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风吹雨散你没事

第三十二章风吹雨散你没事

        第二天清晨,酒店套房卧室里传来高亢至极的鸡叫声。

        钟李子掀开薄被,像玩偶一样曲折身子,毫不困难地坐了起来。

        她揉了揉凌乱的银发,下意识里伸手拍掉闹钟,伸手去摸水杯准备喝水,却摸了一个空。

        她有些懵懂地睁开眼睛望了过去,发现床头柜上空无一物。

        她望向另一边的床头柜,大黄猫还在照片里了无生趣地看着自己。

        闹钟与照片,她当然没有忘记带到上面来。

        可是水杯呢?

        她起床走到客厅里,发垃圾桶里看到水杯还有渗出来的水渍,不禁怔住了,心想难道自己现在有梦游的习惯?

        这时候她才发现,今天起床比平时还要更加轻松,竟没有半点倦意与起床气,身体里充满了一种鲜活的力量。

        那是希望还是元气?

        她一边刷牙一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手臂很酸痛,身体也到处是酸痛,不禁更加不安,心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顾不得洗脸,把电动牙刷放进充电杯里,跑到露台上,对井九问道:“你昨天晚上对我做了什么?”

        井九睁开眼睛,看着她说道:“嘴边有沫。”

        钟李子这时候满脑子都是问号,哪里顾得了这么多,用手背擦掉唇角的泡沫,继续问道:“我说……”

        “还有眼屎。”井九闭上眼睛继续睡觉,明显不想理她。

        钟李子轻轻叫了一声,赶紧冲完洗手间匆匆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确认干净后再次回到露台。

        看着他略有些疲惫的脸,她忽然有些不忍心吵着他,犹豫了会儿,拿着装电脑的文件袋便去了学校。

        ……

        ……

        昨夜星星消失后,天空里落了一场小雨。

        那些雨滴穿过大气层里的防护罩,落在了星门大学的银杏树上,带落了更多的树叶。

        变得稀疏了些的银杏树,更容易让视线穿过,钟李子托着腮,看着窗外远处,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草地有些微湿,井九并不在意,把衣领向上拉到最高处,躺到平时的位置,望向天空。

        微雨从天空里落下,落在他的脸上,却并未真的接触到肌肤,只带来一些微凉的感觉。

        看着扑面而来的雨丝,他很自然地想起了青山,想起每年的第一场春雨,想起那些雨丝穿过青山大阵的画面。

        可能是这种相似的感觉,让他的心神极度放松,疲惫也变得更加真切,竟闭上眼睛开始真的睡觉。

        秀气的黑色小皮鞋踩在被雨打湿的银杏树叶上,发出并不美妙的声音,江与夏撑着复古制式的布伞从草地边缘走过,看着那个在雨丝里香甜睡着的少年,微微偏头,眼里满是好奇与不解的神情。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何能完全不在乎他人的眼光活着,就像个疯癫的诗人一样。

        从草地边走过的人看到这幕画面都很吃惊,对着井九指指点点,低声议论着什么。

        江与夏站在雨里看了会儿,转身离开。

        钟李子看着远处的草地,根本听不进去课堂讨论的内容,心情越来越乱,最终站起身来,向教室外走去。

        在新世学院的时候,她无数次幻想自己成为交换学生,当时她想如果有机会交换到星门大学就读,自己肯定会把全部的时间与精力都用在学习与修行上,绝对不会做出逃课这种事情。

        现在她才知道,有时候逃课是不得已的。

        “啪!啪!啪!啪!”

        仿军方制式运动鞋踩在被雨打湿的银杏树叶上,发出极其干脆的声音,就像一只重拳不停击打着水面。

        钟李子从教学楼一口气跑到草地上,来到井九的身边,撑起气流伞挡在了他的上方。

        “你没事吧?”

        如果让别人听着,肯定以为她是在嘲弄井九的脑子出了问题,居然在下雨天里躺在草地上,你这是晒太阳还是洗衣服呢?

        不是的,她只是注意到井九有些疲惫,非常担心他,更担心他在这样的状态下淋雨,会让身体出问题。

        井九睁开眼睛,看到了银发上的水珠、被气流吹散如烟雾般的雨,以及雨里那张满是关切的脸。

        上次他醒来是在三千院,这次醒来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好在这两个世界都有比较舒服的人与景物。

        “没事。”

        他看着钟李子的神情,知道她不会相信,说道:“有些累,休息几天就好。”

        ……

        ……

        确实只休息了几天,井九便恢复了正常,但什么样的事情需要他休息这么久,甚至还真的睡了几觉?

        这些天雨就没有停过,他经常在校园的草地上睡觉,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钟李子知道他的性情,没有理他,给他放了一把气流伞在身边,却也没有见他用过。

        江与夏从草地边走过的时候,会看看他,没有做别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井九是在草地上等着阴云后的战舰随时来打自己,看着他成天躺在草地上淋雨,人们自然以为他是个变态的怪人。

        变态的怪人最容易变成名人,没过多长时间,整个星门大学都知道了他的存在,甚至课间的时候,会有不少人专程到银杏树那边的草地来看他。

        伴着清柔的电子乐声,校园的建筑逐渐开始发光,与夜空里刚出现的星辰争夺视线,钟李子用文件夹遮着头,顶着微雨跑到草地那边。

        井九起身走到路上,把手里的气流伞递了过去。

        这些天他没有用过这把伞,她却是坚持每天放在他的身边,直到晚上的时候才会像这样接回来。

        嗡的一声轻响,钟李子轻触按钮,气流从顶端喷出,拂开了那些雨滴。

        她的姿式看着就像举着一把剑。

        如果说这颗行星的防护罩与青山大阵有些像,那么这伞与禁制小阵有些像。

        感受着那些落在脸上的微风,井九忽然说道:“你想不想学一些……更有用的修行功法?”

