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最长的一段话

第十八章最长的一段话

        “什么都不会发生。”井九向着冰原深处走去。

        普通靴子的鞋底与冻坚的冰雪接触,就像是花瓣落在水面上,带起微波,没有任何声音。

        冉寒冬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说道:“我会告诉我父亲。”

        这是她第二次说出这句话。

        井九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理她,继续往前走去。

        冉寒冬沉默了会儿,加快脚步跟了上去,没有再说什么。

        只要她的父亲与星河联盟当局没有做出决定,她就还是井九的秘书军官,便应该做应该做的事。

        这也是井九对她最满意的地方。

        在冰原上没有走多远,便看到了入口。

        手环靠上去,发出令人厌烦的嘀嘀声,通道开启,两个人便来到了地底。

        地底不是什么绝密的军事基地,是一条很普通的长廊。

        长廊两边的墙上挂着一些名人画像,还有一些名人名言,每幅画像旁边都有简介。

        看起来这里迎接的最多观光客应该是小学生。

        “这里是星河艺术馆,今天是一号,封馆日。”冉寒冬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约在这里见面,可能与星门祭司的传承有关,不过这里确实有很多珍贵的遗存。”

        这座艺术馆是星河联盟最高级、藏品最丰富的地方,就连守二都市的博物馆、美术馆也不及此地。今天是封馆日,平日里连绵不绝的参观者以及成群结队的学生都没有踪影,空旷的通道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枯燥地不停响起。

        没用多长时间,他们便来到了当代艺术馆。

        这里的建筑空间变得更加空旷而巨大,如小山般的玻璃窗外是单调的冰原,远方的天空泛着黑一般的深蓝。

        这里陈列的艺术品与前面几个馆相比更加形式多样,更不直观,难以理解,对普通人来说甚至有些诡异。

        冉寒冬介绍着那些艺术品的来历以及评论家的惯常说法,完美地履行着秘书的职责,顺带做着导游。

        井九没有在那些艺术品前停下脚步稍作欣赏,对这个少女军官越发欣赏。

        顾清能不能飞升,真的不重要了。

        ……

        ……

        从一千多年前开始,星河联盟迎来了科技与文明的爆炸期。

        每天都会有新的发现,新的成果。

        每隔一段时间便能重新发现一颗新的矿星。

        能源枯竭的问题早就得到了根本性的解决。

        星际航行的困难早已经被扭率空洞线路的再发现以及引力场的全方位运用克服。

        毫无夸张地说,现在的人类社会虽然还不及远古文明的辉煌时期,但已经有资格称得上高度发达。

        做为社会本体的附属品,艺术自然也迎来了高速发展,加上暗物之海在宇宙那边的压力,当代社会的艺术形式变得更加极端而深沉。如果舍去那些艺术形式,或者能够发现隐藏在里面的丰富与绝望、生命与死亡的激烈对撞。

        当代艺术馆的尽头有一个深蓝色的游泳池,看着像极了干净的天空。

        向游泳池里灌水的管通倾泻出来的却是黑色的油污。伴着低沉的声音,那些油污不断冲击着泳池的地底,吞噬着那些蓝色的瓷砖,最后从远方的一个洞里慢慢陷落,如同黑洞吞噬一切的画面。

        那些黑色的油污指向非常简单而明确,就代表着死亡或者说寂灭的暗物之海。

        这些来自某颗行星的原始石油据说是由亿万年前的植物在地质变动里天然生成,是远古文明早期的重要能量来源,没有肮脏的感觉,不停地堆积然后淌落,反而隐藏着某种秩序或者规律。

        “这件艺术装置是三十一年前安装在这里的,当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冉寒冬介绍道。

        井九示意她不用再说。

        冉寒冬明白了些什么,看了眼外面,转身向当代艺术馆里走去。

        井九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

        ……

        整个星河艺术馆都在南极冰盖的下方,当代艺术馆则是在最外围,走出去便是一道悬崖。

        悬崖下方是南极冰盖著名的低谷地带,放眼望去是无尽的冰雪,悬崖本身则是黑色的,就像先前游泳池里的那些油污。

        在主星别的地方,比如首都市,比如祭司庄园,比如群山后的草地,天空都被群星的光线占据,看不出明确的蓝色。这里的天空明显不一样,是碧蓝色的,与那个游泳池的瓷砖颜色非常接近。有些古典的美感,更像是朝天大陆。

