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青山剑阵!

第九十五章青山剑阵!

        南方有片青山,青山里有片隐峰,某座峰间有个洞府。

        也许是童颜讲的故事很好,洞府的石门这一次没有关闭。

        赵腊月等人从洞府里走了出来,发现弗思剑与宇宙锋已经消失在天际,再也无法看到。

        这是她与顾清怎样也发挥不出来的速度。

        离开洞府,不代表能够离开隐峰,他们站在青葱的山峰间,沉默不语。

        天空里忽然出现一道白线,线的最前端是一道飞剑。

        紧接着,无数道白线像梳子般在碧空里划过,那是无数道剑离开青山向着北方而去,就像横行的雨,又像是一道白色的巨大缎带。

        看着这幕画面,元曲惊的张大了嘴,卓如岁惊的睁大了眼,顾清也是一脸茫然,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赵腊月想到很多年前的一件事情。

        那天她与井九准备进海州城,其时清天司通缉甚急,正道强者云集,她有些担心,井九问了她一句话。

        “你听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吗?”

        前些年她与井九在剑峰里行走,峰间群剑忽然有些骚动,她问是怎么回事,井九把这句话又问了一遍。

        她现在自然知道这招从天而降的剑是什么,或者说意味着什么。

        “这是青山剑阵。”

        听到赵腊月的话,元曲、卓如岁与顾清看着天空里壮观的画面,震撼无语。

        卓如岁忽然感觉到剑丸微颤,吞舟剑明显表达出离去的意愿,微笑挥手:“既然我不能去,那你去吧。”

        吞舟剑破空而起,化作一道灰影,以平时从来没有展露过的速度飞到了天空里。

        紧接着,元曲也感觉到了些什么,挥手放出自己的那道怪剑,怪剑很快便汇入了满天剑雨中。

        天空里的无数把剑并非都是高阶飞剑,有的很普通,有的甚至还是剑胚,就像那把怪剑一样还没有名字。

        但这些都是青山的剑。

        ……

        ……

        无数道飞剑自南方而来,从天而降,如暴雨一般冲洗着天地。

        朝歌城里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也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青山剑阵。

        最先进入皇城范围的三艘云船,在短短十余息的时间里便被剑雨摧毁,尽数解体,向着地面落去,发出轰然不停的响声。

        三艘云船上的大部分中州派弟子还在天空里便死了,有些强者侥幸活了下来,落在了广场上,不敢作片刻停留,带着恐惧便向皇城外逃去。

        这些中州派强者的天地遁法都修行的极为高妙,身法飘渺,一掠便是百余丈。但他们如何能够避得开这满天剑雨?不管天地遁法再如何厉害,终究是在天地之间行走,而现在的天地间到处都是剑,你又能遁到哪里去?

        一名长老极其厉害地避开了数道飞剑,眼看着便要接近宫墙,却还是被一柄银色的飞剑刺中了大腿,发出了一声惨嚎跌倒在地,然后被乱剑穿体而过,鲜血狂飙而死。

        这样的画面在皇城广场上到处都是,中州派强者们的惨嚎声不绝于耳,更令人恐惧的还是那些密集的飞剑穿过人体、以及刺穿坚硬青石的声音。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与石屑,到处都是模样凄惨的死人。

        无数道飞剑钉在地面上,随风轻轻摇摆,看着就像是野草。

        这便是杀人如草。

        ……

        ……

        看到这些画面的很多人直接吓得昏了过去。

        那些修行者们脸色苍白至极,喃喃说道:“这就是青山大阵吗?”

        殿里大臣们惊恐的呼喊不绝于耳:“这就是青山大阵吗!”

        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青山大阵。

        南趋老祖、玄阴老祖、萧皇帝都是不世之强者,却成为了可怜的遁剑者,终生不见天日,其实很多人都不理解,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今天的画面。

        这样的青山大阵,又有谁能够挡得住呢?

        ……

        ……

        高空上,阴暗的云层里出现无数个小孔,而且奇异地无法合拢。

        那些小孔都是剑眼。

        没有人知道,朝歌城里的落下的那片剑雨并非青山剑阵最强大的攻击。

        真正最恐怖的攻击已经在高空里完成。

        井九与白刃已经分开,隔着十余里的距离。

        白刃的衣服上到处都是细孔,与云层看着有些相似。

        此时的她是仙气凝成的绝对灵体,衣物也是她的一部分,那些细孔自然是真实的伤害。

        无数道仙气如金色的细丝,正从那些细孔里溢出,向着天地间散去,过程很缓慢,却已经无法逆转。

        “这就是青山剑阵?”白刃看着井九问道.

        井九说道:“是的,所以你可以死了。”

        ……

        ……

        今天的故事就是这样。

        连三月把白刃从白早的身体里打出来,然后他用诛仙剑阵把她困住,再以青山剑斩之。

        这个故事很简单,很好。

        如果想要杀死白刃而让白早活着,这是故事唯一可能的写法。

        白刃说道:“不愧是曾经出去过的人,确实好手段,希望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你还能动用青山剑阵。”

        她是真正的仙人,一眼便看出井九为了施出青山剑阵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甚至有可能下一刻他便会死去。

        “我敢用青山剑阵,自然是因为我能算尽一切,你……至少这个你是没有机会再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井九从原地消失,来到十余里外。

        毫无疑问,他用是幽冥仙剑。

        他穿过了白刃的身体。

        那些正从她衣服上向外溢出的仙气忽然消失无踪。

        白刃转身望向井九,发现他的眼底隐隐有抹金意,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流露出一抹有些怅然的神情。

        哗的一声轻响,她在高空里散开,变成无数光点,就此消失无踪。

        井九确认她已经死去,终于放松了些,闭着眼睛有些痛苦地咳了两声。

        天地间响起无数道雷声。

        那些雷声都在他的身体里。

        他的睫毛微眨。

        一滴带着金色光泽的血,从他缺损的耳垂底端流下,然后迅速在天空里散开,引来无数鸟儿追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身体里的那些雷声消失了,他睁开眼睛,向着地面飞去。

        不二、初子、弗思、宇宙锋四剑随之而去。

        ……

        ……

        朝歌城皇宫里一片死寂。

        听不到呼痛的声音,也没有哀嚎,因为满地都是死人,不要说伤者,就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晨风缓缓拂过,却拂不动仿佛晶石般凝结的恐惧气氛与血腥味道。

        石阶上到处插着剑,平咏佳还在昏睡,那些剑却没有伤到他,准确地落在四周,看着就像是一道篱笆在保护他,又或者像一个摇篮。

        井九落在殿前,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到连三月的身边坐下。

        连三月看着他苍白的脸色,问道:“还行吗?”

        井九说道:“死不了。”

        连三月说道:“还能打吗?”

        井九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一团云雾飘进了皇城。

        雾散云消,白真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他们说道:“那么,接下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