        朝天大陆与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则不同,人类的体质也有极大差异,哪怕再普通的修行功法、比如南松亭外门弟子们学的拳法,这里的人们都无法学会。

        钟李子如果要学,他必然要对朝天大陆的功法进行全面修改,甚至是转变最基础的思路。

        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除了那些开山立派的大修行者、大学问家,没有任何人敢尝试。

        但他就是朝天大陆最了不起的修行者、学问家。

        钟李子自然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以为他是要把传说中世家的秘传功法教给自己,沉默很长时间后摇了摇头。

        井九有些意外。

        钟李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与井九的脚在积着浅浅一层水的路面上不停前后,没有说话。

        井九见她不愿意说,自然不会再问。

        来到酒店下方的泳池边,那棵被取了一块木头的大树被雨水疗好了伤,缺口处的木头颜色变深,渐要与树皮融为一体。

        她停下了脚步。

        气流从伞柄上端吹出,把雨水吹拂到空中,然后慢慢落下,就像喷泉一般。

        “再过些天,我们要去地面参观本校。”她抬起头来,看着井九的眼睛认真说道。

        星门大学的大部分院系都在守二都市,但名义上的本校还在地面,与军事相关的几个院系也留在那边,她们这些来自各地的交换学生,当然要去参观一次。

        井九不明白她对自己说这个做什么。

        “去地面需要做体检。”她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我有事情瞒着你,其实……我有病……学校不会因此开除我,但你想教我的东西,可能我现在还学不了。”

        井九说道:“我也有些事情瞒着你,但那不重要,我对你说过,你的病不会有事。”

        钟李了把发丝挽到耳后,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说道:“托你的福,我真有可能做基因优化,虽然当初医生说概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一,但也许真的会没事?”

        井九说道:“我说你没事,你就没事。”

        ……

        ……

        哪怕再如何发达,甚至是传说中如星河般璀璨的远古文明,医院都差不多,放再多吊兰变化也不大。

        从某种意味上来说,这里是体验生命感受的最佳地点,而人类这种智慧生物极其害怕这种体验,尽量远离,所以医院里的生命味道反而极淡,只能看到冰冷的金属器械以及全自动操控的各种医疗舱。

        “我是血液四型y类患者。”

        钟李子的声音没有任何颤抖,脸却有些苍白。

        那位医生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控制住情绪,没有流露出同情与怜悯,说道:“让我看看病历。”

        伴着嘀的一声轻响,手环连上医疗终端,显现出她的公民医疗档案,看着档案里用最显眼字体写出来的重要备注事项,那位医生在心里叹了口气,说道:“躺上去吧。”

        钟李子换上淡蓝色的体检服,躺进了医疗舱里,感觉有些微冷,待舱门缓缓关闭的时候,不禁想起了小时候被父母抱着在医院里奔走的画面,下意识里握紧了拳头。

        伴着微小的嗡嗡声与若有若无的的扫描光线,她的身体越来越冷,拳头也握的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张,连扫描什么时候结束都没有注意到。

        医疗舱的舱门打开,她在护工的帮助下走了出来,却发现那名医生看着终端显示光幕,神情有些奇怪,不禁更加紧张,心想难道自己病情恶化了?

        “你确认……好吧,病历上确实是这么写的。”

        医生抬起头来看着她,有些恼火说道:“现在下面的社区医院也太不负责了!怎么有犯这种错误。”

        钟李子微怔问道:“怎么了?”

        医生心想也不能完全怪社区医院,下面的医院用的都是上面淘汰了十几年的医疗舱,出错也是难免,示意护士去取采血仪,又对她笑着解释道:“我做完确认再和你说,一定要保持镇定。”

        这间医院是星门大学的附属医院,在整个行星的医疗界都能排进前三,各种设备非常先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手动采血仪,护士都找了半天才拿过来。

        那名医生有些不熟练地把采血仪戴在了钟李子的手臂上,然后按下了按钮。

        钟李子感觉到手臂内侧微微一痛,便看着自己的鲜血顺着极细的管道流进了采血仪里,很快便有了指甲盖大小。

        那名医生把采集到的血样放进分析舱内,转身对她微笑着说道:“你不要激动,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可能是社区医院当年查错了,你可能不是血液四型y类患者。”

        钟李子没有惊喜,更没有听到一声惊雷,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很明显是这位好心的医生犯了错。

        “我在三个医院都查过。”她轻声说道:“社区医院只是最后一家。”

        她刚出生的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还不错,生活在第五层里,医疗条件比地下街区要强很多,虽然不如星门大学附属医院,但也不会出这样的错误。

        那位医生怔了怔,再次打开她的医疗档案,发现她说的没有错,三家医院的检查结果都很一致,就是血液四型y类……而且档案里还有她两次基因优化失败的记录。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医疗舱出了问题?

        房间里变得非常安静,只有血液分析舱转动发出的有节奏的声音,气氛变得极其低落。

        血液直接检查需要一段时间,医生让她去了休息室。

        可能是在医疗舱里停留的时间太长,钟李子有些冷,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颤抖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名医生带着结果走了出来,看着她震惊说道:“……我去那三家医院调了你的原始病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钟李子有些紧张问道。

        “可能你需要再留在这里做几个检查,现在还没弄明白原因,但基本上我想对你说一声……”

        医生看着她认真说道:“……恭喜。”

        钟李子过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不由怔住了。

        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泪水开始不受控制的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