻弟子都去了两忘峰。”

        井九说道:“他们应该能走得更远,就算死也应该死在破境之时,或者天劫之下。”

        过南山不明白,说道:“吾辈修剑之人,不经历生死考验,怎能成大道?”

        井九说道:“让家里有钱的小孩子去扛沙袋挣钱,这不是培养他们吃苦耐劳的精神,是白痴的行为。”

        过南山明白他的意思,却无法接受不要说游野境,即便是无彰境的青山弟子,在凡间也像是神仙一般。但按照井九的说法,这种境界的两忘峰弟子,就是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小孩子?

        他说道:“当年掌门您也曾经与赵腊月峰主去世间游历过。”

        井九看了他一眼。

        顾清明白师父想说的话是你能和我比吗?

        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井九发现当掌门之后最麻烦的事情不是见人,而是需要说很多话。

        “经历生死考验,确实可以提升修行速度,但是很可能会死,死了还怎么破境?活着才有希望,而你们的境界越高,青山便越强大,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过南山觉得有些荒唐,心想青山修的又不是无情道,难道什么都不做?

        “两忘峰至今数百年,杀死的妖兽与邪道中人,还没有你师父一夜杀的多。”

        井九最后说道:“你自己想想这个道理。”

        ……

        ……

        过南山还是想不通,但面对掌门举的这个例子,他也是无话可说。

        他回到两忘峰,召集尤思落、顾寒等人,把事情讲了一遍。这些骄傲而勇敢的两忘峰弟子们自然不服,觉得这位新任掌门完全是在乱来,言语间颇多不恭敬,直到被过南山训斥了几句,才安静了些。

        “如果都能像师父他老人家那样,那当然世间再无宵小敢现身,问题是世间能有几个师父这样的人?”

        顾寒愤怒地说道:“破海境才能出山?九峰里的破海境长老每天都在闭关修行,除非宗派有大事才会出面,怎么可能愿意因为他们眼里的这些小事出山?如果我们两忘峰也如此,那谁去斩妖除魔?谁去保护那些凡人?”

        新掌门对两忘峰的禁令很快便在青山内乱传开,引发了很多争议与不服。这些年来,两忘峰一直被视作青山最锋利的一把剑,峰里的年轻弟子们,代表着青山在人间的形象,证明着青山的荣光。现在他们被禁止出山,这可怎么办?

        ……

        ……

        井九一直都不喜欢两忘峰。

        事实上,他不喜欢的不是两忘峰的那些年轻弟子,而是两忘峰的味道与存在本身。

        破海境、通天境的师长都在各自的洞府里闭关修行,却让这些只有无彰境、游野境的年轻人去世间历练,去经历生死,完全是不负责任的做法。往最深处里想,这里面其实隐藏着极大的自私。

        如果你们觉得人间的事情不值得你们浪费时间与精力,那么何必让这些孩子去做?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喜欢热闹。

        迟宴,然后是过南山,接着还有别的人。

        崖下的猿猴不停地叫,很是热闹。

        看着他的美丽与哀愁,赵腊月同情说道:“不如把禁制解了。”

        神末峰的禁制很强大,除了元骑鲸这种人可以无视,别的想要拜见新掌门的人,都只能老老实实落在山下,然后走上来,被顾清迎进那间小木屋里。如果解除禁制,青山的人们便可以直接飞到峰顶,不需要再让那些猴子们喊半天。

        井九心想那比猴子还烦,摆手示意不用,决定就这么忍了。

        他走出洞府,来到崖畔,向着对面的清容峰望去。

        那张新的竹椅不知去了哪里。

        他原以为元骑鲸来后,南忘便会过来,没想到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出现。

        做的不错。

        他望向腊月抱着的白猫,在心里表扬了一句。

        阿大喵了一声,得意地直起身子,蹭了蹭腊月的脸。

        井九说道:“我要去趟上德峰。”

        阿大喵了一声,把脸埋了进去,不想理他。

        赵腊月有些不解,心想简如云的事情你不是说不会管吗?

        ……

        ……

        春寒料峭这个词,最适合形容现在的上德峰。

        峰间青松如海,雪线渐高,却依然寒冷。

        那座终年覆着雪霜的洞府,被宇宙锋清寂的剑光一照,更是寒意十足。

        元骑鲸站在井边,望向他说道:“两忘峰是柳词的得意之作。”

        井九说道:“他不是因为自私,不代表别的人也这么想。”

        元骑鲸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不是所有修道者都能像你一样。”

        井九说道:“修道者就应该像我这样。”

        元骑鲸想了想,说道:“你说的对。”

        不是不想做,只是做不到。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至少对他和柳词来说,从很多年前就是这样。

        井九忽然问道:“做掌门是不是出山比较麻烦?需要报知谁?你吗?”

        元骑鲸说道:“掌门最大,你想走就走。”

        井九有些不解,说道:“柳词不是很少出去?”

