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神一样的待遇

第四十九章神一样的待遇

        论坛上关于新女祭司的帖子很多,内容很详尽,甚至有的帖子里还有照片,很明显少不了新世学院那些学生的贡献,应该也有那位游戏厅大佬、烧烤店老板以及民生社区居民们的手笔。

        基于各种原因,没有一个帖子说钟李子的坏话。那些艰难的童年岁月、冷漠的性情,都成了她坚毅性情的佐证,就连她那位愚蠢的教授父亲,在那些帖子里都变成了一个为女儿前途搏尽一切的好爸爸。

        看着这些帖子,钟李子渐渐从兴奋里冷静下来,觉得好生丢人,捂着发烫的脸颊,想要不看,却又忍不住好奇。

        当她看到论坛里置顶的女祭司征选直播讨论帖,想起来当时的那些画面,才发现原来丢人的事情比自己想象的更多。

        讨论帖里面说的最多的不是那些考核的内容,也不是莫家大小姐有些失态的质询,而是她喝醉时的模样。

        “那个小姑娘好可爱啊……”

        “她不会是真喝醉了吧?”

        “吐了!吐了!”

        “哈哈哈哈!女祭司征选居然有人会喝吐!”

        “这样的人如果也能当女祭司,那我岂不是可以当行政长官!我一杯就倒!”

        “我收回前面的话,她有资格!钟李子牛逼!~破音!”

        “是啊,新女祭司好可爱!好真实!比上面那些虚伪至极的大小姐强多了!”

        “上面的,你这算是地域攻击了,不妥。”

        ……

        ……

        钟李子像喝醉酒一般来到露台上,看着井九说道:“我……当时真的很丢脸吗?”

        井九心想如果让南忘看着,肯定会嘲笑死你,说道:“还好。”

        钟李子有些茫然说道:“我真的……已经是女祭司了吗?”

        井九想着那位女祭司的身体,说道:“还早。”

        按照女祭司一脉的传承规矩,当上任女祭司死去,新女祭司便会继承。

        这一任的星门女祭司精神已经衰竭,所以今年才会征选继承人。

        井九不会让她这么早死。

        钟李子以为他是说自己的学识、境界还差很远的意思,用力地握紧拳头,说道:“我会努力的。”

        井九耳朵微动,转头望向侧方墙外那边,听到隔壁房间的声音,微微挑眉。

        钟李子早就注意到他的耳垂缺了一小截,由此想过很多关于他的悲惨故事,同情说道:“疼吗?”

        井九有些怀念那个经常捏自己耳朵的手,沉默了会儿,说道:“没事。”

        ……

        ……

        确实没有事情发生,不远处的那些声音是漩雨公司与星门大学联合进行的酒店改造过程。

        漩雨公司是家非常有分寸感的大公司,以往就算想要结好钟李子,也只给她安排了一间合适的套房。

        现在钟李子的身份变了,那么相应的待遇自然也要改变。

        在激光切割器下,十余间套房的墙壁被悄无声息切割开。

        数百名穿着无声鞋套的工程人员走进施工现场,运进来各种设备,开始沉默地改造。

        有钱,有足够好的专业技能,便能做成很多普通人想都想不到的事。

        只用了半夜时间,酒店的这一层楼便被全部打通,设计成了数个区域。

        有酒吧、健身房,还有专门的游戏室与私人影院,布置的非常合理。

        最可怕的是,做了这么多事情,工程队竟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如果不是井九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有几百号人在这里忙碌了几个小时。

        至于酒店改造为何会由漩雨公司与星门大学联合进行,道理非常简单。

        ——这座酒店是星门大学的。

        第二天清晨,钟李子如常醒来,在镜子前闭着眼睛洗脸刷牙,来到客厅里,发现了高树从房门缝隙下塞进来的一封信,好奇地拆开看了两眼,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她强行把井九从露台椅子上拉了起来,在无人的楼层里走了一遍,最后来到了那个巨大的游戏舱前,不可置信说道:“这可是最新型的……比飞行器还要贵!”

