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学习班

第三十二章学习班

        会议室里的专家们的争吵声顿时消失了,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大家的心里充满不解、疑惑,心想这是怎么个意思,你是准备打架?一个打三十个?

        有几名专家听着这话有些不悦,眼里流露出嘲讽与不屑的神情,但也没有说什么。

        井九不在意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对军官说道:“把他们分开。”

        军人的动作向来很快,没用多长时间会议室便被隔成了十一个小格间,保证每位专家一个。

        井九坐在舒服的软椅上,看着如巨幕般的终端显示。

        各领域、多学科的数据资料在光幕上如流水一般淌过,然后进入他的眼帘。

        对他来说这种学习方式更有效率,就像当初在果成寺以及后来在公寓里那样。

        在这些资料遇到疑难点或者有不同看法时,他就会向相关领域的专家提出来,然后那位专家在第一时间里进行回答。

        他提出问题以及专家的回答都是通过数据进行、显示在彼此的光幕上,不需要声音这种慢且低端的交流方式。

        “孢子的特殊性在于分子结构不同,特别能够承受高温,但又像别的亚种一样极度耐寒,接近绝对零度时也能保持活力,只随时间流逝而自然死亡,所以一代孢子在宇宙里的传染范围是确定的,现有的最远记录是九十二个主星天文单位,当然这没有计算它依附在战舰上穿越扭率空洞的距离。”

        “是的,最令人遗憾的就在于这些黑暗怪物能够穿过扭率空洞,没有人知道原因,可能是因为次元裂缝本就与扭率空洞有关,物理学界有种猜想,暗物质的世界里,扭率空洞本就是它们的正常空间。”

        “绝对零度以上零点三度是这些怪物的生存底限,也许是巧合,也许是玄学,与暗物之海那边的宇宙背景辐射强度相同。”

        “依照傅氏变换计算的结果,增殖系数在二点六与三点四之间。”

        “引力透镜微型化在四年前完成,但三大舰队至今还是无法直接发现暗物质,更无法捕捉。”

        “间接观测的中间宿主用成丘星的大镰没有任何问题,根据现有的案例统计,它们的孢子产出率是最低的,也就最为安全。”

        “母巢的防御强度在于材料,最近三十年发现了四种新型元素以及更多的异型合金,但没有找到比母巢本体材料强度更高的存在,根据远古文明资料以及现在的三百多次案卷分析,超强激光集束以及中微子武器有一定概率破防。”

        “没有社会结构但有阶层,没有智识但有本能,而智识与本能之间的分野从哲学意义来看本就不存在。”

        “好好好,咱们不说哲学,代序的情绪波动应该视为某种波动的指向。”

        “舰队百分之九十四的核弹都已经换装成七相弹。”

        “科学院把次元空间裂缝散解的过程称为融蚀,因为这有需要大量的光热,画面比较相似。”

        “具体温度要求大概在七百万度左右。”

        “没有生命或者暗生命能够承受这种温度,所以哪怕能量溢出浪费很大,军方仍然坚持把核弹作为首选武器,激光及微波类武器备选,物理型武器放弃。”

        “逃亡舰队初始阶段有七种模型,其中六种模型会导致舰队在标准时一百年以内完全毁灭。”

        “思想烙印在精神控制方面的成就涉及一些绝密资料,会议室里的这些人应该都没有接触过,包括我。”

        戒指不停散发着肉眼不可见的微光,光幕上的数据不停流淌,不时显现出新的问题与专家们的解答。

        井九看资料的速度非常快,问题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深,那些专家神情渐渐变化,没有了开始看热闹的心情,查阅资料以及回答时认真了很多。

        会议室里非常安静,只有轻微的光幕静电声以及椅子不停挪动的声音。

        椅子不停挪动,说明有些专家开始紧张起来,他们在格子间里盯着光幕,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导致回答出了错漏。

        负责处理事务的几位军官,看着眼前的画面,觉得非常神奇,心想这哪里是在给顾问上课,倒像是顾问在考较这些专家的学问——要知道这些专家是环形基地、乃至整个星河联盟各领域里最顶尖的学者。

        随着问答的持续,专家们进入了最认真的研究状态,也就是回复了平时在实验室里的状态。

        有人粗暴地摘下了领结,有人不停地用衫衣下摆擦着眼镜,有人把腿搁到办公桌上,有人不停的抓着头发。

        三百多个问题后,时间来到了正午,却没有一个人感觉到饥饿,只是觉得有些疲惫。

        井九感觉到了那些专家们的精神状态,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说道:“还有问题吗?”

