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世人称我李将军

第五十七章世人称我李将军

        正如井九当初推算的那样,西来飞升后在竹椅上停留了一段时间,便与曹园分道而行。

        朝天大陆外那颗恒星的位置比林登行星还要边缘,如果不想投身无尽的黑暗、向着光明而去,飞升者们总有一天会遇到星河联盟的文明——只要他们没有路上便被暗物之海的怪物干掉。

        西来与星河人类联盟的第一次接触是一艘采矿飞船。

        不得不说,那一刻他是真的很震撼,洗炼无数年的剑心都险些动摇。

        他破开采矿飞船的货厢,跟着飞船来到了林登行星,便再也没有离开过。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对未知的警惕。

        哪怕他是强大的飞升者,在掌握这个世界的所有细节、确认安全之前,他都不会暴露自己。

        这颗远离星河联盟核心的孤单矿星,是最合适的地方。

        ……

        ……

        嘀的一声轻响。

        西来收回左手,把手环放到袖子下面,与同事点头打了个招呼,走进了远程操作室。

        数十天不眠不休地学习,他对这个世界、尤其是矿区的一切都了然于心,通过矿区人事部的电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还没有忘记办一张残疾免税证明。

        他总有一天要进入这个文明,提前便在做准备,而且他需要做些事情。

        在操作室里处理了一些日常工作,输入了几个只有他自己明白的指令,西来喝了口热茶,放下茶杯往外走去。

        离开房间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个茶杯。

        通过地下通道,他来到了防护罩外,慢慢向着东面走去。

        矿区事业部的建筑在身后越来越远,他看都没有看一眼。

        他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戴头罩,看着就像一个迷了路的残疾工人。

        远处那颗恒星真的很小,就像隔壁的蜡烛,无论怎么走,都不见明亮几分。

        林登行星的地表上没有高山河流,只有不停起伏的岩石,行走起来很是艰难。

        尤其是到了矿区,地表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坑洞,很是危险,从视觉上也给人一种极其可怕的感觉。

        “真是满目疮痍。”

        西来不喜欢这个地方,有些想念朝天大陆的青山绿水。

        远处忽然传来一声轻脆的鸣响,在矿坑里荡个不停,回声不断。

        那是枪声。

        一道光镜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前,上面隐隐有剑纹流动。

        半透明的光镜里嵌着一个黑色的圆筒。

        如果这时候井九在场,便能认出来这个黑色圆筒便是那天在博物馆外、在他手心里爆炸的那颗高燃子弹。

        有一把电磁枪正从数十公里外瞄准着西来。

        西来伸出右手从光镜上取下那个黑色圆筒,面无表情扔进身前的矿坑里。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矿坑深处传来轰隆的一声闷响,地面都颤动了一丝。

        这个矿坑深达三点四公里,可以想象那把电磁枪的威力。

        就在矿坑深处传来轰隆巨响的同时,无数颗子弹像暴雨般倾泻而至。

        三座自动枪械平台从地底升起,开始狂暴的射击。

        无数弹壳不停落在地面,发出叮叮的响声,灰暗的天空里到处都是明亮的光线。

        ——看来对方已经控制了矿区的电脑系统,难怪刚才自己没能启动防空设备。

        西来这般想着,伸出右手食指对准了一座自动枪械平台。

        那道半透明的光镜早已变成了一个罩子,把他的身体笼在了里面,就像倒扣着的琉璃碗。

        如暴雨般的子弹落在光面上,根本无法进入便落到了地上,弹头都变得扁平如纸。

        剑光从他食指无声而出,瞬间摧毁了一座自动枪械平台,紧接着,在照亮的同时摧毁了另外两座自动枪械平台。

        四周再次变得安静起来,远处的矿区事业部里隐隐有些骚动,但没有人出来。

        西来转身望向西方。

        在恒星极黯淡的光线照耀下,那艘巨大的战舰看着就像一只黑色的怪兽。

        当这艘战舰破开大气层,自西而来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

        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照常去上班,但没能启动林登行星的对空防御系统。

        于是他离开了生活区,来到了这片荒芜而危险的矿坑里。

        他知道前方的那个矿坑里有一艘矿区事业部高层藏着的紧急救生船。救生船肯定没有战舰速度快,所以他只会让救生船按照自动程序离开,然后他会从地底重新回到矿区事业部,躲进十三号矿仓里。

        那个矿仓储备着放射性极强的矿石,很多仪器会失效,也没有人相信有人能藏身在矿石最深处。

        七十天后,那些放射性矿石会被送往远望转运基地。

        这就是他为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的逃亡通道。

        至于远方的那艘战舰,他不认为对方能够直接杀死自己。

        那些被这个世界称为核弹的仙气流武器,爆炸的威力确实很大,但能够威胁到他的高温光热区域不过数十平方公里,至于什么冲击波,他完全不在乎。按照朝天大陆的说法,他现在是真正的仙人,仙人还怕罡风吹?

