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弗思

第十六章弗思

        井九很多年没有行过礼了。

        他的师祖道缘真人走的很早,师父沉舟真人很快也跟着离开。

        青山里的那些师伯师叔或者被他与师兄杀死,或者关进了剑狱。

        那之后他就成了整个朝天大陆辈份最高的人,自然不需要向谁行礼。

        但李将军的辈份比他高,而且要高很多。

        李将军全名是李纯阳。

        他在朝天大陆的时候,道号便是纯阳真人。

        就是那位与某代神皇联手在大泽击败冥界大军,就此让人间与冥界之间平静了两千年的纯阳真人。

        纯阳真人是青山宗第十四代掌门,是最后一位飞升的剑仙,是道缘真人的师父。

        李是大姓,朝天大陆飞升者里有五位都姓李,井九最开始的时候只想到那四个,没想到纯阳真人。与别的任何道理无关,他只是不想这件事情与青山的飞升者有关,更不希望自己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太师祖。

        不管他想不想,这时候在天光峰看到李将军的那一刻,他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道缘真人把他从朝歌城皇宫带回青山的时候,纯阳真人早就已经飞升了。

        他没有见过这位太师祖,但在那栋小楼里见过对方的画像,自然不会认错。

        纯阳真人的剑道自然强大至极,深若渊海,绝不在井九之下,飞升后成为星河联盟的统治者,想必境界更有提升。

        更关键的是,这是太师祖……还要争什么?

        天光峰顶的草庐下穿过一阵微风,来到崖畔,牵起二人的衣袂。

        崖下的云海被微微扰乱,不知道保持着行礼姿式的井九此时的心情是否也是如此。

        风里没有声音,没有呼吸,也没有游戏里的旁白。

        好在这样的沉默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李将军走到崖边,负手望向阳光下的群峰。

        他修道之后叫纯阳真人,飞升之后叫李将军,有些阴阳分割的意味,就像此时的天光与夜色。

        “我一直以为小道能够飞升,但在这里等了好几年也没有等到他。”

        李纯阳感慨说道:“看了你写的那本小说才知道原来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青山长辈里,井九最熟悉的不是自己的师父,而是自己的师祖道缘真人。

        以道缘真人的境界修为以及天赋,飞升成仙并不是难事,只可惜……想着一千多年前的那些故事,他也有些感慨。

        “那个南海的奸人确实被你杀了?”李纯阳转身望向他。

        井九说道:“我与柳词联手所杀。”

        李纯阳说道:“柳词这个晚辈也不错,可惜了。”

        确实很可惜,以青山宗的底蕴,如果不是出了这么多事,除了井九至少还能出现三名飞升的剑仙。

        井九说道:“可惜的事情一直都有。”

        很明显,两个人说的可惜并不是同一个意思。

        李纯阳沉默了会儿,说道:“你与她见面,有没有什么结果?”

        井九说道:“没有。”

        “你是青山弟子,就算赤松与那艘战舰毁在你的剑下,她也不会相信你。”

        李纯阳说道:“除非你在故事里把我们写成莫成峰一脉,或者还可以改变这片星海。”

        这句话看似淡然,实则气态壮阔,就像突然跃出海面的鲸鱼,仿佛要吞掉天地间的一切。

        在《大道朝天》那个故事里,在真实的世界里,从青山祖师到李纯阳再到道缘、沉舟、太平直至景阳,道统不断。

        如果道缘之前的飞升者,都是莫成峰一脉,那么与井九之间自然会有化不开的深仇。

        看似无头无尾的这句话,隐藏着很多意思与推算的可能,井九自然懂,说道:“我不说谎。”

        不说谎是自信,因为不需要。

        当然,如果哪天他需要说谎,肯定也能说的特别好。

        “如此说来,云梦山真的被你收服了?”李纯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井九心想以童颜的手段,必然能在赵腊月等人的帮助下,把云梦山控制的极好,说道:“应该如此。”

        李纯阳想着两千多年前白家的强势,欣慰说道:“想不到我们这些长辈没做到的事,都让你这个晚辈完成了。”

        井九不想说谦虚的话,那太虚伪,但也不想说太多得意的话,那太得瑟,于是没有接话。

        漩雨公司的游戏场景做的极好,随着太阳的移动,天光的浓淡也自然转化,群峰的影子与云海的颜色也有着微妙的变化,很是好看。看着如画般的风景,李纯阳生出一些淡淡的怀念,说道:“有些意思,我们怎么就没想到?”

        井九说道:“我比较闲。”

        “我明天到,具体的事情见面聊。”李纯阳说完这句话,转身向草庐里走去,很快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这里不是真的青山,是游戏里的青山,是网络世界里的一部分,在这里说的话很难瞒过那个少女。

        看着空无一人的草庐,井九沉默了会儿,走到那座石碑前,轻轻拍了拍石龟的厚壳,也退出了游戏。

        ……

        ……

        游戏舱的舱门打开,井九走了出来。

        冉寒冬在做相关的推演计算,钟李子与江与夏、花溪在隔壁房间里看着什么,可能是祭司学院的功课。听着舱门开启的声音,钟李子站起身来,走到门口迎接。江与夏起身,准备用铁壶煮茶。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井九看了花溪一眼。

        花溪有些羞涩、有些紧张地蹲了蹲,向他行礼问好。

        井九没有说什么,带着钟李子离开小楼,穿过草坪,来到庄园里。

        草坪深处有台阶通往地下,安静的地下通道里没有风,也没有悬浮列车过来。

        “你要去哪里?”钟李子接过他的黑色双肩包,好奇问道。

        “找个地方安静一下。”

        井九说完这句话便走了。

        悬浮轨道边有收集雨水的小孔,缭绕其间的剑意很快变成寒意。

        ……

        ……

        对人类或者别的智慧生命来说,行星就是他们的家园。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适宜人类生活的星球也大同小异。主星、星门基地乃至朝天大陆都有着相似的地质构造,只不过朝天大陆的世界被完全不同的空间法则扭曲成了一个不间断的平面,而星门基地则被远古文明变成了一颗中空的象牙雕球,只有主星依然保持着大部分行星的原始模样,越往地底深处去,压力便越大,物质便越紧密,温度越高。

        这里到处都是岩浆,红暖的就像铁匠铺里的铁水。

        岩浆是滚烫,不,这个形容词并不准确,应该是极其高温而炽热的。

        井九浸泡在岩浆里,只有头露在外面,感受着皮肤上清楚的压力与温度,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在这个陌生的宇宙里生活了一百多天,遇着了一些不好处理的事情,他真的有些烦了,才会随钟李子一起来主星。

        这里的环境对他来说,有些熟悉甚至亲近的感觉,很容易让他想到聚魂谷底,甚至有种回到胎儿时期的错觉。

        远处的岩浆迸出花朵般的浆液,就像是夜空里的烟花,又像是在宇宙里爆炸的核弹.

        他静静看着这些画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第几朵火焰如花般绽放后,他闭上眼睛,整个人沉进了岩浆里。

        微暗的表面薄壳破裂,涌出新鲜的岩浆,红艳如火,就像是弗思剑的剑光。

        ……

        ……

        (春节算是结束了,希望一切都能过去,祝大家平安健康,祝大家不用想任何不愿意想的事情,比井九幸福。别的话就不想说什么了,如果一切好转,很多天后,当我们开始要忘记的时候,我们再来聊几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