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面向太阳的佛,不见星海的少年

第六十二章面向太阳的佛,不见星海的少年

        恒星的光线在暴雨般的合金碎片、军人尸体间缓慢移动。

        宇宙就像是一座安静的坟场。

        那把巨大的铁刀切开了整艘战舰,就像是一块墓碑。

        绝大多数人在铁刀到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死去,直接被那道沧桑的刀意震碎了心脉,不用承受冰冷太空带来的痛苦与绝望。

        铁刀静止在破裂的战舰那边,没有继续向前,因为被挡住了。

        与如山般的铁刀相比,中年人就是一个小黑点。

        但铁刀静止,就是因为他。

        他用两根手指捏着铁刀的刀锋,脸上的神情与手指的动作都很慎重,小心翼翼,仿佛捏着宇宙里最珍稀的宝物。

        满是碎片、死尸、尘埃的太空里,忽然出现一抹血红色。

        那些艳丽的红渐渐凝成形状,竟是一棵松树。

        中年人看着铁刀那边、远处的曹园微微一笑,拇指与食指的指节处微微发白,隐隐用力。

        一道极小的波纹从他捏着铁刀的位置向前荡去,起伏越来越大。

        铁刀表面起了一道波浪,继而成惊涛骇浪,发生严重的变形。

        宇宙里没有声音,但那些没有被刀意震死的军方强者,还有正在赶来的两艘战舰上的人们都仿佛听到了啪的一声脆响。

        铁刀再也承受不住,生出无数道裂缝,变成数十万块碎片,向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去!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这把铁刀曾经斩过天地、战过雪姬,曾经变形过,刀锋也曾经出现过破口,但从来没有发生过真正严重的损毁,真可以说得上是坚不可摧的至宝,谁能想到今夜居然被两根极细的手指捏碎了!

        中年人不愧是血魔教的创教老祖、数万年的飞升者,境界实力强大得难以想象。

        那颗血色的松树消散在黑暗的空间里,铁刀裂成的数十万块碎片也随之消散。

        曹园从原先的位置消失,不知道去了哪里。

        数十名军方的列星境强者穿着战斗装甲疾速飞来,其余两艘战舰避开铁刀化作的弹雨后也在疾速赶来。

        中年人微微挑眉,举起两根手指摆了摆。

        数十台战斗装甲引擎全速启动,化作流光向着前进二号基地行星而去。

        那两艘战舰也派了数千个监控飞行器与三百多艘飞船向着星系各处而去。

        军方展现出了极高的行动力,在最短的时间里开始了追捕。

        曹园受伤如此之重,又不惜耗尽真元斩出了那一刀,今夜还能逃出去吗?

        ……

        ……

        中年人回到了另一艘战舰里,站在窗前望向前进二号基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数十台战斗装甲以及基地飞行器带起的流光,把行星黑暗的那面织出来无数道彩线。

        时间缓慢流逝,没有找到曹园的踪迹。

        紧接着,去往星系各处的飞船也发回消息,没有任何发现。

        中年人坐回桌边。

        桌上放着一杯清水。

        他的手臂搁在扶手上,手指自然垂到桌面上方。

        他的拇指与食指上有两道极细的裂痕。

        那两道裂痕确实非常细,即便用显微镜都难以看到,感受却是那样真切……的痛。

        刚才他用这两根手指捏住了曹园的铁刀,原来还是被刀意所伤,仙躯竟无法自动修复。

        这种小破口真的很令人心烦,他这时候就很烦。

        动用血魔大法杀死那些暗物之海的怪物,顺便杀死那些生活区里的人们,是他刻意为之。他本以为那个叫曹园的刀客,看着运矿船上的同伴尸体,会生出很多感慨,甚至流些眼泪,没想到对方什么都没想,就那般木讷地举起刀来。

        如此淡定,你还来杀我做什么呢?看看,接着不就是自己要死了吗?

