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让战舰先下来

第五十章让战舰先下来

        星河联盟里有一群极厉害的网络数据高手,被称为“云鬼”。

        这些云鬼在隐网里有个房间用来互相交流,当然用的都是代号。

        没有人知道家世背景极为不凡的战舰电脑维护军官冉寒冬就是这些人当中很出名的“野兔。”

        直到今天她听到那句话,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

        与此同时,她自然也知道了井九的身份。

        微风拂着她鬓角的发丝,拂过她有些苍白的脸,没有文艺腔调,只有震惊。

        另外那边,钟李子与主教的对话也在继续。

        启程前往主星的日期以及挑选随侍这两个重要事情,需要得到新任女祭司的确认。

        钟李子想着自己那位不想当女祭司、想去主星散心的朋友,毫不犹豫说出了江与夏的名字,然后接受了主教的建议,把另一名随侍确定为花溪。

        冉寒冬不再看井九一眼,转身回到房间里,把女祭司的交待低声转达给了钟李子。

        离开房间后,主教忍不住看了冉寒冬一眼,问道:“您与那位认识?”

        谁都看得出来,冉寒冬看到井九的脸上表现的很异常,就连与钟李子说话的时候,都有些魂不守舍。

        主教知道她的身份,心想就算是神明现了真容,也不至于让你如此失态才对。

        冉寒冬的心情很复杂,不想解释什么,说道:“以前见过。”

        她没有乘坐飞行器回祭堂,跟着主教去了守二都市的传火塔。

        站在传火塔最高的第六层,隔着透明玻璃望着都市里繁忙的人群、天空里如麻雀般的飞行器,她沉默了很长时间。

        紧接着,她来到大殿深处,对着神明的画像跪下,闭目静思了很长时间,终于完全恢复了平静。

        嘀的一声轻响,她手腕上的电脑终端弹出光幕,数据信号在上面以字符的方式快速流动,就像是瀑布一般。

        这里是传火塔最重要的地方,教士与信徒未经批准不得踏足此间。

        她不担心会被别人看到自己的电脑操作,从而猜到些什么。

        如瀑布般泻落的数据字符,渐渐变慢,最终变成漫天雪花。

        她进入了隐网最深处的那个房间。

        今天房间里没有别的云鬼,只有井九在等她。

        冉寒冬带着他离开房间,来到数据空间里,伸手搭建了一个摩天轮,坐进了房间。

        那个房间的地板与椅子都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的画面,那是无尽的深渊。

        “你到底是谁?”她盯着井九说道。

        井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传了一份数据过去。

        冉寒冬接过那些数据,没有看几眼,便神情微变,说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井九说道:“取的。”

        冉寒冬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这是烈阳七号战舰的绝密数据,而且是即时数据,就算你能潜进军网,也拿不到……除非你能打破战舰的物理屏障。”

        井九嗯了一声。

        冉寒冬忽然有些茫然。

        不管是电脑还是修行,她都是星河联盟最有天赋的少女,如此年纪便是前线舰队的重要军官,有资格主持女祭司征选的武道考核。但和这个家伙比起来,她好像不管哪方面都要差一些,甚至……连容貌都不如对方!

        “你把这些数据给我做什么?”

        “帮我查一个人。”

        “昨夜战舰上那个发动攻击命令的人?舰队自查已经进行了一天,没有任何线索,我不认为你能找到。”

        “你在数据方面的直觉不错,帮我找出误差值。”

        “烈阳号战舰上有三千七百多名官兵,你觉得这种误差值能够显现出来?”

        “嗯。”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你也想查。”