        元骑鲸说道:“他是在学你。”

        井九想起自己在朝歌城里与井家、鹿国公、皇帝告别时的场景,沉默了会儿。

        ……

        ……

        伴着那道天光,他落在幽暗的井底。

        尸狗睁开眼睛,微微低头向他行了一礼。

        井九还礼,向剑狱深处走去。

        白如镜与简如云的囚室相隔不远,离大厅较近,环境还算不错。

        两间囚室都很安静,愤怒的年轻人可能痛骂了几天几夜,也没了气力,白如镜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当然不是来看简如云与白如镜的。

        来到大厅,他望向右手边那条布满剑意的通道,视线落在紧闭的囚室石门上。

        囚室里的雪姬感知到了他的到来,裹着被子转身望向囚室的石门。

        双方的视线隔着石门与重重剑意再次相遇,然后便是长时间的安静。

        时间到了。

        井九离开前说了一句话。

        “我有把新的竹椅,要不要换?”

        雪姬嘤嘤了两声,表示拒绝。

        ……

        ……

        顺着剑狱通道走到尽头,推开石门,走过雾气,便来到了隐峰之中。

        他唤出宇宙锋,坐剑而起,踏云而飞,很快便来到一座山峰里。

        这座山峰的背面很是幽暗,青藤之间隐着一座洞府,洞府门前的宝石散发着红色的光泽。

        方景天就在这座洞府里。

        他是破海巅峰的昔来峰主,本来极有资格争夺掌门之位,只是三年前便已经被元骑鲸逼进了隐峰闭关,与外界消息隔绝,正在全力突破通天境那道门槛。

        井九明白元骑鲸的意思,这是对方景天与太平真人私下勾结的惩罚,如果方景天无法晋入通天境,便只能老死在这座洞府里,最终变成远方那座山里的一具枯尸。

        这同样也是对方景天的一次考验甚至是激励。

        如果他能够突破那道门槛,成为通天境大物,便能走出隐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与两忘峰弟子去世间斩妖除魔,接受生死考验的用意并无两样。

        井九不知道方景天能不能成功,只知道对方走出隐峰的那天,就是自己迎来麻烦的那天。

        他这次没有立即离开,盘膝坐下,取出很久不见的瓷盘,开始堆沙。

        堆沙是游戏,是静心的工具,也可以理解为一种算筹。

        洞府里的方景天不是雪姬,没能感觉到井九的到来。

        阳光缓慢移动,把连绵不绝的群峰照成不同的形状,颜色也在浓淡之间变幻不停。

        暮色来临的时候,井九结束了推演计算,收好沙盘,站身离开。

        他算出来的结果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好。

        这并不是说那是个模糊而没有明确指向的结果,而是意味着更多的东西。

        他觉得那样的结果是自己可以接受的。

        ……

        ……

        井九去了童颜闭关的洞府,看了眼门边的绿色宝石,直接推门而入。

        童颜正在冥想修行,淡淡的烟气在他的头顶凝成一棵树的模样。

        道树外显,这表明他的境界又有提升,想来元婴已然大成,只是离化神还有段距离。

        童颜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这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不知道是修行有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眉毛反而更淡了,再加上这张稚嫩的脸,神情越严肃的时候越发可爱。

        修道者在修行的紧要关头,忽然被人打扰,这真是最令人厌恶甚至愤怒的事情。

        井九没有理他,伸手轻摁石桌下某处,洞府外的那颗宝石变成了红色。

        然后他说道:“苏子叶冒充王小明,想要重启玄阴宗,顾清不擅长做这些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童颜说道:“苏子叶不是我的朋友,但他是何的朋友,也是我的盟友。”

        井九说道:“我和何不熟,而他是中州派的盟友,你现在是青山弟子。”

        童颜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青山弟子还有这种义务?”

        井九嗯了一声。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哪座峰的弟子,但想来应该不是神末峰。”

        童颜微笑说道:“我也不会加入神末峰,这并不违背我们的协议,所以你不能命令我。”

        井九说道:“你是哪座峰的弟子不重要,因为我现在是掌门。”

        童颜很意外,很震惊,用了很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井九看着他的眼睛,听着他的心跳与血液流动,感受着他的气息,确认这是真实的反应。

        这表明他确实没有与外界联系过,青儿没有来隐峰找过他。

        童颜用道法凝了一杯清水,双手递了过去:“掌门请喝茶。”

        井九接了过来。

        童颜说道:“苏子叶不会让你如此重视。”

        井九说道:“他的身后是玄阴子。”

        童颜明白了他的意思。

        玄阴子的身后是太平真人。

        “另外还有一件事,柳词走了,中州派应该会做些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井九说道:“你写个方略,看看怎么对付他们。”

        童颜静静看着他。

        井九说道:“想回去?”

        童颜说道:“不想。”

        然后他取出棋盘,在上面放了几十颗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