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夕阳无限好

第一百一十九章夕阳无限好

        没有过太长时间。天光峰畔的流云还没有完全流到上德峰那些地方,虚境里的连绵闪电便停止了。

        在那片高远的天空里,忽然出现一片明亮的光泽,就像一面数百里的镜子。

        那是虚境与真实天空的分界线。

        镜子里出现了两个小黑点,渐大。

        方景天与广元真人先后落到天光峰顶,身上看不到伤口,脸色也很正常。

        当年太平真人为了青山掌门之位直接杀得血流成河,屠了莫成峰,但那毕竟是特例。

        像今天这种情形不可能以生死论胜负,彼此清楚便好。

        那么谁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广元真人走回适越峰的人群里。

        方景天留在原地。

        峰间隐有骚动,适越峰的长老们发出有些遗憾的叹息。

        终究是晚了三十年,虽然都是通天境大物,还是有所区别。

        方景天向着庐下走去。

        银眉轻飘。

        那把椅子便在庐下。

        路过那座石碑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对着元龟行了一礼。

        元龟闭着眼睛,没有反应。

        方景走到庐下,转身准备坐下。

        忽然一阵清风拂过,那把椅子就这样倒了下去,摔碎成了一堆木条。

        天光峰顶一片死寂。

        那把椅子代表着青山掌门的位置,方景天还没有来得及坐上去便碎了……

        换作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愤怒或者羞恼。

        一名昔来峰长老厉声喝道:“这是谁做的!好大的胆子!”

        元曲站在赵腊月身边,低声说道:“这要是坐上去才裂开……那才叫尴尬。”

        此时的峰顶安静至极,他的声音再小,也清楚地落到了很多人的耳中。

        青山弟子们这时候正处于震惊与紧张的情绪里,没有什么反应,镜宗一名女弟子则是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那名昔来峰长老霍然转身,盯着那名女弟子说道:“你笑什么?”

        被如剑般的森然目光一盯,那名女弟子吓了一跳,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雀娘将她护到身后,看着那名昔来峰长老平静说道:“我徒儿自笑她的,与你有何干系?”

        那名昔来峰长老知道她与井九之间的师生关系,更知道她是镜宗定好的下一代宗主,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意,望向青山弟子们喝道:“是谁做的!给我站出来!”

        依然一片安静,青山弟子们看着就像一片树林。

        忽然,树林里生出一根高枝儿。

        那是有人举起了手。

        人群骚动起来,无数道视线望向那处。

        卓如岁耷拉着眼皮,右手则是举的很直,就像旗杆一样有精神。

        那名昔来峰长老微怒说道:“卓师侄,你刻意毁掉宗门圣物,意欲何为?”

        “不就是把椅子?师父他老人家当年可没说过这是什么圣物。”卓如岁抬起头来,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我那天出关的时候太高兴,一不小心把这椅子弄坏了,很多人都亲眼看着的,有什么问题?”

        那名昔来峰长老不由语塞,要知道卓如岁可不是普通的青山弟子,不说境界与天赋,只说他是前任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这句话便极难应……

        方景天淡然说道:“说的不错,这就是把椅子,并不重要。”

        今日广元真人败在他的手下,青山九峰再没有人够资格与他来争青山掌门之位,没有那把椅子,难道他就不是掌门了?

        “有没有那把椅子都可以当掌门,但你连承天剑都没有,有什么资格做掌门?”

        一道平静甚至漠然的声音在峰顶响了起来。

        青山弟子们一片哗然,纷纷望了过去。

        有些年轻的弟子经过指点,才知道说话的是神末峰主赵腊月。

        这些年轻人听说过神末峰的故事,却不知道她当年的风采,不由很是吃惊,心想她居然如此强硬!

        各峰长老与各派代表倒是很平静,甚至有一种终于开始了的感觉。

        神末峰的人怎么可能让方景天做青山掌门。

        方景天银眉微飘,看着她似笑非笑说道:“师妹不服?”

        赵腊月说道:“当然。”

        方景天的视线在各峰长老与弟子们的身上拂过,缓声说道:“那还有谁不服?”

