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井九的选择

第二十二章井九的选择

        钟李子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她现在知道了大道朝天的故事是真的,自然很快便想通了很多事情,比如为什么老师认为井九是新的神明,为什么祭司庄园这些天会有这么多大人物出现,为什么首都市那天会戒严,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

        ——祭堂在与那些飞升者争夺井九,现在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与那些飞升者来自同一个地方,用比较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老乡。

        井九对她说过异乡为客、锚点的道理。

        她理解他的决定,但还是有些担心,说道:“不要相信那些人。”

        井九说道:“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钟李子没有因为这句话失望,看着他有些紧张问道:“我能和你一起走吗?”

        “不能。把我给你的纸鹤收好,遇到危险就撕掉,或者烧掉。”

        井九说完这句话,走到了露台上。

        钟李子知道无法改变他的决定,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

        下一刻,她端着一杯茶走到他身边,递了过去。

        井九接过茶杯喝了口,望向庭院里的那棵树。

        钟李子随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江与夏和花溪正在树下坐着。

        江与夏的情绪有些低落,轻声说着什么。

        花溪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神无辜,应该是没能听懂。

        庭院外草坪如毯,青树成林。

        忽然有风从深处穿起,拂动树梢,想来是地底来了一趟悬浮列车。

        紧接着,数辆悬浮汽车、甚至有两艘飞船来到了庄园。

        冉寒冬从一艘飞船上走了下来,站到草地上,迎接那些从各处赶来的大人物们。

        祭堂的主教们、政府里的高官、管理委员会的议员、各世家的家主,甚至连冉东楼都亲自来了。

        “带着冉少校走吧,她能帮到你,你也需要有人打理你的生活。”钟李子说道。

        井九没有理会赶来庄园的那些大人物,依然看着树下的那两个少女,说道:“我带花溪。”

        钟李子很吃惊,心想怎么会是花溪?

        如果说冉寒冬的身份确实有些不方便,江与夏也是很好的选择。

        花溪是个可爱而懵懂的孩子,就算是花家的远亲,又能帮到你什么?

        ……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今天究竟去见了谁?”

        “李将军?这不可能!”

        “那位前些天才接见了他,难道他连这点耐心都没有?”

        “这是背叛!”

        那些大人物来到祭司庄园,自然是因为冉寒冬告诉了他们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们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想改变这个故事的走向。

        井九没有见他们,甚至包括冉东楼。

        但没有人敢往楼上闯,甚至就连质问与喝斥的声音都很低。那天在军部大楼里,连沈云埋都差点被打废了,由此而产生的震慑,让所有人都不敢对井九有任何动作,就连试探都不敢有。

        面对着一堵没有情绪的合金墙壁,拳头不敢接触到便只能收回。

        大厅里的议论声越来越低,直至变成绝对的安静,气氛非常压抑。

        数十道视线落在冉东楼的身上,人们寄希望于这位老者能说些什么。

        冉东楼什么都没有说,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里。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啊,女祭司那天和他见面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始终没有表态,他能怎么办。”

        花溪看了眼楼下的画面,对江与夏轻声说道。

        江与夏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钟李子示意她们进来。

        房间里正在进行的不是告别仪式,而是临行前的准备,比如收拾行李。

        井九没有什么行李,收拾起来很简单。

        他喜欢那个铁壶煮的茶,也不可能把铁壶随身带着,真正需要的不过是几件衣服罢了。

        没用多长时间,冉寒冬便把那几件蓝色连帽卫衣叠的整整齐齐、放进了黑色双肩包里。

        到这时候,她依然完美地扮演着一位秘书官的角色。

        她犹豫了会儿,问道:“需要我跟着你去吗?”

        井九看了眼刚走进房间的花溪,说道:“我带她就行。”

        冉寒冬有些意外,江与夏非常意外,心想你为什么要带她?

        花溪自己更吃惊,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神无辜说道:“我?”

