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那位

第十一章那位

        钓鱼需要耐心,煮茶也需要耐心。

        喝茶倒未必,但总要等着茶煮好了才能喝进嘴里。

        小炉里的银炭慢慢变红,铁壶里的水离沸腾还有一段时间。

        井九走到露台上,望向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里白天都能看到星星,夜晚能看到的星星更是特别多,比朝天大陆多,比星门也要多很多,仿佛要缀满整个天空,对密集恐惧症患者很不礼貌——如果不是有防护罩,主星的夜晚真不适合人类入睡。

        纵然有防护罩过滤掉大部分星光,庄园以及远处的群山依然很清楚。

        钟李子、江与夏、花溪在草地上坐着。

        花溪伸出手指玩着如实质般的星光,很是开心。

        钟李子轻声说道:“我知道他肯定是个很了不起的家伙,但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么了不起。”

        被星门女祭司认为是新的神明,直接破掉军部大楼,还完好无损地回来,这已经超越了她想象的范畴。

        江与夏看着露台上的那道身影,叹息说道:“我也没有想到。”

        花溪不知道在这样美好的夜晚、这样的星光下,两个姐姐为何还如此心事重重,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们。

        “没想到这辈子刚刚喜欢一个男孩子,便发现在他面前连说喜欢的资格都没有。”江与夏继续说道。

        钟李子摸了摸她的头,安慰说道:“就算说了也没用,他肯定会说什么激素分泌、生殖、低等之类无趣的词。”

        花溪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

        ……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这里说的是军部大楼遇袭事件。

        当然知道真相的人只有星河联盟上层的大人物以及当时在大楼里的那些军官。

        看到新闻的民众们生出强烈的不安,继而被激发出极大的愤怒与勇气,就连与世无争的天普星都发生了几次游行,要求政府加强对那些投降派的打击。

        各星球上的传火塔则是迎来了无数的祈福者,祭堂收到了更多的供奉,不知道算不算意外之喜。

        不管是为了缓解民众的愤怒,还是做出表面的交待,军部都必须做些事情。

        军部内务处联同强力警察部门,在各星区打大了对投降派的打击力度。

        星锋舰队里勇敢突进加里星域深处,开始清剿那些残留在寒冷行星表面的暗物之海怪物。

        军部最高级别顾问沈公子是这支舰队的指挥者,自然也离开了主星。

        新闻不会播出,那些普通民众也看不到,在某些地方有着远超加里星域怪物残留以及投降派恐怖袭击的真正危险。

        星锋舰队的调动与驻第二前进基地舰队的回归有什么关系?

        政府各要害部门、祭司庄园以及各地的祭堂为何会忽然同时开启引力场装置,而且不顾能量损耗直接开到了最大?

        联盟管理委员会凌晨忽然召开的紧急会议,难道讨论的只是舰队预算?

        最重要的是,为何联盟最新型、最高级的指挥战舰云集号会离开星链舰队,独自穿越印海星云,向着主星而来?

        就在那艘名为云集号的指挥战舰穿越印海星云三天后,来自祭堂的请柬终于穿过了庄园的引力场,落在了那张茶几上。

        离茶几不远有个小炉上,铁壶里的水汨汨响着,仿佛是嘲笑的声音,至少在几位祭堂主教的耳朵里。

        井九没有看那封请柬,也没有为难这几名主教,起身说道:“走吧。”

        ……

        ……

        星河联盟每个星区都有一位女祭司,负责传承文明的火种,同时凝聚民众的信仰。

        这些女祭司都以所在的星球为名,比如井九最熟悉的星门女祭司。

        只有主星的那位女祭司是特殊的,因为她本来就是特殊的。

        她是人类文明重生过程里出现的第一位女祭司,不知从何处得到了远古文明的传承。

        有了远古文明的火种,在主星重新出现的人类才再次开启智识,以飞跃式的速度进入了星际年代。

        她是这个世界与那个已经消失了十几万年的文明之间的唯一联系,是真正的启明人。

        所有的女祭司都是她的学生,也必须经过她的任命,所以钟李子才会从星门基地来到这里。

        人类世界都感激她的存在,赞美她的存在。

        不管是管理委员会的议员、千世之家的家主还是那些野心勃勃的将军,看到她都必须跪下,然后亲吻她的脚背。

        没有人敢称呼她的姓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姓名,甚至不知道她传承了多少代。

        她也没有尊号,所有人都称呼她为:那位。

        星门女祭司认为井九就是预言里新的神明,这需要得到那位的认可。

        这就是井九来主星的三个目的之一。

        祭司庄园的引力场开启一条通道,一艘银色的流线型飞船离开地面,向着雄峻的群山北方飞去。

        现在人类文明已经进入星际时代,拥有无尽的能源,像这种流线型飞船已经非常少见,自然有一种古典的美感。

        美丽的银色飞船越过群山,来到一片更加美丽的草原。

        井九坐在窗边向下望去,看到草原上散落着很多建筑,到处都可以闻到他不喜欢的引力场的味道。接着他注意到草原地底有很多热源,不知道是激光炮还是导弹列阵平台,又或者是军方秘密研发的重型离子炮还是什么。

        这些建筑便是主星的祭堂。

        银色飞船没有在此降落,继续向北而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便来到了极北方的平漠高原。

        高原地表覆盖着白雪,偶尔可以看到一些成片的苔藓,就像某些先锋派画家掷到画布上的颜料。

        与大地相比,天空里的画面则更加神奇。

        无数雪花从阴云里飘落,却无法落到地上,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束缚,沿着一个曲面缓慢飘动,或者说流淌,远远望去,就像个巨大的雪球被某位天神用力地砸进了地面。

        井九的视线落在那半截巨大的雪球表面,想起了在钟李子公寓里曾经见过的某个小玩具。飞船里的祭堂主教们看惯了这幕画面,很是平静,冉寒冬却是第一次看到,震惊至极,喃喃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卫星图上从来没有?”

