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758章 各走一边?

第758章 各走一边?

        回到公寓楼里,井九还在想这个问题。

        既然是同一个文明,为何会分成了两边?

        究竟是这边丢出了那边,还是那边丢出了这边?

        井九走到窗边,向着上方的天空望去。

        天空里是淡淡的云,像极了青山,云里隐约有很多层极大的平台。

        那些平台并非建构在太空里,事实上是在地幔的位置。

        很多年前,那里的岩石与矿产都被运往了太空里的工厂,只剩下了工作面的平台,后来在上面修了很多建筑,做为人类的居住地。

        新世学院所在的那片山崖已经处于地幔深处。

        至于再往下去便是这片冷清的街区以及他逃出来的那座实验室。

        原先那里应该是地核,据说在行星改造的时候被分离出了星门,成为了无数艘战舰的金属来源。

        是的,这座行星被人类掏空了,只有地壳被保留了下来。

        现在只有女祭司以及最高等的世家贵族及官员能有资格住在满是森林与湖泊的地面。

        对钟李子来说,不管是住在地面的人还是那些高台上的人,都是上面的人。

        对人类来说,对行星资源的全方面利用,必然会形成这样的局面。

        井九看过星河联盟的历史,知道在暗物之海的数次入侵里,星门基地正是靠着这种怪异的结构才最终保存了下来。

        大地不管在脚下还是在头顶,都能为人类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但他不认为星河联盟有这样的技术实力,觉得这颗行星应该是那个远古文明的遗留。

        他的视线穿越最高处的地面,来到了宇宙的一角里,那里悬浮着几艘战舰,有无数颗星辰在远近不一的距离里散着浓淡不一的光线。

        那些恒星就是可以提供源源不绝仙气的火球。

        这个世界对仙气的利用手段很落后,他再次确认这是一个相对低端的文明,朝天大6的世界不可能是从这个文明里抛离出去的。

        那么这个世界的人们有没有可能是飞升者的后代?从这个世界人类的身体构造以及各方面来看也不像。

        他站在窗前,看着幽暗如井口的宇宙一角,沉默地推演计算了很长时间,得出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那个与暗物之海同归于尽的远古文明,既然能够在星辰的废墟里复苏,那么有没有毁灭之前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做了另一种准备?

        这个叫做星河联盟的世界在科学与格物的道路上不停前进。

        朝天大6的的世界则依凭着高光以及与世隔绝的条件,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另外一条道路。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可惜不管是学院网还是图书馆里的数据库,都没有关于远古文明的记载,明显受到了某种封禁。

        井九心想难道要去打昏一名女祭司,再用果成寺的两心通读取她的记忆?

        不过据说星域网络里有隐藏网络,里面有很多秘密。

        想到这里,他知道自己应该先学什么了。

        ……

        ……

        事实上,除了电视里那段短暂的、关于舰队消灭母巢的新闻,井九最先了解这个世界的的工具便是电脑,他最先学的也是如何操作电脑。但那时候他只需要学会电脑的基础知识与操作,懂得如何浏览、搜索自己想要的信息便可以了,但现在他需要学的是更高级的一些知识,包括但不限于硬件构造、基础核心搭建以及最重要的云鬼手段。

        云鬼是星河联盟人类对某些网络破解高手的称呼,据说与远古时期某种名为云的计算模式有关,那些高手就像是生活在网络里的鬼魂,可以随意进出各种戒备森严的地方,而且永远不会被人现踪迹。

        用手环换取终端,来到那间安静的阅读室里,他布下承天剑阵,隔绝了外界的窥视,再次握住那根数据光缆,然后闭上了眼睛。

        细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表明他的意识正在高运转,不停地搜索、吸收着什么数据。

        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便看完了学院网以及图书馆数据库里的相关知识,在更短的时间里,他便准备了三种方案,然后用了半分钟的时候获得了整个数据库的控制权。

