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因果就是不看你一眼

第四十九章因果就是不看你一眼

        世间所有事都在因果中。

        十年生死。

        孤坟内外。

        爱你三千遍却还是要转身离开。

        高山流水知音,城门收尸故交。

        听君一言,便赴千里之外为君杀人。

        君不需言语,虽千万人吾也要为君杀出人海。

        这些都是因果。

        不用说什么红尘滚滚如江水而来,也不用谈什么三生三世,在枕上辗转反侧,食不知味,莫名消得人憔悴。

        山间有一朵花,承受着阳光雨露,孤单很多年,你若恰好路过看了它一眼,便是你们的因果。

        你自山间离开,再无人看它一眼,这还是你们的因果。

        直至又有人来,看了它一眼,便在花畔修了草屋住下,日日辛勤照料浇灌,才会转成另一段因果。

        人的每段因果都是一个由此及彼的直线,无数因果便是无数道线,那些线总会在某个点相遇,也等于是指向那个点。

        而那个点就是你自己。

        ……

        ……

        我是谁?

        我是景阳。

        那景阳是谁?

        很多很多年前,有个人从朝歌城来到青山,他开始修行,在上德峰里闭关,只偶尔陪师兄与柳词、元骑鲸吃两顿火锅。

        其后那些年,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呆,也曾经帮着那把妖剑和那只妖猫躲避师兄与尸狗的追踪。

        数十年前他要飞升了,想为青山做些准备,于是去了一趟朝歌城,在满天飞雪里看到了那个妇人腹里的娃娃,几年后又在某个小山村里看到了另一个娃娃。

        景阳不是叫景阳这个名字、拥有景阳的记忆与天赋、景阳容貌的那个人。

        因为容貌是可以改变的,记忆与天赋是可以继承的,名字是可以改的。

        景阳其实不是景阳,他是赵腊月与柳十岁的师父,是元骑鲸爱恨交加的小师叔,是鹿国公府里那些碎瓷片的怨主,是整座青山看了千年的那个人。

        我们其实也不是我们,我们是父母的孩子,是孩子的父母,是伴侣的伴侣,是酒友的酒友,是赌伴的赌伴,是世界眼里的我们。

        因果指向的那个点是我们。

        而我们与世界互为因果。

        所以想要证明我们就是我们,请从那些因果线的另一端说起,如此方能不可替代。

        ……

        ……

        天光峰很安静。

        因为……没有几个人能听懂井九说了些什么。

        ——我就是我之所有因果的指向。

        事实上他只说了这一句话。

        其余那些都是每个人生出的不同认知。

        元曲不停地挠着头,险些再次挠出几道青烟来,似懂非懂。

        顾清睁开眼睛,望向身边的师父,已经破境成功,脑海里却想着那年在冰风暴海上……通往极北处的那条直线。

        赵腊月也在想着冰海上破开的那道直线。

        卓如岁同样如此。

        青山群峰被一种极为玄妙的氛围笼罩着。

        忽然一道带着极大怒意的喊声粗暴地破坏了这种气氛。

        “纵然你舌绽莲花,也改变不了你是剑妖的事实!”

        暴喝声来自天光峰的人群里。

        还是那个人。

        井九一拳轰杀泰炉真人后,这人便曾经出言斥责过他,说他难道准备把青山弟子全部杀光吗?

        天光峰长老白如镜被关进剑狱数年后,终于被放了出来。

        白如镜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盯着井九厉声说道:“你这个剑妖,还不束手就擒!”

        禅子正在静思井九说的那句话,妙趣迭生,忽然被这声暴喝打断,不由好生不悦,微微蹙眉望向白如镜,心想你他妈的想死吗?

        但很多修行者听不懂井九的这句话,被这声暴喝提醒了——是啊,我为什么要听这个剑妖说话?

        井九始终不肯拿出承天剑,已经让绝大部分修行者接受了方景天与那名蓝衣小童的说法。

        他们不可能因为井九这句云山雾罩的话,便相信他是景阳真人。

        在他们看来,井九就是那个害死了景阳真人,还阴谋夺取了青山掌之位的剑妖。更何况这个剑妖还与冥界勾结,谁知道他想做什么?

        如果让他做青山掌门,必然会危及青山乃至整个正道修行界、甚至是人族的安全。

        修行者们怎么可能容许这样的事情生?

        “杀了此妖!”

        白如镜看着井九厉声喝道。

        随着这声喝,数十道飞剑自天光峰各处飞起,凌厉破风,直指庐下的井九。

        这里是青山,各宗派的强者们没有动,但青山里那些嫉恶如仇的长老与弟子们则是忍不住了。

        看着天空里的数十道剑光,白如镜的心里涌起无限豪情与复仇的快感。

        井九却没看他一眼。

        一道血色的剑光照亮天光峰顶。

        弗思剑破空而起,极其冷冽地斩断了最前方的一道飞剑。

        紧接着,又有数十道飞剑自峰间各处而来,挡住了那些意欲杀死井九的飞剑。

        清脆的飞剑撞击声如暴雨般响起,然后骤然停止。

        百余道飞剑分成两个阵营,悬停在天光峰顶的天空里,微微颤动,随时准备再次出击。

        那些前来保护井九的飞剑里有上德峰弟子的,也有天光峰弟子的,令人称奇的是,里面居然有十余道飞剑来自两忘峰弟子。

        谁都知道井九不喜欢两忘峰,成为掌门之后更是对两忘峰加了诸多限制,两忘峰的年轻弟子们对此颇有怨言,为何此时却是这样的场景?