        井九了解过游戏舱,有些感兴趣,打量了两眼。

        钟李子这时候再次想起来,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普通的银发少女,而已经是这颗星球的女祭司,紧张与茫然的情绪骤然生出,又生出无限感激……啪的一声轻响,她想抱住井九亲一口的举动,被他无情地阻止了。

        “大道朝天的游戏要做人物初设,这是你的故事,你来吧。”钟李子撇了撇嘴。

        换成别的事情,井九肯定会拒绝。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不管琴棋还是书画,他都觉得没意思。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沉默了会儿后竟是答应了下来。

        ……

        ……

        漩雨公司与星门大学与新任女祭司的关系最近,所以他们有资格最先表达自己的敬意与善意。这也是新世学院实在是够不着这里,而且那个胖校长担心女祭司会想起来自己当初的行为,根本不敢做任何尝试。接着便轮到了星门基地以及政府方面的人,用完早餐后,钟李子在想要不要继续回校园上课,便接到了两封来自基地与管理局的正式拜访信件。

        “我没有与这种大人物打交道的经验。”她跪在露台的椅子上,看着井九紧张说道:“你要不要帮我?”

        井九看都没看她一眼,说道:“你有。”

        钟李子怔了怔才明白他说的意思,嘿嘿一笑说道:“你终于承认自己是个大人物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我以前猜你是上面哪个世家的公子哥,现在看起来身份地位可是远远不止,难道你来自主星?”

        这个时候,客房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钟李子有些意外,起身打开房门,发现来的是那位守二都市的主教,后面还跟着那位昨夜见过的少女军官。

        他们是祭堂的人,当然要前来拜访女祭司,谁都不能阻止。

        冉寒冬跟着主教走进套房,第一眼便注意到了露台上的那个少年。

        那个少年穿着件白色的棉质睡衣,如此见客,实在是无礼至极。

        更无礼的是,他居然让新任女祭司去开门。

        接着,又有一件令她感到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主教待房门关闭之后,直接跪了下去。

        他跪的是井九,不是钟李子。

        ……

        ……

        在星河联盟里,跪拜是非常罕见的大礼,只有在宗教场所偶尔能见到。除了那位神明以及某些特定场合里的女祭司,没有人有资格承受这种大礼,自然也没有人能适应有人对着自己虔诚地跪倒。

        钟李子现在就还不能适应,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避开,还是上前把这位主教扶起来。

        井九很适应,淡然道:“起来,说事。”

        他做过青山掌门,也做过太上皇,整个朝天大陆都要跪他。

        主教起身对钟李子行了一礼,说道:“有些流程要与您确认一下。”

        从进门到现在,冉寒冬一直在注意井九。

        她今天来到守二都市,除了按照姨母的吩咐,来与新任女祭司说些什么,最主要的原因便是想来看一看这个少年。

        昨夜战舰的激光炮集群攻击,把祭堂的引力场都削弱了百分之三,这个少年是怎么活下来的?

        莫家的那些精锐士兵,他又是怎么杀死的?

        结果她又看到了这样几幕画面。

        主教负责整个守二都市教区,在这颗行星拥有不低的地位,即便是她也不敢接受对方的跪拜。井九却表现的极为自然,而且不是伪装出来的自然,是那种极自然……的自然,仿佛他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在接受万民的敬仰与跪拜。

        星河联盟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就算是最顶级的世家,也养不出这样的后代。

        古时候的那些所谓皇族,早就已经死光了。

        这个人究竟是谁?

        在主教与钟李子说话的时候,她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走到露台上,站到椅子旁边问道:“请问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井九抬起了头。

        那件蓝色运动衣昨夜毁在了大气层里,但他穿着睡衣。

        冉寒冬的震惊,不是因为看到了他的身体,而是因为看到了他的脸。

        一时间,她有些恍神,觉得自己眼花了。

        这张脸,她记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她想了起来,那个神秘的云鬼在数据世界的摩天轮里,曾经给她看过一张图,说那就是他的脸。当时她愤怒至极,觉得男人都是骗子,因为那张脸实在是太过完美,就连舰长看到那张脸后都以为是游戏公司请最知名的大手绘出来的。

        这时候,她居然真的看到了这张脸。

        原来那不是图,不是幻想,是真人。

        问题是,真人怎么可能长的如此完美?

        主教与钟李子感受到了气氛的怪异,停止交谈,望向了露台。

        露台上没有风,非常安静。

        冉寒冬看着井九的脸,声音微颤说道:“你……你到底是谁?”

        井九看着她说道:“我是追兔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