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画面太美不忍看

第五十二章画面太美不忍看

        “你能这么快便找到我,很了不起,可惜的是你们这些小地方来的人永远不会知道一个列星境强者配合这套战斗装甲会有多强大。”

        方响低沉而充满杀意的声音,从头盔里传了出来:“从你找到我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死亡的结局。”

        井九觉得这段话很没意思,太过老套。

        嗡的一声,那件战斗装甲的能源中枢迸射出极其明亮的蓝色光芒,高能引擎瞬间启动,爆发出无数光与热。

        气浪如狂风般向着生活区四周碾压而去,掀翻了固定在地面的桌椅,最近处的几名士兵直接被光焰烧死。

        刺耳的警报声在战舰各处响起,内部防御系统立刻启动。

        战斗装甲喷射出耀眼的光焰,在战舰武器反应过来之前,破开生活区的扫描门,瞬间飞到了战舰外十余里的天空里。

        井九走到战舰外的广场上,望向十余里外的天空。

        这个文明的人类因为基因优化的原因,大部分都有修行的潜质,这一点要比朝天大陆强。

        这里的修行分成几个境界,分别是——观火、流金、列星以及承夜。

        据说在承夜之上还有一种极其骇人的境界,名为沉日。

        但那是远古神明的手段。

        就像传说中联盟拥有毁灭恒星级别的武器一样,永远无法得到证明。

        这名军方强者是列星上境,是真正的强者,再加上这件最新型的战斗装甲,大概等同于朝天大陆破海上境的实力。

        破海上境,在这颗星球上单打独斗几乎是无敌的存在,也难怪对方如此自信。

        就像朝天大陆的破海境剑修一样,这个人没有选择近身肉搏,而是本能里拉远了距离,看来也是拥有与飞剑差不多的远程攻击手段。这种攻击手段是那个工装布刺客用的电磁枪还是……

        井九没来得及想出答案,答案便出现了。

        十余里外的天空里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光点,就在那个战斗装甲所在的位置。

        那个光点陡然变得更亮,仿佛瞬间来到他的身前,就要烧到他的睫毛。

        这是一道激光。

        ……

        ……

        伴着低沉的嗡鸣声,沉重的战斗装甲静止在天空里。

        方响隔着透明罩看着远方战舰边的小黑点,眼里满是杀意。

        装甲右肩部的激光炮还残着微焦的味道,有些像厨房里火候稍过的甜甜圈边缘的味道。

        那天夜里战舰离地表很遥远,你还来得及躲进祭堂的引力场里,现在只隔着十余里的距离你怎么躲?哪怕是最小的引力场发生装置体积也极大,而且无法超微粒子化。我可以随身带着战斗装甲,难道你还能随身带着一个引力场?

        今天你必死无疑,我也将成为历史上第二个杀死破茧者的联盟修行者!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发现远方战舰旁边出现了一个光点。

        那个光点瞬间变得明亮无比,就像一团被压缩至极的火,来到了他的眼前。

        他的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那道光便落了下来。

        ……

        ……

        井九举着右手,对准了十余里外的天空。

        那天被工装布刺客用电磁枪暗杀的时候,他也是同样的姿式。

        只不过那一次他是直接把对方的特殊子弹握在了手里,让那场爆炸在掌心间变成了一道轻烟。

        今天他无法这样做,再如何快的手速也不可能捉住光,于是他张开了五指,用掌心对准了那道光。

        他的身体是万物一剑,只要他愿意,身体的任何地方都能变成剑的一部分,比如最平滑的剑面。

        光,落在他手上。

        一道青烟生出。

        青烟里,那光回去了。

        ……

        ……

        嗤的一声轻响。

        空中的战斗装甲也生出一道青烟,倒飞至数公里外,在极短的时间里连续变姿,依然无法控制住,重重地摔到一座山头上。

        方响的视线穿过透明的防护罩,望向有些高远的天空,带着震惊与愕然。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没有击中那个人?破茧者就算修行境界强大,怎么可能有如此快的远程攻击手段?书籍里看到的那些飞剑、法宝根本做不到,难道那个人也随身带着一座激光炮?