        紧接着,他开始进行强行破解,用了两分钟的时间成功地突破了屏障,进入了星门基地的上层网络。

        ——就像一条小溪忽然流进了大海。

        在那一瞬间,海量的数据向着他的识海里涌入。

        如果说图书馆数据曾经在他的识海里掀起无数道浪花,那么今天这些数据则可以掀起一片惊天巨浪。

        那可能会有些危险,更多的则是诱惑。

        井九用强大的意志力抵挡住了这种诱惑,没有沉浸在那片数据的海洋里去寻找未知的、新奇的事物,而是专心地继续自己的工作。

        在那片数据海里,他找到了更多的、更高级的与电脑、网络相关的知识,然后像海绵一般不停地吸收。

        大概三分钟后,星门基地上层网络里的相关数据,都进入了他的脑海。

        这次他没有尝试获得上层网络的控制权,直接开始继续向上破解,然后用了相对较长一些时间,终于……进入了星域网。

        即便是他,在这一刻也感到了某种满足感,睁开眼睛休息了会儿,然后注意到终端上的时间显示,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

        星域网里的数据更是已经出了大海的范畴,简直就像宇宙一般浩瀚,万物万理皆在其间。

        这些可以以后慢慢看。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闭上眼睛,在基地上层网络里做了几个虚假的数位标识,又做了三个信息跃桥,才继续搜索自己需要的那些东西,然后学习。

        半个小时后,他觉得已经做好了准备,星河联盟里最厉害的云鬼应该也不会比自己强太多,于是他又做了些数位标识与信息跃桥,便开始寻找隐网。

        ……

        ……

        隐网是星域网里最底层、隐藏最深、最神秘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据说在这里有远古文明的残余,有暗物之海的详细介绍,有元老会的隐私,有科学院的建筑结构图,甚至有恒星级武器的相关论文。就算是星门基地实验室运算度最强的实验室,配合最强大的数据分析软件,想要找到隐网的入口也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而在这三天时间里,隐网必然早就已经感觉到窥视,改变了入口,甚至直接关闭入口。

        ——这是星域网上的相关介绍。

        所以当井九“看”到眼前如雪花般到处飘飞的数符时,怔了怔才想明白,原来自己已经进了隐网。

        他是个很专一的人,这里说的不是用情是做事。

        既然决定要先把电脑及网络知识完全掌握,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的方向有任何偏移。

        隐网里的相关云鬼知识果然要深很多,也给他带来了很难得的某种乐趣,以至于当他看完之后,睁开眼睛时竟还有些依依不舍。

        不过还有别的乐趣在等着他,比如那个远古文明的秘密。

        他再次闭上眼睛,眼前如雪花般的数符与先前似乎没有任何区别,他却注意到右上角隐隐有些变化。

        他静静看着那边,确认那里有一个数符移动。

        数符移动在网络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里是一个数据收集通道的界面,如此小而隐蔽的变化让他觉得有些不对。

        他做好准备,然后把意识放到那个移动的数符上。

        啪的一声轻响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那个移动的数符知道被他现,直接撕破了伪装,向着他的意识追踪而来

        井九毫不犹豫开始回退。

        满天雪花般的数符以难以想象的度开始移动,如被狂风卷动,形成一道道屏障,试图减缓他的意识回撤度,却被纷纷击破。

        两道意识或者说数据流,在隐网里前后追逐,数念之间便破海而出,回到了星域网里。

        井九布置好的虚假数位标识被那道数据流轻易识破,那数道信息跃桥还没有来得及断裂,便被那道数据流通过。

        很快,那道数据流便追着他的意识来到了星门基地。

        他最开始设的几个虚假数位标识,让那道数据流稍微用了一点时间,终于让他有时间断掉那三个信息跃桥。

        啪啪啪,三声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断裂声在星门基地的上层网络里响起。

        那道数据流来到基地第三层平台的某台电脑里,盘桓片刻,然后默默离去,竟生出一种落寞与不甘的情绪。

        ……

        ……

        井九睁开眼睛,看着右手握着的数据光缆,沉默了一段时间。

        被那道数据流现的时候,他松手放掉光缆,便不用担心对方能追查到自己。

        问题是那样对方可以很轻松地查到新世学院,查到图书馆,然后查到这间阅读室。

        他必须用意识激活那几个虚假数位标识,断掉那些信息跃桥,才能真正安全。

        现在对方查到了星门基地也不用担心,这颗行星内外生活着数十亿人,有数十亿台终端,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离开图书馆的时候,他在数据库里取出了最近的记录盘,然后向着草地那边的悬崖走去。

        他的手掌微微用力,记录盘被压成粉末,从指缝间洒落,落在绿色的草地上,就像球赛时画出的白线。

        他在这边,那些打闹欢笑的学生们在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