        井九说道:“引力场。”

        从那些雪花流淌的轨迹与雪球的曲面,很容易便能推算出是引力场的作用。

        冉寒冬学识水平很高,很快便确认了这一点,但还是无法相信,说道:“行星表面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引力场?”

        井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祭堂主教们也没有做解释,过了会儿她自己才醒悟过来。

        ——那位生活在这里,那什么样的神迹都可能发生。

        银色飞船飞到巨大的雪球前,合金板的间隙发出频率极高的振动,如果时间持续再长一些,甚至可能解体,好在没过多长时间,巨大的雪球表面生出一个洞口,银色飞船悄无声息地飞了进去,窗外的风景顿时变得不同。

        巨大的引力场带来的雪花,就像柳条在湖水里粘起的柳絮,遮住了整个天空,却不会挡住所有光线,只是稍微显得有些暗,就像是普通的阴天。

        这个世界有很多座山,不算太高,森林密布,偶见雪踪,有种寒冷的美感。

        群山之间有座碧湖,水波不兴,平静光滑,就像是青天鉴。

        如果往极远处望去,甚至能够看到一些冰川的痕迹。

        画面真是极美。

        湖边有座灰色的建筑,表面材料应该是水泥,在森林边缘却不显突兀,至少比那十余艘飞船好多了。

        数十人站在灰色建筑前方,分成几拨,低声议论着什么。

        “左边那些穿着深色正装的中年男女,都是管理委员会的议员,最前面那几个穿着便装的老人都是军方的上将,你应该看到我父亲了。”冉寒冬随着他向湖边走去,低声快速介绍那些人的身份。

        星河联盟的议员们以及各星区政府,对军部以及隐藏在阴影里的那个组织自然极为警惕。

        军方也并非铁板一块、都听从李将军的命令,也有不少像冉东楼这样忠诚于女祭司的力量。

        这些大人物今天来到这片极北方的高原,就是想第一时间知道结果。

        如果那位真的认同井九是新的神明,不管这是祭司一脉的宣传手法还是别的什么手段,他们都会做好配合。

        看着银色飞船落下,大人物们向这边望了过来,但没有移动脚步。

        井九也没有理会他们,在祭堂主教的引领下来到湖边,登上一艘用原始汽油驱动的渔船,向着湖心而去。

        如镜般的湖面被切割开了一条笔直的裂痕,湖心深处的雾气受到扰动,非但没有变薄,反而更浓。

        看着那艘渔船消失在湖面的雾气里,冉寒冬下意识里抱住了双臂,眼里满是忧色。

        “如果他是新的神明,自然会得到那位的认可,不会有事,如果他是那位选中的神明,就更不会有事。”

        冉东楼走到她的身后。

        冉寒冬转身望向父亲,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该如何说起。

        冉东楼注意到她的神情,问道:“怎么了?”

        冉寒冬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觉得他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得到那位的认可。”

        ……

        ……

        渔船进入雾里,很快便到了彼岸。

        井九弃船登岸,越过一片森林,更看到了一座城市。

        他的直觉没有错,那片被群山笼罩的碧湖里,还有一个巨大的引力场发生装置以及非常高级的防护罩。

        这座城市里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声音,就像是一座坟墓。

        这里的建筑都很高,普遍都在数十层左右,建筑表面都很奇怪地覆盖着玻璃面板,完全没有节省能耗的意图。

        建筑之间的街道也很宽,比守二都市、甚至首都特区的街道都要宽很多,足以容纳一百个人并肩行走。

        很快他便明白了原因,因为他看到了街道两侧停着的那些车辆。

        那些车辆都已经锈迹斑斑,仿佛伸手摸一下都会散架,但里面散发出来的分子还是可以捕捉到。

        这些车辆就像那艘渔船一样,用的是最低等的生物能源。

        问题在于十几万年的时光足以让聚魂谷底的大妖骨骸变成粉末,为何这些车辆还能保持原有的形状?

        整座城市笼罩在淡雾中,他行走在城市中。

        没用多长时间,他便确定了这里便是传说中的远古文明遗址的一部分。

        这座遗址里没有引力场发生装置,没有核动力装置,没有太空电梯。从无数细节里可以看出应该处于远古文明早期,比现在的星河联盟要落后很多,那位为何会选择在这里生活?

        “因为这是我最初感受的世界,也是我最怀念的时光。”

        街道旁一辆黑车的车门缓缓开启。

        一名少女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