        看着这幕画面,很多人都有些奇怪,就连元骑鲸都有些意外。

        ……

        ……

        过南山回头看了眼幺松杉。

        幺松杉在两忘峰的排名已经从十一进到了第八,气息沉稳,眼视前方,什么都没有说。

        过南山又看了眼雷一惊。

        在大师兄的注视下,雷一惊有些微惊,却是强硬地直着颈说道:“保护掌门,何错之有?”

        其实现在连他都在怀疑井九的身份,只是看着那些飞向小庐的飞剑,他想都没想便召出了飞剑去战。

        这大概就像当初西海之战时,太平真人眼看着便要各宗派的强者杀死,结果青山的剑就这样去了……用墨池长老的话来说,这就是没忍住?

        ……

        ……

        百余道飞剑在天空里对峙着,气氛很是紧张。

        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开始,这些没沉住气抢先出剑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一代的弟子,各峰的长老都还保持着沉默,尤其是那几位峰主。

        云行峰主伏望的眼神有些犹豫,露在风里的瘦长右手微微动着,似乎随时可能握住一把剑。

        成由天深锁着眉头,看着井九怀里的白猫,心想白鬼大人总不会犯错才对,但它本来就是一只妖猫,想来与妖剑自然亲近。

        元骑鲸看着庐下的井九,似乎想要等他再说些什么再做决定。

        南忘背着双手,看着远处的山,根本没有看场间一眼,似乎毫不关心此事。

        大人物们长时间的沉默,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也让青山诸峰的弟子们更加不知所措。

        顾寒已经做好了出剑的准备,望向过南山请示道:“师兄?”

        过南山神情凝重,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望向了卓如岁。

        “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卓如岁面无表情说道:“别看我表面镇定,心里也很慌的好不好?”

        ……

        ……

        沉默终究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对峙总有一刻会变成剑争。

        到时候,满天剑光必然会把天光峰弄得疮夷一片。

        两边阵营里,支持井九的明显要少很多,而且大部分是年轻弟子。

        有人忽然想着,广元真人前段时间被派去西海,连掌门大典都不让他回来参加,难道井九早就已经算到了今天的局面?

        天光峰顶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忽然响起了一道威严却掩不住疲惫的声音。

        “青山何时这般难堪过?”

        元骑鲸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谁都看出了他的怒意与伤感。

        今天是青山掌门即位大典,整个朝天大6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来了,这么多别家宗派看着,结果却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青山宗难道要在这么多外人的眼前上演一出同门相杀?

        “我也这么觉得。”井九说道。

        不管是方景天还是泰炉真人或者阿飘,都是师兄的手段。

        师兄就是想把他从青山掌门的位置上赶下来,然后杀死他,因为师兄一直认为他就是万物一。

        在师兄的想法里,青山是用剑的,而不能被剑所用——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井九走到石碑下,看了眼远方的神末峰,拍了拍石龟的背,说道:“走了。”

        这句话没有主语,也没有指向。

        他是在向石龟告别,还是在通知谁?

        “知道了。”赵腊月说道。

        顾清站起身来,捧着宇宙锋走了过去,准备请师父乘坐。

        元曲低着头也走了过去,不敢看元骑鲸一眼。

        ……

        ……

        “想走?没这么容易。”

        白如镜寒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道凌厉至极的剑光,向着石碑处的井九斩落。

        在剑狱里被囚禁数年,他对当初那场失败进行了仔细的复盘,确认井九的境界实力远不如自己,只是靠着白鬼的威压才偷袭成功。

        今天井九虽然一拳打死了泰炉真人,但消耗极剧,明显无法再施出第二记。

        他当然也不会忘记白鬼,也不指望能够突破白鬼的防御,真的伤到井九,他要的就是一个乱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他的飞剑的威势能够激众人的战斗意志,相信接着便会有无数飞剑落下,天光峰顶一乱,井九必死无疑!

        思考这些事情只用了他很短的时间,他的飞剑已经来到了石碑处,然后消失了。

        那道凌厉的剑光不知道去了何处。

        哪里能展露出来什么威势。

        就像一个气泡消散在了空中。

        阿大闭上了嘴,打了一个饱嗝,竖瞳深处有抹妖异的血色一现即隐。

        高空里隐约出现一个极其巨大的白虎的光影,散溢出极其恐怖的威压。

        原来那把飞剑竟是被它直接吞了进去!

        白如镜真剑被夺,剑丸受创,喷出一大口精血。

        一道极其艳丽的血色剑光掠过。

        天光峰顶响起一声惨呼。

        两只手臂破空飞起,先后落在地面。

        弗思剑回到赵腊月的身前。

        她平静走到井九身后。

        没有看已经变成血人的白如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