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十月水祭开始

第三十九章十月水祭开始

        最开始的时候,钟李子看着那些文字复述,有些不适应,语句经常停顿,显得有些结巴,但随着时间继续,那些沉在意识深处的“记忆”不停地浮起,她说的越来越顺,声音越来越清楚。

        教室里的气氛再次变化,学生们意外地看着她,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女教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记得如此偏门的历史知识,神情微霁,说道:“很好,坐下吧。”

        钟李子根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坐下后依然是一头雾水,忍不住揉了揉头发。

        江与夏看着她微笑说道:“看来这些天你真的是学的很用心……我越来越看好你了。”

        钟李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学习确实很刻苦,可自己什么时候读过这段书?

        “昨天我给你的东西看了吗?内容很多,如果你要在十月水祭之前全部掌握,现在就要抓紧了。”江与夏轻声说道。

        伴着悦耳的电子乐声,校园里的建筑再次发光,照亮了微雨里的树林及草地。

        钟李子把装着电脑的文件夹顶在头上,向草地走去,想着刚才课间看到的那些存储器里的内容,越发困惑,甚至有些震惊。

        江与夏给她的资料确实极多,而且非常细节,包涵了成为女祭司所需要的方方面面的东西……

        问题是,她怎么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而且越看这种感觉越强烈,甚至觉得自己天生就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井九已经从草坪里走了出来,站在道边等她,没有打伞,只是用帽子遮着脸。

        她走到他的身前,认真地看着他唯一能被看见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

        井九嗯~了一声。

        “没什么。”钟李子有些生硬的转了话题,“你以前说不要让我把这台电脑带到学校去,我给忘了,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井九说道:“我也忘了。”

        ……

        ……

        微雨润物无声,持续不停,就这样到了十月。

        在这段日子里,钟李子按照江与夏提供资料的要求,不停做着针对性的训练,也没有放松学业。

        井九依然在草地上淋雨、等着战舰来打自己,晚上则晒着星光做数学题,或者看科学院的论文集。对他来说做数学题、看论文集与当年在朝天大陆玩堆沙子的游戏一样,都是放松,也是锻炼,同时是推演计算的过程,只是不知道他在算什么。

        某天,雨势忽然稍微变的大了些,也乱了些,可能是因为同时离开守二都市的飞行器太多。

        今天是十月水祭的正日子,将会选出新的女祭司。

        数千台飞行器离开地面,逆着雨线而上,在交通飞船的指挥下,依循当场申请的临时飞行通道,向着雄壮的山脉那边飞去。

        更多的民众则是清晨便已经出发,乘坐悬浮列车等公共交通工具,再由直行电梯送上地面,再通过赤道列车前去祭堂。

        这颗行星像守二都市这样的大城市就有七个,更不要说还有那么多层生活区,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有数十万人汇聚到了那片草原上。只是不知道那些民众在雨里漫步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他们脚下沙化严重的土地里还有很多上一次战争的惨烈痕迹。

        草原深处那座宏伟的祭堂建筑,更是已经被人的海洋所包围。

        傍晚过后,一些高级的飞行器不停降落,画面很是壮观。

        更壮观的画面在天空,数艘战舰来到离地面只有三千米的高度,射出数百道高强烈的光柱,照亮了这片草原。

        那座祭堂更是处于十余道光柱的照耀下,分外清楚,更显庄严。

        用战舰的灯光来进行照明,也只有女祭司的诞生才配得上如此大的排场。

        井九随着学生们乘坐悬浮列车,经过数次扫描审查,来到了祭堂外,排队等待入场。

        星门大学的校长、理事之类的大人物则在祭堂前方的广场上与人说着话。

        平时很少有人会来祭堂,没有人敢随意打扰女祭司清修,这个时候则是聚集了这颗行星最重要的大人物。

        军方基地主任、政府行政长官、世家家主、几大公司总裁,还有身份地位极高的十余名大主教,这时候都站在广场上,还有一些政府高官以及夏先生为代表的祭司家族高层人士,也在这里与他们说着什么。

        今天有人比他们更加吸引民众的视线,那就是这时候站在祭台石阶的一百名少女。

        参加女祭司征选有很严格的条件,虽然其中有些条件不便宣诸于众,比如都不能超过十八岁,比如……

        那些少女眉眼美丽,气质宁静,穿着白色的祀服,整齐的黑发垂在身后,自然生出一种圣洁的感觉。

        她们静静站在石阶上,根本没有受到外界的喧哗以及天空里的那些战舰影响。

        只有一个少女有些特别,那就是钟李子。

        她的头发被染红了,在少女们的队列时极其醒目,看着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如此特别的她自然引来了一些视线的关注,有几位大主教微微皱眉,明显不喜,还有几位高官笑着议论了几句。

        可能是因为这样,钟李子有些紧张,脚下一个不稳,险些落到下一个石阶去。

        江与夏站在她的身边,不着痕迹的伸手搭了一把,让她重新站稳。

        ……

        ……

        “为什么她会站在那里?”