        “师叔……我这手都还没放下来呢。”卓如岁举着右手一脸无辜说道。

        ……

        ……

        赵腊月是神末峰主,景阳真人的隔世弟子……好吧,她和景阳真人的关系比较复杂。

        卓如岁是前任掌门真人柳词最疼爱的关门弟子。

        他们在青山九峰的地位本来就很特殊,现在成为破海巅峰的真正强者后,更加非凡。

        而且他们很年轻。

        在青山宗的历史上,以修行破境的速度来算,他们能排进前三。

        还有一位是景阳真人。

        他们是青山宗的未来,也是现在。

        他们同时站出来反对方景天成为青山掌门,必然会影响很多青山弟子的态度,而且本身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

        天光峰顶一片安静。

        广元真人不想青山纷争落在那些外人的眼里,对赵腊月与卓如岁认真说道:“青山宗确实需要一位掌门。”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他还没死呢。”

        卓如岁跟着说道:“着什么急?”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说的是井九。

        问题是井九在朝歌城沉睡了一百多年,还要继续沉睡多少年?

        那名昔来峰长老厉声说道:“这是去年青山大会商议好的章程,你们这时候忽然反对,算什么?”

        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那时候我在闭关。”

        卓如岁跟着说道:“我也在闭关。”

        赵腊月说道:“你们商议好的事情,我自然不认。”

        卓如岁跟着说道:“我也不认。”

        那名昔来峰长老忍不住了,说道:“卓师侄,你又不能代表天光峰,你认不认并不重要。”

        卓如岁耷拉着眼睛说道:“我知道天光峰里有很多弟子都被你们收买了……但我想总有些人会支持我吧?”

        听着这话,很多道视线落在了天光峰众人的身上。

        过南山叹了口气,说道:“都依你。”

        墨池长老叹道:“你……你……咋……说……咋是。”

        卓如岁看着那名昔来峰长老无辜说道:“您看,我也没办法,声望就是这么高。”

        就在这个时候,雀娘缓步向场间走了几步,对着方景天款款一礼,轻声说道:“按理来说,这是青山宗的事情,我们这些外派之人不应说些什么,但整个修行界都知道,景阳真人是我的先生,我这个做学生的总要问一句,先生他为了青山宗殚尽竭虑,独抗仙人,现在还在朝歌城养伤,结果青山便要选一位新的掌门,这把先生放在了哪里?”

        这句话真的很难回答,元曲暗赞一声,不愧是棋道高手。

        鹿国公也毫不犹豫地开口了,用苍老的声音说道:“此言不差。朝廷向来尊重青山宗,但天下皆知掌门真人是陛下的叔祖,按照先皇遗诏,尊他一声太上皇也不为过,青山宗如此行事,难道就没考虑过朝廷的颜面?不妨明说,陛下对此事非常不满,要我来问一声,你们到底在想什么?”

        这个指责更麻烦,元曲暗赞一声,皇宫里的人果然更脏些。

        紧接着,果成寺与悬铃宗也很自然地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只有大泽与其余几个宗派保持着沉默。

        方景天望向朝歌城的方向,银眉微飘,默然想着顾清那边果然出了问题,希望师父那边不会有问题。

        他收回视线望向雀娘、鹿国公等人,平静说道:“这是青山宗的事,不管你们有什么身份,有什么道理,都没用。”

        然后他望向那顶青帘小轿,说道:“便是对庵主,我也是这句话,因为这是青山的事。”

        声音落处,一道清冽的剑意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如梅枝般在天地之间蔓延,虽遇罡风而不折。

        这便是通天境大物的威严,这便是青山强者的魄力。

        这是青山之事。

        这是青山。

        只有青山人,可定青山事。

        广元真人没有说话。

        成由天沉默不语。

        远处的碧湖峰顶,刘阿大慢慢踱至最高的那棵大树之巅,望向天光峰方向,竖瞳微眯,不知是阳光太烈,还是心思太乱。

        忽然,它冲着天光峰喵呜了一声。

        满天如梅枝的剑意来到极高的天穹处,把满天阳光切割开来。

        那声喵呜就像火种,点燃了那些阳光碎片,化作无数晚霞。

        假的晚霞落在天光峰顶。

        卓如岁感慨说道:“真美。”

        灰暗的吞舟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前。

        那剑在夕阳里慢慢飘着,如秋日落叶一般,仿佛随时准备燃烧。

        赵腊月说道:“是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