        想着这些,他越来越烦,觉得手指上的小破口越来越痛,忽然动意,把两根手指伸进杯子里的清水中。

        随着这个动作,中年人的镜片上出现了数道明亮的细光。

        那是水里生出的极细刀光,看着就像是线。

        下一刻,清水渐渐分离,如被切开的琉璃一般,却又是那般脆弱,颤巍巍地似是随时可能崩塌。

        刀意断水?

        中年人挑了挑眉。

        只听得擦擦数声轻响,玻璃杯生出数道裂缝,就此裂开,清水浑着极淡的血色洒的桌上到处都是。

        一个少年军官从房间阴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说道:“赤松将军,请注意时间。”

        说话的同时,少年军官开始擦拭桌上的清水,也不知道他的抹布在哪里,很快便弄干净了。

        中年人说道:“印海星云不远,再等三个小时。”

        联盟标准时间三小时后,还是没有人能发现那座血佛的痕迹。

        中年人走到窗前,望向远方那颗恒星,有些无趣地挑了挑眉,说道:“启程。”

        两艘战舰离开了前进二号基地,向着印海星云而去,准备在那里迎接从星门基地过来的烈阳号战舰。

        至于这次迎接会不会有核弹爆炸,会不会有无数死人,除了中年人便再没有谁知道。

        ……

        ……

        参天的绿树在风里摇晃不安,如海一般占据着这颗行星,地表上的弹坑是那样的显眼,就算在太空里也能看到。

        事实上,这些都是远方那颗恒星的功劳。

        如果离那颗恒星太近,反而什么都无法看到,比如最远方的那颗行星。

        根据联盟科学院的探测,这颗行星上也有着极丰富的矿产储备,问题在于这里离恒星太近,无比炎热,最新型的飞船都无法靠近那个区域,更不要说降落到地表。

        联盟只是试验性地在上面投放了几个炸弹,做了些远程观察。

        行星面对着恒星的那面,明亮的难以想象,更是酷热的难以想象,岩石仿佛都已经液化,没有高山也没有低地,生命的痕迹更是完全没有。

        在某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半液化的岩石里忽然冒出了一些气泡,其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刚才的画面只是幻觉。

        岩浆缓慢地流淌着,隐隐形成某种形状,与那些被风化了数万年的石佛有些相似。

        ……

        ……

        烈阳号战舰在黑暗的宇宙里缓缓前行。

        这里说的缓缓只是一种感觉。

        在无比广阔的空间里没有参照物,任何事物都仿佛是静止的,包括那些恒星。

        井九躺在椅子上,看着窗外仿佛永恒一般的星海,忽然想喝一杯花茶,准备喊钟李子去煮茶。

        他想起来她现在身份特殊,大部分时间都带着江与夏、花溪两个随侍在学习那些神典,不在房间里。

        房间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了一个少年军官,礼貌却又毫无情绪波动地询问道:“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来到战舰这个房间的那一刻,井九就发现了对方,觉得很有趣。

        少年军官像他一样没有什么存在感,站在阴暗的角落里根本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他看着少年有些苍白的脸与对称的五官,忽然不想喝茶了,问道:“生化人?”

        少年军官面无表情说道:“是的。”

        井九的视线把少年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没有说什么,摆摆手示意他退回去。

        少年军官走到阴暗的角落里,变回雕像一般。

        井九收回视线,很自然地想起那个像石雕一样的西来。

        西来的剑道天赋极高,便是他也很欣赏。

        可惜的是当年被他断了一臂,剑意难以圆融。

        飞升的仙人有办法再生一臂,但不是原生仙躯,会有别的麻烦,想来那个家伙不会这样选择。

        ——嗯,那给他安个机械臂好了。

        ——弄台功率大些的激光炮,连飞剑都不需要用。

        ——如果引力场发生装置能够超微粒子化,那就更厉害。

        他想着这些事情,忽然听到了警报声,知道又要穿越扭率空洞了。

        巨大的落地窗上出现了一层极薄的金属膜,挡住了前方的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