        夏先生看着这幕画面微微皱眉,对身边的下属问道。

        江与夏的位置是他特意安排的,那里最为醒目,以她的恬静气质以及美丽的外表,绝对可以吸引很多人的视线。

        那个叫做钟李子的少女为何会站在她的身边?而且还染了这样怪异的发色,这是谁安排的?

        下属低声说道:“是小姐的要求。”

        夏先生的眉皱的更紧了些,心想现在对方也是女祭司的候选者,怎么还能如此?

        下一刻他看到远方的一幕画面,又生出极大不解,心想那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少年又是谁?

        ……

        ……

        所有人都看着石阶上的那些少女们,那些高官、世家之主也不例外。

        这些少女里只有三名可以进入最后的决选名单,然后再由女祭司指定继承人,被淘汰下来的那些人也是非常好的儿媳妇选择对象。那些来自各学院及各部门、各地区的男性代表更是眼睛都直了,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井九看了看江与夏,便一直在看钟李子,没有看别的黑发少女一眼。

        他很满意自己给这个小姑娘挑的发色,红艳极了,就像是弗思剑的剑光。

        星门大学的师生们开始入场,他不引人察觉地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第一次来到祭堂的那些学生们,看着无比空旷的大殿,忍不住发出了阵阵惊呼,心想这要走多久才能找到自己的座位。

        那些惊呼声引起了祭堂前那些大人物的注意,知道是星门大学的年轻人,他们的脸上都流露出温和而宽容的笑容。

        那名守二都市的主教看到了井九,神情微变,虽然看不到那个少年的脸,但那件蓝色运动服他怎么会忘记?教士服垂到地面,掩住快速移动的双脚,他来到井九身边,隐藏在石柱后的阴影里,用无比谦卑的语气说道:“您来了?”

        井九没想到会被这人看到,嗯了一声。

        主教低着头说道:“您想坐哪里?”

        那几艘战舰离地面只有几千米,散发出来的引力场味道让井九有些不舒服,为了确保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发起反击,他指了指上面。

        主教不敢有任何意见,赶紧带着他走进了石柱后的隐廊。

        就是这幕画面落在了夏先生的眼里。

        作为祭司家族的族长,他当然知道这位守二都市的主教是女祭司最信任的人,也知道穿蓝色运动服的少年与钟李子的关系……他忽然生出一些警惕与不安,家族准备了一百多年,终于出现了江与夏这样优秀的后代,今天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

        ……

        十月水祭白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这时候要举行的是女祭司征选。

        伴着如泉水般的叮咚声响,一位主教站到空旷的大厅里,对所有的贵宾与民众表示了欢迎,接着由行政长官以及基地主管分别致辞。夏先生代表祭司家族也做了一个简短的说明。

        十余名黑衣主教带着更多的教士以及女官从祭堂两侧的隐廊里走了出来,跪拜在地上。

        包括行政长官及基地主管在内的高官达人、数千名民众代表也都各自离开了座位。

        一道光柱照亮了祭堂最深处的那块灰色幕布。

        那块灰色幕布从祭堂顶垂落到地面,无比巨大,哪怕在数千米外的祭堂门口都能清楚地看到。

        这块幕布据说用的是二级纳米材料,表面没有任何细纹,平滑的仿佛梦境一般,又像是真实存在的天空。

        一道纤细的身影在幕布上显现出来。

        星门女祭司。

        所有人对着灰色幕布后的那道身影跪倒行礼,教士们开始吟颂经典,歌颂神明把人类从毁灭的废墟里拯救出来。

        与此同时,祭堂里的画面也被战舰实时投影到了夜空里。

        数十万民众在草原上如潮水一般跪倒,看着极其壮观。

        ……

        ……

        整个世界都在跪拜神明以及神明的代言人。

        井九当然没有,反正没有人会看到他。

        他这时候在祭堂最高处,就在那道灰色幕布的边缘,不知什么时候拖了一把椅子,躺在上面。

        这里是最高的位置,也是最好的位置,离真实的天空最近,也离如天空般的幕布最近。那道光照亮了幕布,天空便变成水般的事物,他转头向下方望去,看到幕布后面的石柱边跪着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女子,不由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