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如画的少女

第十二章如画的少女

        黑色并不显眼,尤其是在薄雾里。

        这辆黑车却极容易被注意到,因为它与街道边那些废弃多年的车不同,显得格外新,想来日常接受的保护极好。

        那位从黑车里走下来的少女也很新——无论是那件缀着碎花的衣裙,还是她手里撑着的那把伞。

        甚至她自己都像是刚刚出厂一般,透着股新鲜而诡异的气息。

        “这处遗址被隔绝在高原地壳之下,保存的比较好,当然也经过了很多年的修复,这些车辆都是新做的。”

        少女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就像手里的伞,在微风里纹丝不动。

        伞,遮住了她的脸。

        井九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发现她穿着一双很普通的黑色皮鞋,毛茸茸的袜子堆在脚踝处,看着很可爱。

        风大了些,把雾气吹的散了些,原来街道前方不远处有一条河。

        那位少女撑着伞,走上了那道桥,越过了那条河。

        井九跟在她的后边。

        下桥之后,城市里的雾气渐渐变浓,遮住了那些死气沉沉的建筑,前方的山景变得清楚了很多。

        山间有片庭院,黑檐白墙,间有花树,亦有残雪,与云集镇外的景园倒有几分相似。

        庭院深处有温泉,散着淡淡的热雾,水边有方矮几,矮几两侧各有一把椅子。

        那位少女走到温泉边,坐到椅子上,收起手里的伞,搁在地上。

        那件碎花裙子很薄,看着就像是某种浴衣,如风般飘起,如云般落下。

        裙子上的碎花是向日葵,让井九想起了星门美术馆里的那幅油画。

        他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望向对面。

        少女黑发柔顺,剪裁的非常整齐,就像帘子般遮在眉上,被风轻轻掀动时,看着就像一块西瓜皮。

        她的眉毛非常细,就像是画出来的一般,鼻子很小巧,嘴唇非常红艳,就像是樱桃。

        她的脸非常白皙光滑,就像是新剥的鸡蛋,更准确地说,像是完美的白瓷,没有任何瑕疵。

        ……

        ……

        沈云埋曾经在军部大楼曾经评价井九像一个瓷偶。

        这位少女才是真正如此。

        如画的眉眼,不代表美丽,因为画不见得都好看。

        完美的皮肤也不见得代表美丽,因为那有可能是虚假的。

        那张雪白的脸没有什么生气,那两道细眉与樱桃般的红唇,也没有什么生气。

        看到这张脸,井九便想到了烈阳号战舰上的那名少年军官。

        少女从温泉里取出两个小瓷瓶与两个半透明的小酒盏放到矮几上,开始倒酒。

        一只玉手从袖子里伸出的画面很好看。

        手指拈杯、倒酒的动作很自然。

        琥珀色的烈酒被温泉浸泡过也不再刺鼻。

        所有的细节都透着自然而动人的气息。

        井九觉得这些动作与细节自然的太过刻意。

        他知道这时候坐在面前的少女不是真正的人类,也不是那位的本体。

        更准确来说,今天要与他对话的那位并不在这里,应该是在别处,甚至有可能是在另一颗行星。

        换成一般人可能会很不适应,但他很习惯这种对话的模式。

        当年在雪原,他与雪姬的远距离神识交流与今天这种情形,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任何对话的开始首先需要的是明确对方的身份。

        井九非常确定对方肯定看过自己写的那本小说,但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那位少女轻声说道:“飞。”

        井九不知道该对这个名字做出怎样的应对。

        少女问道:“你有什么想问的?”

        在很多人想来,井九想要得到少女的认可,成为那位新的神明,便要接受她的考察,事实却并非如此。

        负责提问的人不是那位少女,而是他。

        他首先提出了一个问题。

        “标准时间是哪里的标准?”

        ……

        ……

        在地底公寓的那张纸上,他写过一些词。

        后来在星门大学,他又在纸上添了两个词。

        那些词里有:年、月、标准日。

        还有一些别的。

        人类现在拥有很多颗行星,每颗行星的公转用时、自转用时都不相同,自然有各自的时间模式。

        但星河联盟在纪年以及太空旅行的时候则有一套标准模式。

        井九确认过很多次,没有一颗人类居住行星的天文规则符合这套标准。

        少女的声音毫无情绪波动,似乎并不意外于会听到这个问题。

        “远古文明起源于一颗行星,标准时间便是那里的规则。”

        听到这个答案,井九也没有意外,继续问道:“月?”

        少女说道:“那颗行星有颗伴星。”

        井九接着问道:“我在一些典籍里看到过天狗食月,或者食日这种词,在那里也见到过。”

        少女说道:“就像你在你们那里看到过的那样。”

        井九望向温泉上的那些热雾,视线穿透而去,仿佛要看到引力场外的巨大雪球、雪球外的天空、天空外的宇宙、宇宙那边。

        他问道:“我们那里是哪里呢?”

        少女用两根手指拈起小酒盏,凑到樱桃般的唇边浅浅饮了一口,轻声说道:“神明也无法创造世界,最多只能发现一些新世界。”

        井九收回视线,看着她雪白的脸说道:“你不想给我准确的答案?”

        “每个从你们那里出来的人都会来问我这些问题,你并不特殊,也不特别聪明,与他们也并无两样。”

        少女说道:“那你凭什么从我这里得到特殊的对待?”

        井九把脚伸到了温泉里。

        在这种时刻他做这样的动作,自然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犹有闲情逸志,必有深意。

        至于具体深意为何,暂时不得而知,此时也无人发问,毕竟卓如岁与顾清都还没飞升。

        少女的视线落在温泉里,看着他的脚问道:“有感觉吗?”

        井九没有回头,反问道:“你喝酒有感觉吗?”

        少女说道:“这具身体有足够多的感知细胞,感觉比人类更加丰富。”

        井九说道:“我没有。”

        少女说道:“有些惨。”

        井九说道:“岩浆浴不错。”

        少女想了想,说道:“有理。”

        井九转过身来,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看,我与那些飞升者终究是不一样的。”

        少女的唇角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牵起,露出一抹有些诡异的笑容,说道:“你想说服我,你与我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