        真正麻烦的是辐射,就像十三号矿仓里的矿石,会对他的仙躯带来一定影响。

        如果对方选择中子弹,影响会更大。

        好吧,这些暂时不需要考虑,就算是这个世界最快的核弹投放装置,与仙人的速度比起来依然慢的一塌糊涂,哪怕几万颗核弹同时在行星表面开出花来,他依然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当然,他没有忘记联盟战舰标配的激光炮。

        那艘战舰离他还有一万多公里,以这个世界的光速,激光炮从发射到击中自己需要零点零三秒左右。这么长的时间,难道还不够躲开?当然,不能看到激光来了才躲,那时候就晚了,他需要不停地移动,确保战舰无法锁定自己。

        那艘战舰如果想用激光炮攻击他,便必须离地表再近些,离他再近些。

        但那艘战舰如果敢进入数百公里的距离,他就会发起反击。

        他会破掉战舰的防护罩,侵入对方的电脑,然后从内部毁掉战舰的引擎系统。

        是的,现在的他是位数据高手。

        如果平静的生活还能持续,他已经准备再过些天便去寻找隐网,去看看那些传闻中的云鬼。

        这个世界的人们会些奇技淫巧,便觉得那意味着强大,真是可笑至极。

        自己要不要示弱……然后把这艘战舰夺了?

        一道身影在满是矿坑的地表上疾掠着,工装布上带出无数道剑光,速度快的难以想象。

        西来想着上面的那些话,平静而自信。

        除非那艘战舰上拥有更高阶的武器,可以直接把林登行星毁了,那他有什么担心的?

        还是稳妥为先。

        他放弃了转身夺取那艘战舰的想法,继续向着前方疾掠。

        藏着紧急救生船的矿坑就在前方不远处。

        忽然,他停下了脚步。

        他古井无波的眼眸里生出淡淡涟漪。

        前方的虚空里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笔挺的黑色军装,披着一件红色的大氅,容貌威严,气息深不可测。

        有风拂过地表,微微牵起大氅。

        西来静静看着那人,问道:“飞升者?”

        他想过以前的飞升者可能还在这个世界里。

        问题是西海剑派源自南海雾岛,上溯没有任何师门背景,没有飞升的长辈,他根本没想过去找那些飞升者。

        那人说道:“这个世界称我们为破茧者。”

        西来沉默了会儿,说道:“请教?”

        那人说道:“这个世界都称我为李将军。”

        像井九一样,西来开始思考朝天大陆的飞升者里有谁姓李,很快便找到了四个备选答案。

        李将军的视线越过他的肩头,望向他在行星地表留下的那些痕迹。

        那些剑光已经消散,只有些极淡的剑意留存。

        “你的剑道修为不错。”

        李将军收回视线,望向他说道:“希望你能通过我的考核。”

        西来问道:“考核?”

        李将军说道:“此间没有天劫。”

        这便是把自己视作天道的意思,何其狂妄。

        西来没有问如果通过考核会如何,看着对方面无表情说道:“你想死吗?”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地面的无数块矿石开始滚动,然后飘了起来,缓缓转动方向,以尖锐的那面对准李将军。

        矿坑里的机械举起了吊臂,指向了李将军。

        风都变得凌厉了很多,吹向了李将军。

        这颗行星上的所有事物,仿佛都变成了剑,依照他的心意而行。

        李将军淡然说道:“万物一剑,真是好久不见了。”

        远方的战舰正在高速靠近。

        大气层仿佛都要被撕裂一般。

        西来毫不犹豫,发动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无数矿石如剑雨般射向李将军。

        那些采矿机械化作无数金属碎片,如箭般来袭。

        那些寒冷的风也变成了剑。

        甚至就连远方那些落地面的弹壳也跳了起来,伴着嗖嗖的厉响射向此间。

        大氅微微飘动。

        李将军举起右手。

        那些带着棱角的矿石、那些机械碎片、那些寒冷的风与依然滚烫的子弹都静止在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