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我叫曹园,我没事

第六十章我叫曹园,我没事

        胖子船长生的慈眉善目,脾气看着也极好,但很明显这艘采矿船上的人们都很怕他。

        不是因为那把正在把指甲修剪的极为秀气的半米长的大刀。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他也很少杀人,甚至很少见人,但所有人都敬他,而且怕他,就像现在这样。

        离开那张竹椅,曹园毫不犹豫,向着星辰最多的地方去了,于是他比西来更快接触到星河联盟的人类。

        可能是因为宇宙里最多的便是采矿船,于是很巧的,他与星河联盟文明的第一次接触也是如此。

        接下来的故事发展,他与西来那边则是完全不同。

        他遇到那艘采矿船很破旧,由二十几名想发财的矿工们众筹购买,那些矿工却没有想到,他们用毕生积蓄采运的矿石,被太空海盗打劫一空。

        矿工们陷入了绝境,甚至有好些人在愤怒与绝望之余准备也转行去做太空海盗。

        曹园再也听不下去了,有些辛苦地从矿仓的门里挤了出来,开始苦口婆心地劝说众人不要这样做。

        采矿船上的人们很吃惊,心想这个胖子是从哪儿来的?

        几个最狠的家伙以为他是小偷,拿着家伙便准备杀了他。

        结果可想而知。

        曹园没有动用武力,依然耐心地劝说众人,没用多长时间,居然说服了所有人。

        当然,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他的武力。

        采矿船回到某转运基地。

        曹园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居然说服了某家采矿公司同意这艘破旧的采矿船挂靠。

        从那天开始,这艘破旧的采矿船便开始了前进三号基地与相邻几颗矿星之前的往返。

        采矿从来都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工作,哪怕前进三号基地吸引了整个星河联盟的视线,也无法阻止冲突的发生。矿星地表爆炸后的采矿顺序,比如离开时的顺序,比如遇到风暴时的避险坞位置,靠什么分出先后?

        当然是武力。

        曹园是一个很有武力的胖子。

        他还有一把半米长的大刀。

        渐渐的,再没有谁敢欺负这艘破旧的采矿船,他也得到了所有同伴的敬畏,威望高的一塌糊涂,想不当船长都不行。

        ……

        ……

        破旧的采矿船降落在前进三号基地,二十几名矿工规规矩矩地向曹园打了招呼,大呼小叫着向生活区跑去。

        公司的年度任务已经完成,从明天开始这艘采矿船的所有收获都会是他们自己的,想着源源不尽的财富还有这时候在生活区等着自己的美酒与女人,他们如何能不高兴?

        曹园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需要持戒律,不代表要去禁止别的人。

        他提着那把刀围着采矿船转了一个圈,把需要修复的地方都修理了一遍。

        那把铁刀可以用来剪指甲,也可以用来修船,在他的力量与眼光之下,比什么自动修理机械臂都要靠谱。

        做完这些事情,他向着树林走去。

        这颗行星真的有些奇特,绿色的大树参天而起,高达数百丈,而且遍布整颗行星,极为壮观。

        除了这些绿色的大树,这颗行星竟没有太多种别的生命,也不知道如此单调的生物系统是如何出现、又是如何维持。

        联盟科学院直到今天也无法确认这颗星球是不是远古文明改造过的,科学家们有很多猜想,还没有定论。

        曹园没有住在生活区,在树林里给自己搭了间屋子。

        他习惯了独居,而且也有很多不方便让人看到的东西。

        伴着发电机的嗡鸣声音,他洗了个澡,吃了两个水果,闭着眼睛休息了三分钟,开始了每夜的日常。

        七台电脑同时打开,光幕都快要叠在一起,无数的文字与数据在上面闪过。

        曹园盘膝坐在地板上,铁刀横在膝上,双手搭了个莲桥,平静地看着那些光幕,仿佛要入定一般。

        离开朝天大陆的飞升者,来到这个世界后做的第一件事情都是学习。

        然后,他们不停地学习。

        与井九、西来有些不同的是,曹园只是在最开始的几天了解了一下这个文明的概况,便把注意力转到了别的方面。

        不是军方的战舰与武器体系,不是如何更有效的杀人与防御,不是如何隐藏自己,而是……暗物之海。

        这个世界的人类与朝天大陆的人类是一样的。

        暗物之海的那些怪物,或者说域外天魔,是人类的敌人,也就是他的敌人。

        在朝天大陆他孤刀镇风雪数百年,在这里他当然会做相同的选择。

        掌握了网络方面的知识能力后,他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在了这方面,毫不夸张地说,现在他对暗物之海那些怪物的了解比对星河联盟的了解还要更多。

