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飞升之后

第一百零三章飞升之后

        占据整个天空的雷暴漩涡其实不可怕,对他来说那些闪电更像是灵气的补充,飞升后半段出现的那些闪电则有些麻烦,因为那并非真的闪电,而是空间的裂缝。

        天地间自有一道宏大的力量,吸引着他无法离开,想要把他拉回地面,甚至把空间都撕裂了开来。

        也就在那一刻,他用万物剑阵确认了空间以及这种力量,依然是朝天大陆所在天地的一部分,那就很简单了。

        井九转身向着某处飞去,然后……发现自己的速度变得慢了很多。

        这里说的很多是非常多的意思,很明显,这个世界与朝天大陆所在的世界有着完全不同的规则,与修真典籍里描述的仙界没有任何相似之处,比雪原还要寒冷,比虚境还要空无,无边无际反而带来极可怕的压迫感。

        任何有灵识的生命在这里都会感到孤单、渺小与恐惧。

        极遥远的空间里悬浮着一颗很小的白色火球,散发着淡淡的光辉,在他的身体轮廓上镀上了一道极淡的银边。

        他背对着白色火球飞了片刻,前方隐约出现了几件事物,隐隐反射着光线。

        黑暗而寒冷的无垠世界里没有棺材也没有如山大的墓碑,只有一把竹椅。

        他飞到竹椅前,然后躺了上去。

        ……

        ……

        他没有准备飞升便离开,而是准备在这里看一段时间。

        这与白刃不敢离开没有关系。

        只是那个世界的屏障确实薄了,容易被看到。

        这与他有关系。

        他与谈真人都听到了雪姬飞升后的那声轻咦。

        她遇到了什么?

        域外飞魔还是那数万道燃烧的飞剑?

        他需要慎重,而且也想要再次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

        远处那颗火球散发出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并不如何清楚,也没有任何温度。

        他伸出手指在那些光线里挥过,仔细感受了一下,确认了白真人的说法,这些原初之光便是所谓仙气的来源。只不过白色火球离这里太远,想要飞过去要很长时间,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要吸收到足够炼成仙箓的数量也需要很长时间。

        他的速度变慢了,这些光的速度似乎也变慢了,反而显得很活跃,在他的手指间像调皮的小鸟般跳来跳去,很难抓住。

        他手指动了起来,连残影都看不到,与那些光线在极小的范围里追逐、勾搭。

        他的视线却始终落在那片虚无处。

        那片虚无并非绝对的黑暗,更接近于模糊或者说混沌,没有具体的颜色,甚至没有存在的感觉。

        按道理来说,除非找到中州派的那座法阵,他根本无法看到里面的画面,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望向那处,那片虚无深处的画面便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还能看到那片沧海、青山群峰、那片雪原以及那座最高的冰峰,远悬海外的几片陆地以及那株野草。

        那些画面变化的极快。

        他上次飞升的时候曾经回头看过一眼,知道这里与朝天大陆的时间流速差大概是一天等于一年,所以并不惊奇,只是不明白白刃仙人为何能与白真人通话,大概是中州派的那件法宝真的很厉害。

        ……

        ……

        赵腊月的脚下生出一株野草,紧接着,黑色玉盘的所有缝隙里都生出了野草,就此通天。

        白早在三千院里醒来,看着碧蓝的天空上留下的剑光残影,怅然不语。

        曹园回了白城小庙,坐了三天三夜时间,然后转身离开,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蹈红尘。

        禅子还没回到果成寺便被迫再次回来,唉声叹气地重新开始玩小木棍。

        布秋霄开始著书立说,第一卷记录的却是他一个学生的语录,那个学生叫做奚一云。

        苏子叶丹毒尽解,得到昆仑派分出的一条灵脉,在青山宗的帮助下再次开宗立派。

        柳十岁学剑归来,带着小荷去异大陆游历,遇着顾清三人,苦劝无果,再次回到大陆时,已是数十年后。

        卓如岁得偿所愿,从准备闭关的广元真人手里继承了掌门的位置。

        南忘与赵腊月不与他抢,元曲打不过他,顾清不回来,柳十岁将来要做一茅斋主,这是很自然的事情。问题在于他这个掌门谁都管不了,不要说神末峰与清容峰,就连平咏佳的剑峰他都没法管,好在都是景阳真人一脉,没有什么好争,又有什么好管的呢?元曲你要替上德峰再觅个地方我能有什么意见?就算你想把天光峰抢了去,夜哮大人又会允许我有意见吗?

