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太阳下没有新鲜故事

第二十九章太阳下没有新鲜故事

        十几万年前,远古文明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就像很多小说里曾经描写过的那样分成了几个派别。

        最主流的两个派别自然就是死守派以及逃亡派。

        历史证明,死守派真的死守到底,全军覆没。

        但他们也成功地让暗物之海停止了扩张,归于沉寂。

        这片宇宙在十几万年后再次迎来新的人类文明,那么就不能说他们是失败者。

        至于那些逃亡派的结局是什么,有很多种猜想,绝大多数种猜想里他们的结局都很绝望甚至可以说凄惨。

        这不是带着恨意的诅咒,而是通过多种数学模型进行无数次推算后得到的结果。

        井九也做过简单的几次推算,发现那些逃亡派的结局确实不好。

        宇宙的边界难以抵达,别的星系群同样难以抵达,就像神话里的彼岸。

        就算从本星系群边缘处直接离开,想去往最近的星系群,那也会是一趟漫长到足以让文明灭绝的过程。

        本星系群里有数万亿颗恒星,横跨着超越千万光年的距离,那为何远古文明以及现在的星河联盟人类可以抵达本星系群的绝大多数地方?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远古文明以及现在的人类掌握了本星系群的星图。

        这里说的星图不是星域分布、相对位置之类的信息,而是星辰间那些看不到的扭率空洞。

        扭率空洞就像泥土里的蚯蚓洞,出入口都在这片原野里,内部无法观测,只要弄清楚这些信息便能自由穿行。

        因为某种暂时没有答案的原因又或者是造物主的恶意,人类发现的所有扭率空洞都在本星系群里。

        就算有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未知的凶险,也无法通过扭率空洞离开。

        人类的飞行器想要去往更遥远的宇宙,便只能依靠常规动力前行。

        就算引力场装置越来越发达、曲率飞行早就成为了现实,人类的飞行器依然无法逾越光速。

        无法逾越光速,星系群之间的距离便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时间概念。不管那些飞行器携带多少晶石与能源供给,与无比广阔的真正宇宙相比都远远不够,最终只能因为耗尽能源而死去,就像我们这个宇宙本身的命运一样。

        山可以开,海可以平,爱人可以相见,这件事情别想。

        寂灭这种结局只与熵有关,与努力奋斗没有任何关系。

        又有人提出一种科幻小说里常见的假说——乘坐巨型飞船离开的逃亡派人类,有可能在漫长的太空航行里建立起完全不同的社会模式,生成不同的道德法律,激发更多的生命潜质,进化成更强大的新人类,从而有希望能够抵达彼岸。

        这种假说曾经盛行过数十年时间,直到花家按照那位女祭司意思发表了一篇极短的文章。

        那篇文章最后一段是这样写的。

        “人类即便经过数十万年的进化,从草原来到星空,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而且就算有了改变又如何?神族也不能超越这个宇宙的物理规则,所有生命的进化本身就是在现有物理规则之下发生的事情,当年离开的那些人早已经死去,对他们的任何期望都是对死者的羞辱以及对自己的不责任。”

        ……

        ……

        井九从绝密资料上知道很多远古文明逃亡派的信息,也看过那篇浴衣少女写的文章,但他还是认为人类应该去更遥远的地方看看。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很平静,语气很淡然,就像在说,天亮了该起床了。

        沈云埋看着他微微皱眉,似乎想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为何也会像那些优秀矿工一样说出如此无谓的话语来。

        井九也没有穿越星系群的方法,不再讨论这个话题,问道:“本星系群没有别的智慧生命,那域外天魔是什么?”

        沈云埋听破茧者们说过朝天大陆的事,仔细看过井九的小说,知道域外天魔的意思。

        “暗物质造就的怪物、孢子的二次浸染……你可以理解为彼此吞噬融合产生的新怪物,按照现在的分析,血拇在这个过程里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还有一些很少见的怪物,甚至有可能与修道者的神念有关,如果你遇到后要小心一些。”

        井九想着离开朝天大陆之后遇着的那些域外天魔,心想被雪姬杀死的那些算不上强,但最后遇着的那个确实有些麻烦。

        杀死那个母巢让他都耗尽了仙气,如果出现的频率太高,他只能想办法去造个超光速飞船离开。

        沈云埋接着说道:“那些鬼东西融合的最高阶怪物被我们称为母巢,可以释放出很多孢子生成器,自体更是强大至极,就算是承夜境强者……也就是你们那边说的通天大物也不是对手,你虽然很强也不要与它单打独打,让舰队上。”

        他居然不知道自己杀过一只母巢?井九想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星门实验室的经历,越发觉得古怪,心想那些老家伙真是把这个孩子当宝宝一样在照顾着,只让他知道一些需要知道的事,真正可能带来危险的那些秘密什么都没有告诉他。

        想着这些事情,他的视线落在街道旁边的一堆黑色落叶上——他与沈云埋带来的那阵微风带起了很多死去的孢子,也把很多落叶摧毁成了粉末,这堆黑色落叶变得稀疏了些,露出了下面的东西。

        那个人类的尸骸分不清男女,怀里抱着的不是宝宝,是一只猫。

        人与猫都还保留着当初的形状,表面覆着一层极薄的黑色,仔细望去是由无数粒极微小的黑色晶粒组成。

        十几万年前,远古文明究竟用的是什么武器?

        井九走了过去,蹲下伸手轻轻摸了摸那只死去的猫,没有感知到什么气息残留,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一种熟悉而亲近的感觉从指尖传来。

        他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强的难以想象,这应该是宇宙里最温柔的一次触摸,那只猫以及抱猫的人还是瞬间崩塌,簌簌而落变成了灰。

        这幕画面让他想到聚魂谷底的远古战场,那些巨兽骸骨被风吹成沙的场景。

        ……

        ……

        环形基地的代号与这颗行星相同,都是857。基地生活设施相当完备,甚至显得有些过于豪奢,为他这个军方首席顾问提供的套房简直可以与那些度假星球上的豪华别墅相提并论。

        花溪坐在窗前,看着基地另一面的广阔沙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名少年军官静静站在角落里,唇角慢慢平敛,好像刚刚说了一句话。

        按照星河联盟法律,像他这样的生化人,因为没有人工智能所以没有基本人权。

        根据星河联盟法律,禁止人工智能领域的一切开发。

        所以前一条法律基本上就是几段废话。

        不管是在烈阳号战舰还是这里,这名少年军官都没有任何存在感。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井九与花溪说话做事都没有避着他。

        花溪听到脚步声,转身对井九问道:“你看到了些什么?”

        井九反问道:”你觉得李将军要我看这些是为了什么?”

        花溪想了想,说道:“应该是希望你看到问题,然后帮着解决问题?”

        井九看着她的眼睛问道:“那你是什么想法?”

        那些资料以及这颗星球已经告诉了他很多事情,与沈云埋的谈话又让他确定了另一些事实。

        朝天大陆的飞升者除了人类修行者还有远古的神兽、海里的巨人,还有雪姬,这些强大的生命去了哪里?

        沈云埋知道的事情真的很少。

        青山祖师与李将军真是把解决暗物之海问题的希望放在自己身上了。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

        或者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坏。

        听到他的问题,花溪再次望向窗外的荒原,小脸上不再有笑意,眼神不再天真,平静的令人心悸。

        “如果你是人类的领袖,十几万年前遇到暗物之海时会怎么选择?”

        ……

        ……

        (封面的简介前些天就改了噢,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简介是鲁迅先生的一句话:做了人类想成仙,生在地上要上天。就像今天这章的章节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