        井九没有解释原因。

        花溪可怜兮兮地望向钟李子。

        她是钟李子的随侍。

        钟李子带着歉意说道:“他说会保证你的安全。”

        花溪紧张说道:“我不想可以吗?我……我……我要问问家里人的意见。”

        井九说道:“我会去问。”

        这句话隐藏着别的意思,钟李子、江与夏和冉寒冬都没有听出来。

        花溪有些恼火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生气的原因,不再像先前那般害怕。

        她哼了一声,接过黑色双肩包背在了身上,用力地把两根肩带系在了一起,转身便出了房门。

        ……

        ……

        井九乘坐烈阳号战舰来到主星的时候,举世瞩目。

        整个星河联盟、数百颗星球上的人类都在震叹于他的美貌,猜测着他的来历。

        今天他离开主星的时候,却是那样的低调。

        没有电视直播,没有民众知道。

        他与钟李子向草坪那头走去,花溪背着双肩包跟在后面。

        只有数十人看到这幕画面,当然这些人都是星河联盟的大人物。

        在南极冰原分开的时候,李将军说过会儿就派人来接他。

        作为人类的领袖,他果然没有撒谎,而且非常准时。

        十余辆带着军方徽记的悬浮车悄无声息地停在草坪那边,数十名全副武装、穿着机械装甲的特种兵在等待着他。

        草坪中间有很多树,有的成林,有的独立。

        井九与钟李子停下脚步,刚好是在一棵树下。

        花溪小姑娘似乎还有些脾气,没有理他们,直接走进悬浮车里,解下双肩包,随意地扔在了座椅尽头。

        树荫洒落在井九与钟李子的身上,有微风拂过,很是清凉。

        只可惜这时候没有下雨,不然与星门大学就更像了。

        所有人的视线,无论是那些政府大人物还是来接井九的军人们,都落在这对年轻男女的身上。

        第一个平民女祭司以及那个身世神秘、却被那位与李将军同时寄予厚望的绝美少年,无论怎么看都很般配。

        如果这个世界应该有故事,故事的男女主角就应该是这样的。

        “其实……我很喜欢你写的那本小说。”

        钟李子仰着头,看着井九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喜欢连三月,也喜欢赵腊月,我也喜欢景阳真人。”

        “我知道。”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

        ……

        十余辆悬浮车离开草坪,悄无声息向着庄园外驶去,很快便没有了踪影,看方向应该是去首都市。那些大人物们的情绪有些复杂,不知为何又觉得放松了很多。

        局面还是像从前那样,至少有一样好处,那就是和平。

        很多人甚至在想,井九接受了李将军的邀请,或者也是因为这两个字。

        泰洋主教以及从星门基地来的那些教士,还有沙喻议员保持着行礼的姿式。

        他们的想法与那些人又不同,依然相信井九,觉得这是神明对自己的考验。

        人生的道路很漫长,就像星辰海洋之间的通道,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呢?

        ……

        ……

        十余辆悬浮车从低空进入了首都市,街道早就被清空,到处都能看到负责戒严的士兵。

        越进入首都市核心区域,戒备便越森严,气氛越发凝重。

        大气层外的战舰身影清楚可见,甚至可以看到激光主炮平台。

        数百台战斗机甲在天空里静静悬浮着,武器对准着军部大楼。

        军部大楼内部结构已经修复,外墙还残留着那天战斗留下的痕迹。

        直到那十余辆悬浮车依次进入大楼地下停车场,首都市的气氛才稍微变得轻松了些。

        电梯从地底停车场直接来到大楼最顶层。

        嘀的一声轻响,门被打开。

        那位姓陈的中年女军官就在外面等着,轻声说道:“李将军在等您。”

        她比那天更加礼貌。

        井九示意花溪在外面等自己,向着金属长廊尽头的办公室走去。

        花溪有些坐立不安,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不知道是椅子的金属表面太光滑冰冷,还是紧张的缘故。

        办公室里到处都是书,就像适越峰的藏经楼一般。

        李将军站在书架前,正在看一本书。

        他听到井九的脚步声也没有抬头,直接问道:“花家的娃娃?”

        井九嗯了一声。

        李将军说道:“很有意思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