        在能够轻易看到繁星的地方,人们夜里会看看星星,但没有人会震惊的大呼小叫。

        习以为常,自然不以为然。

        在看惯了碧海蓝天的井九眼里,眼前的世界仍然只有白色的雪以及黑色的山。

        黑白两色构成一种完美的平衡,就像他不喜欢的棋盘上的那些棋子,给他一种过于稳定的感觉,让他不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一抹鲜艳至极的红色出现在黑色的世界里。

        那抹红色不像弗思剑的剑光,有种血腥的意味。

        也不像地底的岩浆,有种温暖的感觉。

        井九想了会儿,才想起来应该是天光峰崖畔的野花的颜色。

        就在他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那抹红色来到了近处,随风飘起,发出呼啸的声音,仿佛变成了一面旗。

        艺术馆的防护罩把风雪都挡在外面,红色大氅飘落,静止不动。

        李将军望向崖外的世界,眼神深远而平静。

        他没有说话。

        井九也没有说话。

        崖外是那样的安静。

        风雪声在外面。

        石油落入游泳池的声音在里面。

        这里是南极冰盖的横断截面,恒星在黑色山崖的那边,根本看不到它的身影,但能看到它洒落出来的光线的变化。

        天光渐渐转移,恒星升的越来越高。

        正午时分到了,整颗星球都迎来了最明亮的时刻。

        赤道附近的城市,哪怕有防护罩也会变得酷热无比。可能是因为热气流的原因,崖外的冰雪变得更加狂暴,天空的颜色也逐渐变淡,神奇的是,碧蓝的天空变得透明,反而可以看到更远的地方。他们站在崖畔,看着透明天空那边黑暗的宇宙,看着那些仿佛就在眼前的空间战与卫星,看着那些战舰,甚至能够看到最近的那颗行星……

        “来了这么久,你应该清楚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了。”

        李将军的声音平静而深沉,就像他的眼神,如完美的钟声。

        井九说道:“按照科幻小说与游戏里的定义,这里是主宇宙,朝天大陆是飘流在同一轨道、却独立于外的一个时间域。”

        李将军说道:“有些人喜欢用泡这种空间域概念,我更赞同你的说法,这与时间流速不同无关,原因在于二者之间没有明确的空间边界。”

        井九说道:“我关心的问题是,朝天大陆是远古文明那个神明发现的,还是他创造的?”

        “以我们对远古文明的认识来看,那位神明没有创造世界的能力,所以应该是他在宇宙里发现的。”

        李将军说道:“但既然两个世界的人类同源同种,那么朝天大陆肯定出自他的设计。”

        井九说道:“两个世界的边界无法打破,他怎么做到的这一切?”

        李将军说道:“女祭司没有透露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井九知道他说的女祭司不是散布在星河联盟一百多颗星球上的祭司们,而是专指的那位。

        李将军收回视线,看着他平静说道:“我想知道这段时间你得出了怎样的结论。”

        “十几万年前,因为引力场武器或者更高级别武器的滥用以及扭率空洞的变形,宇宙空间的次元壁垒被撕裂,暗物质来到了主物质世界。人类文明面临着毁灭,那位神明面临着选择,或者离开这个星系,或者与暗物之海决一死战。大星系群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那个距离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空旷,最终那位神明选择了后者,但他没有信心,所以想要为人类文明留下火种,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朝天大陆所在的那个时间域,便着手进行改造。他把人类以及别的某些生命投放到那个世界里,而且……还放了一些被黑暗之海浸染的生物复制品到里面,也就是雪国的那些怪物。一方面他是觉得人类以及别的生命在那个世界里可能进化成更加强大的种族,也是希望那些人类能够找到完全战胜黑暗之海的方法。”

        这是一千多年来,井九说的最长一段话。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听着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在做着最无趣的叙述,讲着最无聊的事情。

        但事实上,这些是人类文明最重要的秘密,是最隐秘的真相。

        至少是对事实的一种接近。

        李将军沉默了会儿,说道:“大概就是这样。”

        井九看着远方。

        那里有暗沉的宇宙,行星、恒星、星云、战舰之类的万物。

        他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眼睛,说道:“换句话说,我们都是实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