        想着这些事情的同时,战斗装甲自检完毕,主引擎全力启动,喷射出耀眼的光流,向着高远的天空逃去。

        这时候的他,已经完全丧失了与对方做战的勇气。

        微风轻拂,井九出现在那座山头,踩在微焦的草地上,抬头望向天空里已经变成小黑点的那台战斗装甲。

        他双膝微弯,向着天空跳了起来。

        嗡的一声,草屑被风拂动,再没有他的身影。

        ……

        ……

        因为前些天的那件事情,最近星门基地防御非常森严,七艘战舰与数量更多的卫星监控着这颗行星的每个角落。

        很快,行星防御系统便做出了反应,向那台战斗装甲发去了警告信息。

        战斗装甲物理屏蔽了所有信息通道,定位系统更是早就已经关闭了。

        很快,战斗装甲便飞出了大气层,来到了宇宙里。

        远方的恒星散发着微冷的光线。

        方响平静了些。

        就算那个破茧者不怕惊世骇俗地驭剑追来,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

        战斗装甲被那道莫名其妙的激光损伤了,无法长时间续航,他要在被战舰锁定之前,找到隐藏在小行星群里的备用飞船,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主星向将军报告这里发生的事情。

        光线微微变幻,明亮互相转换,战斗装甲转过身来,他的视线穿过透明防罩,看到了……井九。

        那身军装因为与大气层的高速磨擦,燃烧成了灰烬,这时候还蒸腾着热量。

        那些热微粒如雾一般,被恒星的光线照着,就像壁画里的圣光。

        圣光里的少年不着寸缕,完美如神明。

        ……

        ……

        太空里没有声音,安静至极。

        方响深深地吸了口气,发出无声的、野兽般的呐喊,向着井九冲了过去。

        激光照亮幽暗的宇宙,就连战斗装甲的飞行痕迹仿佛也变成了一道光。

        无数道光仿佛同时产生,指向井九。

        这台战斗装甲完美地展现了这个文明的机械水平以及能量运用水平。

        但那些光全部都落空了,消失在了虚无的广阔空间里,显得那般虚无。

        就在虚无的黑暗背景里,忽然又亮起了一道光。

        这道光给人一种特别锋利的感觉,格外凌厉。

        太空里依然是那样的安静,但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道光,可能脑海里都会生出擦的一声轻响。

        那是切断的声音。

        这台战斗装甲的机体由异种合金制成,强度难以想象,就连激光炮都很难在短时间里直接摧毁。

        然而这个时候,战斗装甲的表面了出现了数十道深刻的痕迹。

        微小的合金粒喷射而出,那些装甲眼看着便要分开。

        透明防罩被照亮,井九来到战斗装甲身前,手掌落在战斗装甲泛着蓝色幽光的能量核心上。

        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爆裂引发的冲击波,让远方恒星的光线有些轻微变形。

        无数合金碎片迸射而出。

        战斗装甲就这样碎了,变成了一个不停扩张的合金碎片形成的球。

        方响的身影出现在球的正中间,身体表面泛着一层银光,似乎是某种屏障。

        不愧是列星上境的真正强者,他居然没有在这场无声的爆炸里死去。

        “那么现在就让你看看我们这个世界修行者的实力吧!”

        方响盯着远处的井九,在心里想着:如果你觉得我没了装甲,便没有战斗力,那就是大错特错。

        宇宙里的合金碎片忽然静止,仿佛变成了雨。

        忽然有一片合金碎片被无形的力量推开。

        紧接着,更多的合金碎片被推开。

        合金碎片里出现一条通道,从外围通向最深处。

        一道光照亮宇宙,井九来到方响的身前,轻描淡写一掌落在他的头顶。

        没有啪的一声轻响,但那颗头颅就这样碎了。

        合金碎片雨重新动了起来,向着四面八方抛洒而去。

        通道重新被填满。

        井九的右手从那颗碎裂的头颅里穿过,同时抓住了那颗自爆的芯片。

        那颗头继续碎裂成更细微的粒子,紧接着是颈部以及身体。

        井九眼底闪过一道剑光,望向某处。

        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影显现出来,大约一尺高,就像是个缩小版的方响。

        难道这个星河联盟的修行者居然炼成了元婴?

        “果然是飞升者的弟子。”

        井九用承天剑意困住那个元婴,传过去一道神识:“要不要自己说一下?”

        方响元婴的眼里流露出惊恐与怨毒的神情,知道今天自己死定了。

        井九不会浪费时间,直接施出了玄阴宗的搜魂手,辅以两心通,很快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那个元婴越发焕散,眼看着便要消失,对着他痛苦而愤怒地无声喊了一句话。

        好像是——你这个大魔头?

        井九对此人的遗言并不关心,意念微动,承天剑阵落下,直接把那个元婴斩成虚无。

        远处传来战舰引擎的波动信号。

        他转身向着行星飞过去,化作一道剑光,转瞬即逝,画面极美。

        ……

        ……

        (联想到我对星门行星的比喻,还有他这时候的状态,这画面确实……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