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第一次正式的较量

第二十五章第一次正式的较量

        能隔着数十公里的距离准确击中目标,靠的当然不是人眼瞄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已经是破海初境修行者的能力。而且那枝枪械发射出来的子弹威力甚至更大一些,有些像飞剑与法宝的结合体。

        运动服的袖子被震碎了,残余的布料不停地飘着,被水雾淋湿,就像是中年男人没有打伞行走在雨中。

        看着这幕画面,井九的心情更加不好,从水雾里走了过去。

        如果有人注意到细节,便够发现那些细微的水雾没有一点沾到他的身上。

        走到草坪外,他再次望向数十公里外的那片山崖,看到了那个穿工装布的男人。

        那个男人已经起身,正蹲在地上收拾着工具箱,想来很快便会离开。

        ……

        ……

        奔逃的人们停了脚步,望向那个穿着运动服的身影,脸上满是吃惊与不解的神情。

        广场上警铃大作,穿着轻械套装的警察向这边高速奔来,远处能够看到清楚的几道白线,那应该是警察厅的高速悬浮警车。

        井九向街那面的地下通道里走去,很快便从人们的视线与监控里消失。

        地下通道里到处都是微小的风流,那是悬浮列车带来的空气变化。

        他没有像别的民众那样站在转接间里等着上车,走进控电室,来到黑暗的地下通道里。

        一道明亮的灯光照亮他的身影,然后越来越近。

        那是以时速一千四百公里前行的悬浮列车。

        嗡的一声,通道里再次刮起一阵风。

        风落在他的身上,他变成了一片树叶,就这样飘了起来,消失在前方的黑暗里。

        这趟悬浮列车的终点站叫做春原,是都市最靠近地壳山脉的一处高地,上面零散修建着一些木屋,更多的建筑隐藏在地底,都是政府序列的所有物,太阳被极高的崖壁挡住,光线幽暗至极,即便在白天也像是在黑夜里。

        一座小木屋窗边挂着的风铃忽然响了起来,却看不到什么有经过。

        崖壁上某处松动的岩石边滚下来几个石头。

        ……

        ……

        当井九走下地下通道,搭乘悬浮列车的风来到数十公里以外的春原时,那名穿着工装布的男人才把枪械拆解完毕,提着工具箱走到数十丈外的自行电梯前。

        星河联盟政府沿着地壳崖壁修建了无数个贯通上下的自行电梯,大部分用来运送工人对引力场发生器进行日常维护,自然谈不上洁净,电梯里到处都是灰尘与黑色的油污,味道也不怎么好闻,甚至还隐隐散发着酒精的味道。

        工装布男人站在高速下行的电梯里,想着先前看到的画面,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忽然很想喝一大瓶烈酒。

        作为星河联盟里最高级的专家,他拥有难以想象的冷静与意志力,但他这时候真的快要崩溃了,显得很不专业。

        暗杀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确定目标死亡,所以当电磁环上的蓝光消失后,他没有立刻离开那块石头,而是依然盯着数十公里外的广场。

        先是漫天飞舞的烟尘,后是草坪里喷洒的水雾,都挡住了他的视线。

        下一刻他看那个目标从水雾里走了出来,完好无损,还向自己看了一眼。

        难道自己射偏了?

        然而广场上没有爆炸发生,水雾里的草坪还是那样的青翠喜人,没有出现深达数百米的大坑。

        ——七年前他在蓝兹星上执行任务时亲眼看到过那样的深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不可能是自己的枪出了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目标的右手。

        目标的运动服衣袖已经损坏,露出了小臂。

        他想到某种可能。

        他觉得这完全不可能。

        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徒手挡住电磁加强枪械射出去的高燃子弹?

        他这种列星境强者,可以在那些原始而险恶的行星表面与无重力的宇宙里战斗,却根本想象这样的画面。

        就算是传说里那些沉夜上境的联盟大人物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那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年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

        ……

        电梯与井壁发出轻微的磨擦声,然后发出喀的一声轻响,表明到了转接层。

        工装布男子的脸色稍微好了些,汗珠却涌了出来。

        他抬起袖子擦掉额上的汗水,提着工具箱走出电梯,穿过复杂的通道,极其熟悉地来到另外一个维修联通井,走进另外一台电梯。这台电梯通往春原地下维修点,那里有三个专用通道,可以前往地底多层世界。

        他准备从那里转往第七层世界。

        谁都不知道他三年前在那里就准备了一个安全屋。因为感觉到这次的任务太诡异,目标太可怕,为了安全起见,他没有联系上级,甚至不准备归队,打算在那个安全屋里躲一年再说。

        电梯门发出轻微的磨擦声,缓缓关闭。

        喀的一声轻响,一只手臂伸了进来,挡住了正在关闭的电梯门。

        那只手臂皮肤很白皙,光滑而完美。

        只是卷在手臂上方的运动服衣袖有些破烂。

        工装布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紧接着便是绝望带来的平静。

        纵使他是列星境的强者,这时候也没有与对方动手的勇气。

        一个能够用手挡住超燃子弹的怪物,一个能在这么短时间里从四十公里外的广场来到自己身前的怪物,那不是人类能够抵挡的对手。既然如此,他何必与对方动手?

