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离开前的一声轻嗯

第二十一章离开前的一声轻嗯

        那个叫做《大道朝天》的游戏,是井九向整个星河联盟的一次喊话。

        ——他是真的很想见雪姬。

        但其实这个游戏也是他挖的一个鱼塘、种的一棵梧桐树。

        他想看看有哪条鱼愿意游过来吃吃熟悉的水草,哪只鸟愿意飞过来站在枝头看看熟悉的风景。

        漩雨公司提供的数据里有数千个可疑的账号,所谓可疑便是符号。井九给冉东楼的条件,他与冉寒冬计算分析,把范围缩小到一百多个账号。最终他确定了三十几个重点怀疑对象,然后交给冉寒冬暗中监控。

        这些人里肯定有朝天大陆的飞升者。

        今天他与李将军见面,有两个人的数位标识出现在主星,明显有问题。

        他望向窗外,戒指散发出微光,开始追踪那两个数位标识,他的视线随之移动,最终落在大气层外的一艘战舰上。

        ……

        ……

        那艘战舰上的中年军官扶了扶鼻梁上的银边眼镜,神情专注地看着光幕。

        光幕上是一艘缓慢前行的黑色飞船,在海洋的背景上仿佛一动不动。

        井九就在那艘黑色飞船上。

        他不知道井九这时候也在看着自己。

        时间慢慢流逝,玻璃杯里的水生出极小的漩涡。

        中年军官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飞升者是真正的仙人,对天地气机的变化感知极为敏锐,对危险有极强大的直觉,甚至近乎玄学。

        他感觉不对,那就是真的不对,说明有危险。

        玻璃杯里的清水骤然静止,就像他重新平静的道心,也像他修长的手指。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指再次落在红色按钮,平稳至极,仿佛永远不会落下,又似乎下一刻便会随便落下。

        伴着低鸣的电磁干扰声,巨大的战舰再次调整姿态,下方那个神秘而奇怪的武器装置悄无声息探出,对准了那颗星球。

        ……

        ……

        井九的视线离开了那艘战舰,望向天空里最亮的星星。

        不是那颗恒星,而是联盟科学院的空间站。

        那位中年教授还在大道朝天的游戏里,正在千里风廊欣赏湖面的那些莲花。

        久不见莲花,他还是觉得莲花美。

        旧时风景让他有些放松,如果这时候忽然遇到攻击,还真不见得能反应过来。

        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只是摆在桌上的那本小说无风而动,翻了几页。

        ……

        ……

        “原来是位圣人。”

        井九收回视线,注意到冉寒冬一直盯着自己的脸。

        冉寒冬的脸很苍白,比猜到他今天是与李将军见面时更加苍白。

        她的眼里满是紧张的情绪,嘴唇抿的很紧,因为她猜到了刚才那刻他想要做什么。

        今天李将军做好了谈崩的准备。

        如果双方真的谈崩,接下来便是战争。

        这也可以视作一种威胁。

        井九不会接受,所以他也提前做了准备,随时准备反杀。

        他会用神识通过大道朝天的游戏向那名教授发起进攻。

        然后他会在那艘战舰启动武器的那一刻化作剑光进入引力场范围,杀入舰首的指挥室。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因为他不确定那艘战舰的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很明显那不是激光炮基台,也不是核弹,按道理来说也不可能是传说中的中子质量炮,如果李将军不想毁掉主星的话。而且他不知道李将军在哪里,不知道李将军还有没有准备什么后手。

        没有飞升者比他更强大,他还是像在朝天大陆时那样自信,但不代表他愿意面对如此凶险的局面。

        最重要的是双方没有谈崩,他为什么要和自己的太师祖打?

        “你决定……接受他们的条件?”冉寒冬声音微颤问道。

        井九嗯了一声。

        冉寒冬沉默了会儿,慢慢靠到椅背上,显得很放松,也可以理解为放弃了所有希望。

        “那你为何要带着我过来?”她有些恼火问道。

        井九说道:“你是秘书。”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很懒,由你负责通知政府与祭堂那边我的决定,解释工作以及打交道这些杂事当然也还是由你来做。

        冉寒冬也懒得再说什么,把整个身体缩在椅子里,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飞船里开始加速,很快便飞出了大气层,变得无比安静,就像一抹纸烧成的灰慢慢向前飘着,实际却非常迅速,十几分钟后便直接降落在了庄园的草坪上,与离开时不同,没有任何遮掩,吸引了很多道视线。

        泰洋主教以及祭堂里的人们惊讶地看着从飞船上走下来的井九,心想你去了哪里?

        回到小楼里,结束了祭司学院课程的钟李子开心地迎了过来,有些意外地发现冉寒冬不在。

        井九说道:“我走了。”

        没有任何前文,也没有任何预兆,直接就是这样一句话。

        钟李子很吃惊。

        她早就想到了这天,却没想到来的如此突然。

        从地底公寓到星门大学,再到这片满是草坪青树的庄园,她总觉得一切都并非真实。

        他总有离开的一天,梦总有醒的一天。

        她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能讲讲你的故事吗?”

        那个晚上这个少年敲响她的家门,说看到了她在网上写的合租招募通知,问自己可不可以住进来。她知道他在撒谎,但她没有揭穿他,不是因为他的脸很好看,只是因为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与不得已。

        她没有问过他的难处,没有打听过他的来历,今天却想听他亲口说一说。

        井九说道:“大道朝天就是我的故事。”

        钟李子低着头,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

        她早就隐约猜到了些真相,只不过不愿意那样想。

        因为那个真相太过令人震惊。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还有什么比这更遥远、更令人绝望的事实呢?

        “所以……你就是那个飞升的……景阳真人……”她勇敢地仰起小脸,看着井九的眼睛,声音微微颤抖说道:“你来我们这个世界就是想找到那些同伴?”

        井九嗯了一声。

        钟李子有些紧张问道:“现在你找到了?”

        井九嗯了一声。

        钟李子说道:“今天……你就是去见那些人?”

        井九嗯了一声。

        ……

        ……

        李将军是纯阳真人。

        破茧者的组织或者说那个蝴蝶会这个飞升者的自治同盟,处于他的控制之下。

        所有这一切都是祖师的意志。

        青山宗统治着星河联盟。

        他是青山弟子。

        最出色、最了不起的那一个。

        他已经证明了沈云埋不如自己。

        换句话说,这片浩瀚的宇宙、这个文明以后就是他的。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嗯,应该就是这样。

        “去那边……”钟李子看着他认真问道:“安全吗?”

        井九忽然有些感动,唇角缓缓扬起,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嗯了一声。

        ……

        ……

        (祝天下有情人终在一起,哪怕暂时分别,心也要在一起噢,不拘什么方式噢,希望大家能开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