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斩开战舰的神明

第六十一章斩开战舰的神明

        忽然,夜空里有颗星辰变得极其明亮。

        一道笔直而充满了毁灭气息的光柱破开云雾,向着生活区的街道落下,落在了一把铁刀上。

        嗡的一声闷响,气浪喷溅,烟尘微作。

        曹园的裤管尽数崩裂,变成丝缕,鞋子深深地陷入到地面里。

        光压没有这样的力量。

        这是铁刀的重量。

        那道光落在铁刀表面,就像一道水落在了石头上,无数的光线向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去,瞬间照亮了整个街区。

        血雾已经淡去,那些以各种各样姿式死去的人的脸被照的非常清楚,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脸……

        曹园收回铁刀,望向那个中年人,脸上再看不到平时的温和味道。

        今夜来到前进三号基地执行任务的舰队,拥有星河联盟最先进、最尖端的战舰,这种战舰配备的主激光炮拥有极其的威力,却被曹园用一把看似寻常的铁刀挡住了。

        中年人却没有任何畏惧的情绪,看着他微笑说道:“不要怪我,是你先对我动了杀念。”

        曹园看着他没有说话。

        中年人想到某种可能,指着街上的死人问道:“这里面有你的熟人?”

        曹园说道:“是同伴。”

        “不管是飞升者还是破茧者,你也算是个仙人,居然……和这些蝼蚁一起挖矿,还称他们为同伴?”

        中年人笑了起来,说道:“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的同伴只有我们这些人。”

        曹园摇了摇头,说道:“同伴不是看能力,而且就算我不认识他们,你杀了他们,也不行。”

        “我确实是不耐烦在这里浪费时间,不过你也可以把这理解为考核的一部分。”

        中年人重新戴好眼镜,说道:“暗物之海的威胁太大,如果必要的牺牲是允许的,不要说今夜只死了几百个人,在某些关键时刻一整颗行星的人都可以牺牲,你必须接受这一点,才算是真正通过了考核。”

        曹园说道:“一整颗行星?”

        “不错,这是确实发生过的事。不要这么看着,不是我的手笔,我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中年人微笑说道:“想开一些,这个世界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多,比朝天大陆的人多很多,只要能杀干净那些怪物,死些人算什么?”

        “你是赤松真人?”曹园忽然问道。

        中年人敛了笑容,问道:“你知道我?”

        曹园说道:“在朝天大陆的时候,听过你的名字。”

        中年人有些意外,说道:“朝天大陆只怕已经过去了几万年,我的姓名居然还在流传?”

        曹园说道:“血魔教的开派老祖,有史以来最了不起的魔头,你的传人在大陆上无恶不作,谁能忘记你的名字?”

        被当着面指责邪恶,中年人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微微一笑,显得很是得意,说道:“原来如此,血魔教现在如何了?”

        “一千多年前,血魔教被青山宗与中州派联手灭掉,你的徒子徒孙一个都没有活下来,就此断了传承。”

        曹园看着他说道:“喔,不对,血魔教还有天赋极高的家伙活了下来,躲在云梦后山里,很多人都在猜测,如果让他参透天魔大法,有没有可能重建血魔教当年的辉煌,不过可惜的是,你这个传人像狗一样苟活了这么长时间,一百多年前还是在朝歌城被一个了不起的女人杀了,他死的时候……真的很像条狗。”

        说这段话的时候,他的神情非常认真,语速非常缓慢,真可以说是一字一句。

        中年人沉默了会儿,再次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时候很愤怒,所以想让我不舒服,问题是故事编的不好,既然是我的传人,天赋还极高,怎么会被一个女人杀死?”

        曹园说道:“我说过,那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比我强,比你更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中年人敛了笑容,看着他平静说道:“如果你想通过我的考察,最好还是注意一下对前辈的礼数。”

        “没有考察,也没有前辈,就像没有仙界一样。”

        曹园举起铁刀指着他说道:“今天我会杀了你,然后再去杀你所说的毁灭了那颗行星的人。”

        “真是个天真的孩子,当然……你确实很强。”

        中年人看着那把寻常的铁刀,叹了口气说道:“我竟然没有自信能够战胜你,所以我不想冒险。”

        “你了解暗物之海吗?”他忽然问道:“这颗行星已经开始被黑暗浸染,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便会成为一颗死星,继而变成一个母巢。”

        曹园说道:“我知道。”

        中年人接着问道:“那你算一下以现在的浸染速度,这个空间节点的暗物质溢出通道大概有多大?”

        曹园沉默片刻,说道:“七十乘二乘6.99。”

        “相信我,舰队上面的工程师会比你算的更精确,定位也会更准确。”

        中年人微笑说道:“不过你可以再算一下,想要封住这个暗物质溢出通道需要什么?”