        说完这句话,井九直接退出了摩天轮,变成一场雪花,消失在了数据的海洋里。

        这次冉寒冬没有再尝试去追踪他,有些心情复杂地关掉电脑光幕。

        楼梯里传来声音,玻璃上隐隐可以看到一抹金色。

        她知道,那是井九派过来的人。

        ……

        ……

        汤谷。

        星门基地实验室某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也是基地舰队战舰维护的副总工程师。

        他现在还有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一个喜欢穿蓝色运动服的少年的追随者。

        星门基地选出新女祭司的第二天,他通过专用通道从地底来到守二都市,走出管理局大楼,过街走进了传火塔。

        作为一名还没有绝望到把宇宙真理寄托在神学之上的年轻物理学家,除了陪家人之后,他很少会进入这座建筑。

        在那位主教的带领下,他来到了建筑的最高层,看到了那名少女军官。

        随后的十几天时间里,他作为那名少女军官的副手,开始检索、对照烈阳号战舰的所有细节。

        这里说的所有细节是真的所有细节,从太阳能板角度调整到后勤供应里的纤维素比例、从三千七百多名官兵的人事档案到人员分布,以及最关键的数据抹灭途径,什么都查了。

        烈阳号战舰这时候在太空船坞里,正在接受舰队严格的自查。

        祭堂在这时候开始发力了。

        不管是基地还是政府,都不愿意承受女祭司的怒火,所有的压力都落在了舰队方面。

        舰队迫不得已,只好命令烈阳号战舰回到地面,接受多方的联合调查。

        ……

        ……

        这十几天的星门基地很平静,各都市以及各层社区还在庆祝新女祭司的诞生。据说因为钟李子来自地底街区的原因,管理局以及基地相关部门准备加强对地底社区的福利支援,相关法案已经在起草的过程里。

        新的女祭司刚刚当选便受到战舰的激光炮暗杀,从军方到政府都震惊异常,把戒备工作做到了极致。

        现在的她不要说回校园上学,就连走出酒店都做不到,每天只能留在房间里。

        好在现在的楼层已经被全部打通,从私人电影院到健身房应有尽有,十几天的时间还至于太过难熬。

        那个昂贵至极的、最新的游戏舱则被井九占了。

        他这些天一直在做《大道朝天》各初始人物的形象初设,用玩家的话来说就是捏脸。

        那个隐藏在星河联盟里的飞升者,已经向他发起了第二次攻击,这次可不像是试探。

        他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只是把前期工作扔给了冉寒冬与汤谷。

        他做过青山掌门,知道重要的不是管事,而是用人。

        某天清晨,他从游戏舱里走了出来,来到窗边望向远方那片如海一般的湖,忽然有些想念顾清。

        这种想念与晨光还有弗思剑自然是不同的。

        如果顾清这时候在身边,哪里需要他来想这些事。

        只可惜那个孽徒耽于儿女私情,就连飞升也不怎么在意,算他厉害……

        好吧,现在看来,这飞升也确实没什么意思。

        远方的晨光落在芦苇里。

        朝阳从雄壮的高山上露出一个小尖儿。

        芦苇里出现一道亮光,同时他的手指上的戒指也亮了亮。

        他的意识进入星域网,布置好各种跃桥与假的数据点,沉入隐网,来到了那座摩天轮里。

        “记得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蝴蝶吗?”

        冉寒冬传给他一份数据,说道:“我怀疑这次的事情与他们有关。”

        井九接过那份数据快速看了一遍,知道她还是没有什么证据。

        “烈阳号战舰三千七百多名官兵,其中有一百多名是最近这些天调过来的,这些调动有些古怪。我觉得是为了掩护那个关键人物。”冉寒冬查调令的时候,动用了自己在军部里的关系,但没有告诉他。

        井九说道:“继续。”

        冉寒冬说道:“通过数据分析,那个人应该做过整容手术,而且饭量很大。”

        井九没有问她是通过什么数据得出的这个结论,在他看来,所谓大数据分析,有时候近乎玄学,有时候又像他玩的沙盘游戏,有时候正确,有时候乱七八糟,莫问理由。

        “但除了这些,我再没分析出来什么有用的信息。”冉寒冬有些不好意思说道。

        井九问道:“那艘战舰什么时候下来?”

        冉寒冬说道:“明天。”

        井九嗯了一声。

        冉寒冬接着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是觉得战舰降落到行星上,那个人有离开的机会便会试着逃跑,你就可以确定他是谁……问题是,如果那人真的聪明,就绝对不会在这时候离开战舰。”

        井九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需要战舰下来一趟。”

        最近这些天,星门基地的戒备格外森严,不知道有多少仪器对准着地面以及大气层还有星外的宇宙。这种时候去太空里比较麻烦,而他是最讨厌麻烦的人。

        冉寒冬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完全说不出话来,心想祭堂方面给政府施加了如此大的压力,就只是因为你懒?

        ……

        ……

        清晨时分,钟李子也起了床,把江与夏给自己的数据放进电脑里,一边听着一边开始洗漱。忽然,她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叹息,赶紧拿着电动牙刷走了出去,发现井九站在窗边,看着远方的晨光,不知道在感慨什么。

        感慨这种情绪,对井九来说非常罕见,她有些紧张,看着他的背影,竟是忘了关掉电动牙刷,嘴里的沫子越积越多。

        井九转身说道:“我出去一趟。”

        钟李子咬着牙刷,含混不清问道:“你去做啥啊?”

        井九说道:“杀个人。”

        钟李子一口白沫子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