        他站在天光峰顶,看着云海里的群峰自我开解道,忽然一场春雨落下,不禁叹了口气。

        上德峰没有了,元龟背着的石碑也裂了,青山再没有隐峰,青天鉴不知道去了哪里。

        青鸟在大陆上到处飞行,不知道在做什么,还是在看什么。

        这些年里,朝天大陆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那位年轻的无恩门掌门。

        彭郎在那条长街上看了井九与西来的万物剑战,又在三千院里听井九说了一夜,又有增进,短短数十年时间便来到了剑道的最高处。柳十岁从海外归来后与他战了一场,输的有些惨,只好带着小荷回到千里风廊给自家先生磨墨。

        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撺掇——人们只知道那夜的湖畔有烤鱼有酒,还有仙气蒸腾——彭郎去了青山。

        卓如岁闭而不见,完全不在乎会丢了青山的颜面,反正他刚进青山就开始闭关,现在刚当掌门又开始闭关,似乎也说得过去。赵腊月破关而出,却发现彭郎已经走了。

        彭郎带着平咏佳以及平咏佳替他在剑峰里挑的一把好剑去了雪原。

        来到那座冰峰,彭郎与雪国女王大战一场,输的极惨,就连平咏佳回到青山后,都不忍心描述当时的情形。

        彭郎留在了雪原里,没有回来。

        禅子从香案里钻了出来,赤足踏着门槛,望着雪原深处,神情微变说道:“又来一次?”

        整个朝天大陆很快便知道了这个消息。

        女王又怀孕了。

        湖畔的烤鱼与酒自然是何霑准备的,用的是当年连三月说服曹园的旧事,白早也曾经这样做过。

        是的,这次劝说彭郎去杀雪国女王的就是她。

        在她原先的计划里,就算彭郎不是雪国女王的对手,也能消耗对方不少,到时候她再凭着身体里的仙气,应该能与对方同归于尽。谁能想到彭郎会败的如此之惨,更想不到的是,他居然与雪国女王生了个孩子。

        现在她想与雪国女王同归于尽都做不到了,而且似乎也没有那个必要。

        那一刻她再次确认自己没有井九算得清楚,哪怕他已经走了几十年。

        她去了蓬莱岛,再也没有管过朝天大陆的事情。

        海上的渔夫与船工在那之后经常会看到海面上有个踏波而行的白衣女子。

        人们称她为蓬莱仙子。

        就在白早离开的当天,谈真人宣布闭死关,把掌门之位传给了童颜。

        童颜在那座只有一棵树、已经没有人的高台上做了一桌菜,算是为自己庆祝。

        ……

        ……

        一幕幕画面在眼前闪过,井九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彭郎去雪原的时候他挑了挑眉。

        那个名字确实有些问题,不改是对的。

        他的手指忽然停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的手指一直在捕捉着远方那颗白色火球散发出来的光线,没有片刻停顿。

        随着他的手指停下,那些光线也停了下来,缠绕在了上面,然后渐渐凝结成实物,散发着飘渺至极的仙意。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在这个寒冷而空旷的黑暗世界里遇到任何存在,但那不代表朝天大陆修道者们的警惕是没必要的。

        不过他还是不同意那位谪仙、太平真人以及白真人的看法,更是觉得白刃愚蠢至极。

        他轻弹手指,那团散发着仙意的光团无声而去,渐渐消失在那片虚无里。

        那光团如叶般飘落到朝天大陆上空,自然变成一道仙箓,落在了青山剑峰上。

        平咏佳走到那道石缝前,把那道仙箓取了出来,抬头向天上看了一眼,挥了挥手。

        他知道井九的意思。

        如果天地元气真的数量不够,与外界的屏障有消解的危险,他便会把这张仙箓撕开,让里面的仙气补充到天地之间。

        这道仙箓里面只有仙气,没有仙识,谁都可以用,但既然落在他的手里,那谁都没办法抢过去。

        他看过彭郎与雪国女王打架,知道他们打不过自己。

        ……

        ……

        井九向朝天大陆深深看了一眼,这才真的离开,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无比辽阔的宇宙里。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没有带走那把竹躺椅。

        没有过多长时间,那片虚无里出现了一道裂口。

        朝天大陆又有了一位飞升者。

        谈真人来到那把竹椅前,坐了上去,开始制作自己的仙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