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青山大会又开

第一百一十八章青山大会又开

        那一刻,阴三以为井九醒了过来,眼神微变。.shu

        下一刻,他才发现这座诛仙剑阵只是略有形意,但少了很多弑神戮仙的气魄。

        骨笛逆风而起,借着空气,连续奏出数个极其明亮的音调,就如剑鸣一般。

        那柄小剑无声而起,与不二剑缠斗在了一处。

        骨笛则是迎向了如山般拍过来的宇宙锋还有那道清冷如水的初子剑。

        无数道真实的剑鸣响起,旧庵里剑光不断,案几与香炉瞬间碎成粉末,梁上出现深约数尺的刻痕。

        顾清站了起来,双手握着宇宙锋,沉默而冷静地施展着自己最熟悉的剑诀——承天以及六龙。

        初子剑与不二剑各自妙招迭出,就连形为剑索的弗思剑也在以意相攻。最厉害的当然还是平咏佳以剑意拟成的诛仙剑阵,虽不及百年前井九施展出来的威力,依然剑意森然,仿佛天地间的杀意尽在其间。

        即便是方景天这样的通天境大物,如果同时面对神末峰的这些剑与人,也必须认真对待,

        阴三却平静地坐在椅子里,右手看似随意地挥动着骨笛,便把那些可怕的剑与意尽数挡在了外面。

        骨笛破风而引剑,青山九峰的绝妙剑招,就在他的随意挥动之间如梅花般朵朵绽放。

        不管这座诛仙剑阵这些神末峰的年轻人施展出怎样厉害的剑招,都无法瞒过他的视线,更无法靠近他的身体。

        那些剑招都是井九教他们的。

        井九的剑法是他教的。

        剑鸣破壁而出,落下满地梅花。

        庵里的数道剑光不停相遇,亦如满地梅花一般,绽出黄或红的色瓣。

        阴三拿着骨笛随手一扫,把不二剑震了回去,然后对着顾清吹了口气。

        满地梅花骤散。

        宇宙锋疾收,却依然没有完全挡住这缕风。

        顾清的右肩出现一道贯穿的洞,鲜血涌流而出。

        那些血水却没有流到地上,而是如雾般飘在了空中。

        他的手指闪电般伸出,蘸着血水在空中写了一个符。

        啪啪啪啪,数十道如同空间破裂的声音响起。

        一道难以想象的巨大压力,从天空里落向了旧梅园。

        只是瞬间,附着阵法的庵堂便开始咯吱作响,似乎将要倒塌。

        “换作别的地方,我真的没办法杀死你,甚至想都不敢想,但你不该出现在朝歌城。”顾清左手握着无形的某件事物,盯着阴三的眼睛说道:“这是师父交给我的地方,皇城大阵就在我的手中,而你却始终没有做出最后的决断。”

        越强大的阵法启动需要的时间越长,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动用皇城大阵,必然会惊动阴三。

        就算皇城大阵这一百年里经过了数次加强,也无法困住一心想要脱困的对方。

        真正的关键在于弗思剑化作的那道剑索。

        顾清从来没有想过,用弗思剑去斩断阴三的手。

        首先是不见得能做到。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断就是离。

        他不能让阴三离开。

        他把这个选择题交给了阴三自己。

        果不其然,像阴三这样的人物很自然地选择了先杀死他,然后再离开。

        这就给了皇城大阵启动足够的时间。

        那道无形的沉重压力从天空落下,笼罩住了整座旧梅园。

        椅子无法承受这种压力,骤然碎裂。

        阴三站起身来,看着顾清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

        皇城大阵困不住他,只要他能断开这道剑索。

        问题是,那座诛仙剑阵竟不是针对他的,而是用来护住顾清的!

        换作平时,他即便不能断掉顾清的手臂,也能带着顾清一道离开。

        然而不知何时,地板上的那道血线已经变成了真实的阵法,把顾清的脚绑在了地面上!