        了解的越多,他越觉得奇怪,总觉得那些充满了毁灭意味的黑暗怪物有些熟悉。

        某天,他忽然生出某种猜测,只是暂时还无法得到印证。

        就在这时候,警报声忽然响了起来,穿透了他设置好的阵法,落入他的耳里。

        他提着铁刀向外走去,一步出了小屋,又一步便来到了树林外。

        夜空被大功率的指向灯照亮,出现一幕极其可怕的画面。

        数千米的高空里,有无数只黑色的触手正在舞动,看着像海草,也像是皮鞭。

        那些黑色触手要比世间任何事物都要可怕,仿佛连空间都能切割开来,极遥远处的星光都被斩成了碎片。

        一艘从矿星归来的采矿飞船被那些触手缠住,瞬间崩裂,里面的船员尽数变成了血沫,从高空落下。

        ——这就是暗物之海的侵染。

        曹园踏空而起,在基地防御武器系统反应过来之前,来到了夜空里。

        星光落在他的头顶,更加灿烂。

        铁刀斩落。

        擦的一声轻响。

        ……

        ……

        被杀死的怪物变成了僵死的皮革状的事物,从高空里落下,眼看着要砸坏一座建筑。

        刀光再次显现,把怪物切成了碎片。

        啪啪啪,生活区里落了一场恐怖的雨。

        曹园落在一棵大树上,望向四周的林海,耳朵微动,听到远处的沙沙声,心想这颗星球果然有问题。

        当初来到前进三号基地,发现这里的林海,他便觉得奇怪。

        他说不出来原因,只是感觉不好。

        果然,暗物之海的怪物在这里出现了。

        就在他准备进入树林去斩杀那些怪物的时候,数百丈外的大树梢顶微微一亮,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个很斯文的中年男人,戴着银框眼镜,穿着合体的礼服,散发着某种感觉。

        曹园很熟悉这种感觉,那叫做书生气,他曾经在一茅斋的书生身上看到过很多次。

        “三级目标可以一刀斩杀,了不起,来到新世界后,不想着如何自保,却要想着救人,更了不起。”

        那个中年人推了推眼镜,看着他微笑说道:“难怪你可以直接进入最后一次考核,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的考核人。”

        曹园当然能够想到星河联盟里有飞升者。

        他没想过去找对方,因为知道对方应该能找过来。

        他也大概明白所谓考核的意思,没有什么意见,但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树林里的沙沙声越来越近,尤其是生活区那边已经响起了惊呼声还有武器的声音。

        “先把那些怪物杀了再说。”

        曹园提着铁刀便要入林,想着对方是这个世界的强者,应该对军方的防御系统更熟悉,准备把生活区那边留给他。

        “慢着。”

        中年人说道:“这次侵染规模不大,但这般慢慢杀只怕要整整一夜的时间,我还要去印海星云,没时间。”

        曹园转身望向他,心想难道这位前辈高人有什么更好的方法?

        中年人再次扶了扶眼镜,说道:“我来吧。”

        话音落处,数百个如指甲盖般大小的圆珠从他的身体里浮了出来,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带着凄厉的声响。

        那些圆珠是半透明的,表面泛着淡淡的红色,没有什么血腥味道,反而有些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曹园看着这些红色的珠子觉得有些不舒服。

        啪啪啪啪,树林里以及不远处的生活区里响起轻微的破裂声。

        无数道雾气升起,迅速连在一起,覆盖了数十平方公里范围里的森林。

        生活区也被笼罩在了里面。

        这明显不是夜风的作用。

        那些雾气遇着星光,忽然变得更加艳红,像极了刚流出来的血。

        数十根参天巨树被黑暗浸染,正在变成怪物,遇着那些血雾,顿时失去了所有生机,变成了僵直的死物。

        那么生活区里的那些人呢?

        惊呼声消失声,惨叫声也消失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自动武器平台底座转动时发出的摩擦声。

        ……

        ……

        街上到处都是死人。

        酒吧里也到处都是死人。

        一个衣服上满是油污的年轻人倒在一名妓女的身上,脸上满是茫然的情绪,身体已经变成石头一般,僵直至极。

        “如果要死,我一定要死在女人身上。”

        看着这幕画面,曹园想到几十天前在挖矿船里听到的那句话,唇角微翘,露出一抹微笑。

        在满是死人与残留血雾的街道里,这抹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中年人走到茶座的桌上取了一张纸巾,一边擦试着眼镜一面问道:“怎么了?”

        “没事。”曹园一边摇头,一边握住了铁刀的刀柄。

        ……

        ……

        (祝大家新年快乐,没有烦心事,不找事,事情来找时,也不怕事,当然能躲就躲,平安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