        按常理来说,这句话应该是专家们问他,现在却是他在问对方。

        不知道是哪位专家有些不确定说道:“好像……没什么了,你们还有问题吗?”

        “我没什么问题,只是刚才顾问先生说的那种可能,让我产生了一些新的思路,我想回实验室计算一下。”

        “我也有新的启发,如果顾问先生下午需要自己温习,我可以请假吗?”

        “这时候我脑子有些乱,我想去喝杯酒,谁要?”

        “同去,同去。”

        会议室里响起专家们七嘴八舌的声音。

        井九起身走到窗边,望向外面青翠的草地与颜色更深些的森林,还有远处那方像珍珠般散落的湖泊群。

        这里是环形基地的地底深处,窗是假的,窗外的风景自然也是假的。

        这样的画面让他想到了剑狱里的那个囚室,想到了雪姬。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看着这个美好世界,他又想到了地面的悲惨世界,在那座城市里无声无息死去的人类。

        “当年远古文明用在这颗行星上的武器是什么?反物质枪?”

        会议室忽然变得非常安静,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位专家的声音响了起来。

        “研究所一直把那种武器定位为次恒星级武器,但根据能量波动残余计算,那种武器当年启动时留有极大余量,甚至可能用的是最低量级,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远古文明当时愿意的话,可以直接摧毁这颗行星甚至更大的天体。”

        另外一位专家带着遗憾说道:“我们研究这颗星球的战争遗存多年,遗憾的是逆分析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反物质枪确实也是猜想中的一种,但没有证据,就我看来可能性不大,主要是资料缺失太严重,我甚至怀疑当年有人抹掉了这些资料。”

        他说的是远古文明的执政当局。

        井九沉默片刻,说道:“辛苦了。”

        ……

        ……

        当天下午开始,井九便没有去过那间会议室。

        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窗边,看着黑色的荒原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但那间会议室还是保留了下来,那十几名各领域的专家也没有离开。

        在窗边看着黑色荒原的时候,井九在想很多事情。

        无数的数字、符号、公式、函数在他的意识里不停出现,然后重新组合排列。

        人类与暗物之海的这场战争持续了十几万年时间,比最长的史诗还要壮阔,有着海量的信息以及相关的知识。

        即便是他,也需要时间进行整理、分析、消化。

        在这个过程里他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那时候便需要这些专家提供帮助。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

        花溪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每天早晚会给他各煮一铁壶热茶,其余的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深夜回来的时候总是浑身酒气。

        沈云埋回到了星核舰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任务,这些天也没有踪影。

        某天,学习结束了。

        在那些专家教授们看来,最少也需要六十天才能完成的浩大工程只用了九天。专家们已经知道井九的学习能力多么变态,很容易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带着有些唏嘘的情绪各自散去,重新投入到自己的研究当中。

        当天夜里,井九通过戒指与远方的冉寒冬联系,打听了一下星核舰队最近的去向。冉寒冬只知道星核舰队在暗物之海边缘,没有更多的信息,然后不等他发问,把钟李子最近的情形以及整个星河联盟的局势汇报了一番。

        都很好。

        房间门开启,花溪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把铁壶搁到炉子上。

        铁壶里的茶水开始翻滚,泛出因为熬的时间太久、有些生腻的味道。

        花溪对他说了声晚安,躺到床上睡觉。

        井九挥了挥手,用剑火把空气里弥漫的酒精分子与味道相关的分子烧成虚无,走到窗边便看到了夜空里的那道剑光。

        透明的窗户微微震动,他的身影就此消失,也化作了夜空里的一道剑光。

        花溪睁开眼睛,看着窗前的位置,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

        没过多长时间,井九便来到了星球南方的那座高峰。

        沈云埋坐在崖畔,怀里抱着一壶酒,手里拿着一只鸡腿,看着有些别扭。

        因为他的左袖空空荡荡,在暗夜里飘着,就像一道白绫。

        井九看了一眼,问道:“断了?”

        沈云埋嗯了一声。