        喀喀剧响里,庵堂再也承受不住,垮塌下来。

        飞舞的烟尘,洒在二人身上。

        阴三的那件红衣有些发白,脸色也有些苍白。

        顾清的情形更惨,血水不停从眼睛鼻子耳朵里流淌出来,身体里发出咯吱的声音,骨头都快要断了。

        他想与阴三同归于尽。

        至少也要废掉对方一只手。

        如果他的死亡能够换取这些,那便够了。

        ……

        ……

        但凡修行宗派总要有些仙气。

        所谓仙气,具体用画面呈现出来,便是雾气。

        中州派便是以云雾出名,青山宗的云雾也不少,不然山外也不会出现一个云集镇。

        群峰在云海之间若隐若现,看着就像海上的群岛。

        天光峰最高,说来有趣,这里的云海也随之而高,如果柳词还活着,坐在崖畔,一双大长腿能很轻松地踩到上面。

        方景天没有去崖边试,因为他的腿没那么长,他的性情也要比柳词私下沉稳很多。

        清风拂动云海的最上层,也带起了那两道极长的银眉,冲淡了平日里的富家翁气息。

        他转身望向站在庐外的那些峰主,眼神沉静而有所思。

        三十年前,云行峰主伏望确认破境无望,最终选择进隐峰。

        现在的云行峰主叫做金思道,东易道人,出身昔来峰。

        方景天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在青山里树立了自己的权威,得到了三座半峰的支持。

        昔来峰云行峰两忘峰以及半座天光峰。

        但依然不够,因为元骑鲸还活着,因为井九还没有死。

        他的视线落在了峰顶的另外一边。

        赵腊月静静站在那里,看着云海的北方,脸上映着云的颜色,有些苍白。

        她在雪原里受了极重的伤,没想到居然还是赶了回来。

        她现在已经是破海巅峰,成由天与金思道竟然都被她超了过去。

        按照这种速度,所有青山弟子都认为她会在百年之内通天……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她说话的份量,要超过普通的峰主。

        而今天她会说什么话,谁都很清楚。

        在赵腊月身后不远的地方,那座石碑非常醒目,元龟依然闭着眼睛。

        方景天轻拂袍袖,碧蓝天空依旧,所有人却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

        ——元骑鲸坐镇朝歌城的日子,青山大阵的控制权暂时由他保管。

        数十道光毫从天空各处而来,泛着不同的颜色,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

        过南山顾寒等人驭剑而起,前去接引各宗派的宾客。

        鹿国公代表朝廷来了,果成寺来的是讲经大士,一茅斋悬铃宗镜宗大泽合益楼等宗派也来了很多长老与弟子,与百年前那次青山掌门大典相比场面稍有不如,也算是极盛。

        当水月庵那顶青帘小轿落下后,青山众人赶紧迎了上去,方景天则是微微挑眉——水月庵主数十年前破境成功,现在是修行界真正的大人物,而水月庵与神末峰的关系谁都清楚,如果顾清真的处理妥当,庵主没有道理亲自到场才是。

        ……

        ……

        清脆的剑鸣,不安的云海,石柱上剥离的碎屑,剑光追逐,相遇然后分开,同时分出胜负。这时候进行的是青山试剑,来自各宗派的修行者们看着青山弟子们展现出来的剑道,低声议论着什么。青山九峰的长老们却有些心不在焉。

        试剑很快便结束,选出了十名年轻弟子代表青山参加今年的梅会,接下来便轮到了那件正事。新任云行峰主金思道踏剑而起,来到天光峰的天空里,对着诸峰弟子以及各派代表行了一礼,说道要推举昔来峰主方景天为新任掌门。

        天光峰顶与崖间石台上一片安静。

        这是去年青山大会商议好的事情,青山宗没有掌门已经百余年,这种情形确实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适越峰的何长老走到崖畔,清声说道:“青山百年无首,确实需要一位新的掌门,我推荐广元师兄。”

        同样没有人表现出惊讶的情绪,因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同为通天境大物,广元真人当然要出面。

        今天青山请了这么多宗派代表,本就见证的意思。

        方景天看着广元真人说道:“师弟,请。”

        话音方落,他便从崖畔消失,云海微动,天空里生出数道剑意,形成一幕有若梅枝的画面。

        广元真人衣衫微动,踏剑而起,平缓而稳定地向着天空飞去,没多时也消失在人们的眼里。

        天光峰外的云海再次生波,渐渐向着别的山峰流去,视线变得一片清明,无论是峰顶的各峰长老各派代表还是崖间石台上的弟子们,都能清楚地看到那片碧空。

        天空里没有方景天与广元真人的身影。

        想来他们这时候已经到了虚境之上。

        两位通天境大物之间的剑争,如果就在天光峰顶进行,就算有青山大阵只怕也会打的飞沙走石,崖倒地裂。

        而且这毕竟是同门之争,不便落在别派修行者与晚辈弟子的眼中。

        除了青帘小轿里的水月庵主,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这场剑争,但他们依然抬头看着那片碧空。

        忽然,极高远的天空里有电光出现,然后不停闪现,仿佛没有停止过。

        隔了段时间,却没有轰隆的雷声落下。

        原来那不是真正的电光。

        是剑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