        曹园盯着他的眼睛说道:“这个范围里还有两个生活区。”

        “所以说这条街区上的人,包括你所谓的同伴,今夜本来就是要死的。”中年人说道:“你不应该怪我。”

        曹园说道:“我可以封住那个溢出通道,也可以不杀你,只要你取消命令。”

        “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你的能力应该发挥在更重要的地方,而不是用来封住这么小的通道。”

        中年人说道:“现在该你选择了,杀了我?救那些人?还是跟我走?”

        随着这句话,三艘战舰灯光微亮,然后骤然熄灭。

        星光照亮了夜空高处的十个小黑点。

        每个黑点都是一颗核弹。

        曹园想都没想,便向着那些核弹落下的地方狂掠而去。

        中年人背起双手向夜空高处的战舰飞去,没有再理会他,只留下一句话在满是死人的街道上回荡着。

        “如果今夜你没有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死去,跟上来。”

        作为曹园的考察者,他已经观察了这个刀客很长时间,知道对方会怎么选择。

        他非常不喜欢曹园的行事风格,如果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更愿意直接杀了,问题是那位不同意。

        今夜曹园自寻死路,他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不然今后想要与这样的好人做同伴,真是不自在啊。

        ……

        ……

        中年人回到了战舰里,转身望向地面。

        这里离地面太远,哪怕再剧烈的爆炸声也听不到,不过画面倒还算清晰。

        十朵蘑菇云不分先后地同时升起,看着就像是纪录片里的真蘑菇生长快放镜头。

        过了会儿,那些光线才穿透厚重的黑云,来到了表面,看着很美,能够想象温度有多高。

        核弹很难对飞升者带去致命的打击,因为施放装置的速度不够快,但如果那个人愚蠢到自己进入爆炸范围呢?

        中年人直到今天也想不明白那些真正的正道修行者在想什么,摇了摇头便准备去休息,余光里忽然看到一幕画面,神情微异道:“什么鬼?”

        ……

        ……

        在那些核弹落下之前,曹园来到了一个生活区里。

        怎样才能拯救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船员与普通人?

        因为先前的警报声,绝大多数人已经来到了街上,却不知道十个死神正在从天而降。

        曹园只来得及做一件事,那就是出了四刀。

        最开始的两刀沿长街两边而斩,直至地底深处。

        接着的两刀横直而断,把地底的岩石、泥土尽数挤压到两侧。

        于是,整条长街带着街上的人们都落到了地底。

        核弹就要到了,就算在地底,没有遮蔽,那些人依然会被无尽的光与热杀死。

        铁刀就算能变大,白城小庙也能放下,如何能够挡住这个大坑?

        在最后的时刻,曹园躺了下去。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烟雾终于散去,恐怖的光热也渐渐减退。

        伴着轰隆如山倒的声音,一个巨大的身影在薄烟里缓缓站了起来。

        庞大的身躯表面到处都是黑灰,有着可怕的伤口,缓缓地流着血,看着就像一个风化严重的大佛。

        那些血都是金色的。

        如果不是金身,这时候的他已经化成了飞灰。

        饶是如此,他也受了极可怕的重伤,面目全非。

        街区已经面目全非。

        不,这里已经没有街区。

        所有的建筑都倒了,到处都可以看到融化的岩浆刚刚凝固的模样。那些如焦炭般模样的尸体更是惨不忍睹……

        他没有办法救下所有人。

        那个生活区的所有人想必都死了。

        他提着铁刀站在核弹爆炸后的余烬里,站在似乎美丽的星空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地底深处隐隐传来哭泣的声音。

        他抬起头来,望向夜空里的三艘战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今夜你没有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死去,跟上来。”

        他还记得那个中年人离开之前留下的那句话。

        “好,我来了。”

        他在心里默默说道,然后跳到了夜空里。

        这里没有蘑菇云的残留,星光格外明亮,无论是他斑驳变形的脸,还是那把铁刀。

        刀光照亮了这颗行星表面的林海,如佛光一般。

        铁刀刺入一艘战舰底部。

        曹园低着头,握着刀柄,向前而去。

        铁刀一往无前!

        拿起铁刀,他便成佛。

        没有怒喝,夜空里却有雷霆响起。

        喀嚓巨响里,无数金属碎片在太空里向着四周喷溅。

        一道恐怖的裂口在战舰表面出现,变得越来越长,最终从头到尾全部贯穿。

        那艘战舰,就这样被斩成了两半。

        ……

        ……

        这艘战舰一直停留在大气层边缘,无论是启动激光炮的时候,还是施放核弹的时候。而当它完全断裂成两截的时候,已经飘回到了太空里,可以想见曹园的那一刀究竟拥有怎样的威势与力量。

        黑暗的宇宙里没有任何声音,远处的恒星光线照耀成断成两截的战舰,照着如静止暴雨般的合金碎片,照着那些死去后依然保留着震惊神情的军人。

        整个画面就像是一幅油画,明明画的是毁灭与死亡,却有着某种圣洁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战舰下方那个举着铁刀的大佛,真的像极了宗教里的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