        现在的时间与机会很珍贵,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杀死自己。

        想着这些事情的同时,工装布男子微微用力,调动后背某块平时完全用不到、他经过长期针对性训练却能完全掌握的肌肉。

        那块肌肉微微收缩,种植在皮肤下的一层薄膜就此碎裂,极微弱的生物电流开始通向某处。

        啪的一声轻响,他的背上生出了一团很小的电火花。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薄膜下面的电路竟然出了问题。

        那团电火花带来清楚的刺痛,工装布男子却是毫无所觉,因为他这时候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

        按照训练教程所说,这种自杀方式绝对不会出问题,结果居然被对方阻止了!

        工装布男子毫不犹豫抽出一个类似针管的小型枪械,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按下按钮。

        啪的一声闷响。

        他还是没有死。

        ……

        ……

        井九收回右手,看着指间那粒乳白色的子弹,确认应该是某种复合材料制成。

        他望向那名工装布男子,说道:“你会死的。”

        工装布男子看着眼前的画面,眼瞳微缩,却是说不出话来,他这时候浑身都已经变得僵硬,连手指都无法移动。

        井九接着说道:“但要等会儿。”

        说完这句话,他反手把那粒乳白色的子弹放进双肩包的前袋里,然后手掌落在了对方的头顶。

        他不会刑讯逼供,也不是想像摸阿大那样收服对方,也不是想用果成寺的两心通。

        为了省事,他准备用玄阴宗的搜魂手直接读取此人的意识。

        一些若有若无的信息波动从工装布男子的大脑进入到他的掌心,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楚。

        那些信息波动最初是情绪,比如恐惧与震惊。

        工装布男子意识里残留的恐惧与震惊很快变成绝望,然后是平静。

        井九有些意外地看了此人一眼。

        接着那些信息波才是更准确的词语与数字。

        他看到了两个可能是人名的词语,同时看到了十几个没有顺序的数字,可能是某种联系方法。

        就在他准备继续往深入搜索的时候,工装布男子意识里的信息忽然消失了。

        迸的一声闷响。

        工装布男子的头直接爆炸开来。

        鲜血与脑浆溅的整个电梯都是。

        井九运动衣的前面也染了很多,有红的有白的。

        ……

        ……

        他没有想到这个刺客居然有直面死亡的勇气,更没想到在自己控制住对方心神的情况下,对方还能自行爆头而死。

        看着满电梯的污迹与自己身上的那些脑浆,他有些心烦,然后想到在隐网某处看到的一些资料。

        星河联盟军方的某些特殊部门,因为担心成员被俘后被敌人用手段入侵大脑收集情报,更担心暗物之海的怪物们意识入侵,会提前在成员的大脑里植入一个微型装置。那个装置可以监测成员的脑电波水平,一旦发现脑电波出现下行状态、同时监控到没有识别码的意识侵入,便会自行启动。

        所谓启动,实际上就是起爆。

        ——原来是联盟军方的人吗?

        井九看着靠着电梯墙壁的无头尸体,视线快速地扫描了一遍,提起工具箱离开了电梯。

        当电梯门关闭的那一刻,他手指轻弹,将一粒剑火扔了进去。

        轰的一声,整个电梯开始燃烧起来,在很短的时间里,把那个工装布男子的尸体与那些血迹、脑浆尽数烧成了灰烬。

        ……

        ……

        守二都市郊区有一片非常大的水域。

        水很深,整体泛着碧蓝的颜色,在夜里反耀着星光,黑的像墨一般,在清晨与傍晚的时候则像是一盆红汤火锅。

        这片水域叫做里海,实际上是当年行星改造时留下的一个地湖。

        里海极偏僻的角落里生长着很多野芦苇,其高过人,可以挡住外界的视线窥探。

        哗啦水声响起,井九从湖水里站起身来,湖水从光滑的肌肤表面倾泻而下,闪耀着金光,就像是岩浆一般。

        他在湖水里很认真地洗了一个澡,之所以没有用剑火是心理方面的原因。

        就像当初赵腊月在三千院里做出回青山的决定之前,也去湖里洗了一个澡。

        野芦苇群很安静,没有什么鸟叫。

        想着广场草坪上的那些肥鸽子,他发现这个世界与朝天大陆最大的区别好像是生命的种类少了很多。

        剑意微转,那些残留的湖水尽数化作雾气,随风而去,只剩下一片干爽。

        他打开双肩背包,取出一件蓝色的运动服穿上,闻着淡淡的清洁剂味道,满意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